www.onwvxs.tw > bbin玩那個網站最正規

bbin玩那個網站最正規

原標題:尷尬的英語四六級,取消是遲早的事?“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幾天前,英語四六級如期開考,今年已是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與此同時,四六級考試存廢的爭論一直不休,這成了不少大學生的心病。與此同時,已實施20年的全國英語等級考試逐漸走進尾聲,今年四川、河南、江西相繼發布停考全國英語等級考試的公告。在此之前,河北、湖北、吉林等地區皆已停考。同在今年,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分別完成了與雅思、托福的分數對接,新的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也即將面世。那么,未來英語四六級會被替代甚至取消嗎?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  舊格局為了逢四六級必過,不少大學生在虛擬空間把自己的網名改成了“過兒”。12月14日,2019年下半年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開考。在現行考試制度下,四六級筆試每年開考兩次,時間為每年的6月和12月;四六級口試每年開考兩次,為每年5月和11月。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系教育部主辦、教育部考試中心主持和實施的一項大規模標準化考試,自1987年實施以來(四級1987年,六級1989年),已走過三十年歷程。不過,四六級改革甚至存廢一直爭論不休。質疑的聲音認為,絕大多數學校把四六級考試與畢業、學位掛鉤,同時作為衡量教學質量的一個標準,從而造成了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其實,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也一直在改革。近十年來,諸如采取多題多卷、取消完型填空、增加漢譯英分值、快速閱讀理解改為長篇閱讀理解等多種改革方案,均在四六級考試中實施。就在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之際,復旦大學教授蔡基剛指出: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不久前,教育部印發重磅文件,取消初中學業水平考試大綱。再加上今年高中階段的考試大綱取消,我國中高考都將不再有考試大綱。取消考試大綱,能夠促使學校從“考什么教什么”向“教什么考什么”轉變,全面落實素質教育的要求。蔡基剛教授以當前取消考試大綱為由,來質疑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存在的價值。很顯然,大學教學更不能搞應試教學。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也跟中國新聞周刊指出,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周光禮認為,“隨著英語在基礎教育階段的通識化,大學英語完成了歷史使命。以前大學英語的教學目標是讓學生過四級,現在初中生都能過四級,大學公共英語失去了存在的合法性。”  新形勢就在四六級考試存廢爭議之際,一項新型的英語考試正在研發中。12月11日,教育部考試中心與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聯合發布了托福考試成績與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CSE)的對接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120分的托福,成績達到37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101分時對應CSE八級。同樣在今年,中國教育部考試中心與英國文化教育協會聯合發布了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與英國雅思、普思考試的對接研究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9分的雅思,成績達到4.5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8分時對應CSE八級。作為第一個面向中國學習者的英語能力標準,CSE已于2018年由教育部、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正式發布。在CSE的基礎上,教育部考試中心正在研發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以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取代大學英語四六級,這可能會是大學四六級改革的一個方向,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撰文指出。教育部考試中心副主任于涵在答記者問時表示,英語等級考試已經完成了高等教育階段的考試大綱的設計和論證,為了保證考試的科學性,目前已經開展了在一些高校的試測工作。不過,對于是否也將開展四六級考試對接,教育部考試中心外語測評處處長吳莎表示,目前還沒開展與四六級成績的對接。指揮棒用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替代四六級,就能解決大學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問題嗎?熊丙奇認為,這并不能解決考試是教育的指揮棒問題,除非對其進行社會化考試改革。托福與雅思是典型的社會化考試。托福的數據統計顯示,目前中國是全球托福考生人數最多的國家。由于參加考試的人數增多,今年5月托福決定在中國大陸增加下午場考試。不過,托福在中國也逃脫不了應試的窠臼。不少說法認為,托福的題庫是固定的,考前背真題更容易拿高分,“機經”幾乎成為考生的必備寶典。12月11日,2019托福年會在北京舉行。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托福項目總負責人Mohammad Kousha談起在考生中頗為流行的“機經”時宣稱: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來獲得高分。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學習托福如果賦予其選拔功能,也會變成應試教育。”一種教育是應試教育還是素質教育,就看它目的是什么。競爭性、選拔性的考試一定會演變成應試教育,不管它是考查知識,還是考查能力。周光禮認為,“英語社會化考試改革要想取得成功,關鍵是考試內容與教學內容要切割,不能有直接聯系,否則就會是應試教育的翻版。”蔡基剛也指出,課程內容歸根結底是受考試制約的,考試是指揮棒,有什么樣的考試,就會有什么樣的課程。大學英語考試如何改革,蔡基剛提出了三點:第一,考試從教育部門脫鉤;第二,考試轉變為類似托福雅思類的社會化考試;第三,考試不能改頭換面以國家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新面孔出現。現實會讓人們明白,大學生的外語水平通過一個全國統一的教學考試實際上難以提高。參考資料:“四六級”存廢之爭不斷,中國人該如何測試英語能力?2019年12月14日,中國新聞網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2019年12月11日,中國科學報問教丨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要改革,但并非用另一個考試來替代,2019年12月14日,騰訊教育對話|托福總負責人: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獲得高分,2019年12月14日,澎湃新聞原標題:尷尬的英語四六級,取消是遲早的事?“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幾天前,英語四六級如期開考,今年已是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與此同時,四六級考試存廢的爭論一直不休,這成了不少大學生的心病。與此同時,已實施20年的全國英語等級考試逐漸走進尾聲,今年四川、河南、江西相繼發布停考全國英語等級考試的公告。在此之前,河北、湖北、吉林等地區皆已停考。同在今年,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分別完成了與雅思、托福的分數對接,新的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也即將面世。那么,未來英語四六級會被替代甚至取消嗎?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  舊格局為了逢四六級必過,不少大學生在虛擬空間把自己的網名改成了“過兒”。12月14日,2019年下半年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開考。在現行考試制度下,四六級筆試每年開考兩次,時間為每年的6月和12月;四六級口試每年開考兩次,為每年5月和11月。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系教育部主辦、教育部考試中心主持和實施的一項大規模標準化考試,自1987年實施以來(四級1987年,六級1989年),已走過三十年歷程。不過,四六級改革甚至存廢一直爭論不休。質疑的聲音認為,絕大多數學校把四六級考試與畢業、學位掛鉤,同時作為衡量教學質量的一個標準,從而造成了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其實,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也一直在改革。近十年來,諸如采取多題多卷、取消完型填空、增加漢譯英分值、快速閱讀理解改為長篇閱讀理解等多種改革方案,均在四六級考試中實施。就在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之際,復旦大學教授蔡基剛指出: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不久前,教育部印發重磅文件,取消初中學業水平考試大綱。再加上今年高中階段的考試大綱取消,我國中高考都將不再有考試大綱。取消考試大綱,能夠促使學校從“考什么教什么”向“教什么考什么”轉變,全面落實素質教育的要求。蔡基剛教授以當前取消考試大綱為由,來質疑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存在的價值。很顯然,大學教學更不能搞應試教學。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也跟中國新聞周刊指出,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周光禮認為,“隨著英語在基礎教育階段的通識化,大學英語完成了歷史使命。以前大學英語的教學目標是讓學生過四級,現在初中生都能過四級,大學公共英語失去了存在的合法性。”  新形勢就在四六級考試存廢爭議之際,一項新型的英語考試正在研發中。12月11日,教育部考試中心與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聯合發布了托福考試成績與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CSE)的對接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120分的托福,成績達到37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101分時對應CSE八級。同樣在今年,中國教育部考試中心與英國文化教育協會聯合發布了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與英國雅思、普思考試的對接研究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9分的雅思,成績達到4.5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8分時對應CSE八級。作為第一個面向中國學習者的英語能力標準,CSE已于2018年由教育部、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正式發布。在CSE的基礎上,教育部考試中心正在研發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以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取代大學英語四六級,這可能會是大學四六級改革的一個方向,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撰文指出。教育部考試中心副主任于涵在答記者問時表示,英語等級考試已經完成了高等教育階段的考試大綱的設計和論證,為了保證考試的科學性,目前已經開展了在一些高校的試測工作。不過,對于是否也將開展四六級考試對接,教育部考試中心外語測評處處長吳莎表示,目前還沒開展與四六級成績的對接。指揮棒用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替代四六級,就能解決大學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問題嗎?熊丙奇認為,這并不能解決考試是教育的指揮棒問題,除非對其進行社會化考試改革。托福與雅思是典型的社會化考試。托福的數據統計顯示,目前中國是全球托福考生人數最多的國家。由于參加考試的人數增多,今年5月托福決定在中國大陸增加下午場考試。不過,托福在中國也逃脫不了應試的窠臼。不少說法認為,托福的題庫是固定的,考前背真題更容易拿高分,“機經”幾乎成為考生的必備寶典。12月11日,2019托福年會在北京舉行。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托福項目總負責人Mohammad Kousha談起在考生中頗為流行的“機經”時宣稱: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來獲得高分。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學習托福如果賦予其選拔功能,也會變成應試教育。”一種教育是應試教育還是素質教育,就看它目的是什么。競爭性、選拔性的考試一定會演變成應試教育,不管它是考查知識,還是考查能力。周光禮認為,“英語社會化考試改革要想取得成功,關鍵是考試內容與教學內容要切割,不能有直接聯系,否則就會是應試教育的翻版。”蔡基剛也指出,課程內容歸根結底是受考試制約的,考試是指揮棒,有什么樣的考試,就會有什么樣的課程。大學英語考試如何改革,蔡基剛提出了三點:第一,考試從教育部門脫鉤;第二,考試轉變為類似托福雅思類的社會化考試;第三,考試不能改頭換面以國家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新面孔出現。現實會讓人們明白,大學生的外語水平通過一個全國統一的教學考試實際上難以提高。參考資料:“四六級”存廢之爭不斷,中國人該如何測試英語能力?2019年12月14日,中國新聞網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2019年12月11日,中國科學報問教丨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要改革,但并非用另一個考試來替代,2019年12月14日,騰訊教育對話|托福總負責人: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獲得高分,2019年12月14日,澎湃新聞

bbin玩那個網站最正規原標題:尷尬的英語四六級,取消是遲早的事?“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幾天前,英語四六級如期開考,今年已是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與此同時,四六級考試存廢的爭論一直不休,這成了不少大學生的心病。與此同時,已實施20年的全國英語等級考試逐漸走進尾聲,今年四川、河南、江西相繼發布停考全國英語等級考試的公告。在此之前,河北、湖北、吉林等地區皆已停考。同在今年,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分別完成了與雅思、托福的分數對接,新的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也即將面世。那么,未來英語四六級會被替代甚至取消嗎?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  舊格局為了逢四六級必過,不少大學生在虛擬空間把自己的網名改成了“過兒”。12月14日,2019年下半年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開考。在現行考試制度下,四六級筆試每年開考兩次,時間為每年的6月和12月;四六級口試每年開考兩次,為每年5月和11月。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系教育部主辦、教育部考試中心主持和實施的一項大規模標準化考試,自1987年實施以來(四級1987年,六級1989年),已走過三十年歷程。不過,四六級改革甚至存廢一直爭論不休。質疑的聲音認為,絕大多數學校把四六級考試與畢業、學位掛鉤,同時作為衡量教學質量的一個標準,從而造成了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其實,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也一直在改革。近十年來,諸如采取多題多卷、取消完型填空、增加漢譯英分值、快速閱讀理解改為長篇閱讀理解等多種改革方案,均在四六級考試中實施。就在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之際,復旦大學教授蔡基剛指出: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不久前,教育部印發重磅文件,取消初中學業水平考試大綱。再加上今年高中階段的考試大綱取消,我國中高考都將不再有考試大綱。取消考試大綱,能夠促使學校從“考什么教什么”向“教什么考什么”轉變,全面落實素質教育的要求。蔡基剛教授以當前取消考試大綱為由,來質疑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存在的價值。很顯然,大學教學更不能搞應試教學。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也跟中國新聞周刊指出,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周光禮認為,“隨著英語在基礎教育階段的通識化,大學英語完成了歷史使命。以前大學英語的教學目標是讓學生過四級,現在初中生都能過四級,大學公共英語失去了存在的合法性。”  新形勢就在四六級考試存廢爭議之際,一項新型的英語考試正在研發中。12月11日,教育部考試中心與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聯合發布了托福考試成績與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CSE)的對接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120分的托福,成績達到37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101分時對應CSE八級。同樣在今年,中國教育部考試中心與英國文化教育協會聯合發布了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與英國雅思、普思考試的對接研究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9分的雅思,成績達到4.5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8分時對應CSE八級。作為第一個面向中國學習者的英語能力標準,CSE已于2018年由教育部、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正式發布。在CSE的基礎上,教育部考試中心正在研發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以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取代大學英語四六級,這可能會是大學四六級改革的一個方向,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撰文指出。教育部考試中心副主任于涵在答記者問時表示,英語等級考試已經完成了高等教育階段的考試大綱的設計和論證,為了保證考試的科學性,目前已經開展了在一些高校的試測工作。不過,對于是否也將開展四六級考試對接,教育部考試中心外語測評處處長吳莎表示,目前還沒開展與四六級成績的對接。指揮棒用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替代四六級,就能解決大學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問題嗎?熊丙奇認為,這并不能解決考試是教育的指揮棒問題,除非對其進行社會化考試改革。托福與雅思是典型的社會化考試。托福的數據統計顯示,目前中國是全球托福考生人數最多的國家。由于參加考試的人數增多,今年5月托福決定在中國大陸增加下午場考試。不過,托福在中國也逃脫不了應試的窠臼。不少說法認為,托福的題庫是固定的,考前背真題更容易拿高分,“機經”幾乎成為考生的必備寶典。12月11日,2019托福年會在北京舉行。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托福項目總負責人Mohammad Kousha談起在考生中頗為流行的“機經”時宣稱: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來獲得高分。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學習托福如果賦予其選拔功能,也會變成應試教育。”一種教育是應試教育還是素質教育,就看它目的是什么。競爭性、選拔性的考試一定會演變成應試教育,不管它是考查知識,還是考查能力。周光禮認為,“英語社會化考試改革要想取得成功,關鍵是考試內容與教學內容要切割,不能有直接聯系,否則就會是應試教育的翻版。”蔡基剛也指出,課程內容歸根結底是受考試制約的,考試是指揮棒,有什么樣的考試,就會有什么樣的課程。大學英語考試如何改革,蔡基剛提出了三點:第一,考試從教育部門脫鉤;第二,考試轉變為類似托福雅思類的社會化考試;第三,考試不能改頭換面以國家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新面孔出現。現實會讓人們明白,大學生的外語水平通過一個全國統一的教學考試實際上難以提高。參考資料:“四六級”存廢之爭不斷,中國人該如何測試英語能力?2019年12月14日,中國新聞網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2019年12月11日,中國科學報問教丨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要改革,但并非用另一個考試來替代,2019年12月14日,騰訊教育對話|托福總負責人: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獲得高分,2019年12月14日,澎湃新聞原標題:尷尬的英語四六級,取消是遲早的事?“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幾天前,英語四六級如期開考,今年已是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與此同時,四六級考試存廢的爭論一直不休,這成了不少大學生的心病。與此同時,已實施20年的全國英語等級考試逐漸走進尾聲,今年四川、河南、江西相繼發布停考全國英語等級考試的公告。在此之前,河北、湖北、吉林等地區皆已停考。同在今年,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分別完成了與雅思、托福的分數對接,新的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也即將面世。那么,未來英語四六級會被替代甚至取消嗎?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  舊格局為了逢四六級必過,不少大學生在虛擬空間把自己的網名改成了“過兒”。12月14日,2019年下半年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開考。在現行考試制度下,四六級筆試每年開考兩次,時間為每年的6月和12月;四六級口試每年開考兩次,為每年5月和11月。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系教育部主辦、教育部考試中心主持和實施的一項大規模標準化考試,自1987年實施以來(四級1987年,六級1989年),已走過三十年歷程。不過,四六級改革甚至存廢一直爭論不休。質疑的聲音認為,絕大多數學校把四六級考試與畢業、學位掛鉤,同時作為衡量教學質量的一個標準,從而造成了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其實,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也一直在改革。近十年來,諸如采取多題多卷、取消完型填空、增加漢譯英分值、快速閱讀理解改為長篇閱讀理解等多種改革方案,均在四六級考試中實施。就在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之際,復旦大學教授蔡基剛指出: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不久前,教育部印發重磅文件,取消初中學業水平考試大綱。再加上今年高中階段的考試大綱取消,我國中高考都將不再有考試大綱。取消考試大綱,能夠促使學校從“考什么教什么”向“教什么考什么”轉變,全面落實素質教育的要求。蔡基剛教授以當前取消考試大綱為由,來質疑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存在的價值。很顯然,大學教學更不能搞應試教學。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也跟中國新聞周刊指出,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周光禮認為,“隨著英語在基礎教育階段的通識化,大學英語完成了歷史使命。以前大學英語的教學目標是讓學生過四級,現在初中生都能過四級,大學公共英語失去了存在的合法性。”  新形勢就在四六級考試存廢爭議之際,一項新型的英語考試正在研發中。12月11日,教育部考試中心與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聯合發布了托福考試成績與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CSE)的對接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120分的托福,成績達到37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101分時對應CSE八級。同樣在今年,中國教育部考試中心與英國文化教育協會聯合發布了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與英國雅思、普思考試的對接研究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9分的雅思,成績達到4.5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8分時對應CSE八級。作為第一個面向中國學習者的英語能力標準,CSE已于2018年由教育部、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正式發布。在CSE的基礎上,教育部考試中心正在研發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以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取代大學英語四六級,這可能會是大學四六級改革的一個方向,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撰文指出。教育部考試中心副主任于涵在答記者問時表示,英語等級考試已經完成了高等教育階段的考試大綱的設計和論證,為了保證考試的科學性,目前已經開展了在一些高校的試測工作。不過,對于是否也將開展四六級考試對接,教育部考試中心外語測評處處長吳莎表示,目前還沒開展與四六級成績的對接。指揮棒用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替代四六級,就能解決大學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問題嗎?熊丙奇認為,這并不能解決考試是教育的指揮棒問題,除非對其進行社會化考試改革。托福與雅思是典型的社會化考試。托福的數據統計顯示,目前中國是全球托福考生人數最多的國家。由于參加考試的人數增多,今年5月托福決定在中國大陸增加下午場考試。不過,托福在中國也逃脫不了應試的窠臼。不少說法認為,托福的題庫是固定的,考前背真題更容易拿高分,“機經”幾乎成為考生的必備寶典。12月11日,2019托福年會在北京舉行。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托福項目總負責人Mohammad Kousha談起在考生中頗為流行的“機經”時宣稱: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來獲得高分。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學習托福如果賦予其選拔功能,也會變成應試教育。”一種教育是應試教育還是素質教育,就看它目的是什么。競爭性、選拔性的考試一定會演變成應試教育,不管它是考查知識,還是考查能力。周光禮認為,“英語社會化考試改革要想取得成功,關鍵是考試內容與教學內容要切割,不能有直接聯系,否則就會是應試教育的翻版。”蔡基剛也指出,課程內容歸根結底是受考試制約的,考試是指揮棒,有什么樣的考試,就會有什么樣的課程。大學英語考試如何改革,蔡基剛提出了三點:第一,考試從教育部門脫鉤;第二,考試轉變為類似托福雅思類的社會化考試;第三,考試不能改頭換面以國家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新面孔出現。現實會讓人們明白,大學生的外語水平通過一個全國統一的教學考試實際上難以提高。參考資料:“四六級”存廢之爭不斷,中國人該如何測試英語能力?2019年12月14日,中國新聞網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2019年12月11日,中國科學報問教丨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要改革,但并非用另一個考試來替代,2019年12月14日,騰訊教育對話|托福總負責人: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獲得高分,2019年12月14日,澎湃新聞原標題:尷尬的英語四六級,取消是遲早的事?“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幾天前,英語四六級如期開考,今年已是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與此同時,四六級考試存廢的爭論一直不休,這成了不少大學生的心病。與此同時,已實施20年的全國英語等級考試逐漸走進尾聲,今年四川、河南、江西相繼發布停考全國英語等級考試的公告。在此之前,河北、湖北、吉林等地區皆已停考。同在今年,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分別完成了與雅思、托福的分數對接,新的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也即將面世。那么,未來英語四六級會被替代甚至取消嗎?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  舊格局為了逢四六級必過,不少大學生在虛擬空間把自己的網名改成了“過兒”。12月14日,2019年下半年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開考。在現行考試制度下,四六級筆試每年開考兩次,時間為每年的6月和12月;四六級口試每年開考兩次,為每年5月和11月。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系教育部主辦、教育部考試中心主持和實施的一項大規模標準化考試,自1987年實施以來(四級1987年,六級1989年),已走過三十年歷程。不過,四六級改革甚至存廢一直爭論不休。質疑的聲音認為,絕大多數學校把四六級考試與畢業、學位掛鉤,同時作為衡量教學質量的一個標準,從而造成了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其實,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也一直在改革。近十年來,諸如采取多題多卷、取消完型填空、增加漢譯英分值、快速閱讀理解改為長篇閱讀理解等多種改革方案,均在四六級考試中實施。就在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之際,復旦大學教授蔡基剛指出: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不久前,教育部印發重磅文件,取消初中學業水平考試大綱。再加上今年高中階段的考試大綱取消,我國中高考都將不再有考試大綱。取消考試大綱,能夠促使學校從“考什么教什么”向“教什么考什么”轉變,全面落實素質教育的要求。蔡基剛教授以當前取消考試大綱為由,來質疑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存在的價值。很顯然,大學教學更不能搞應試教學。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也跟中國新聞周刊指出,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周光禮認為,“隨著英語在基礎教育階段的通識化,大學英語完成了歷史使命。以前大學英語的教學目標是讓學生過四級,現在初中生都能過四級,大學公共英語失去了存在的合法性。”  新形勢就在四六級考試存廢爭議之際,一項新型的英語考試正在研發中。12月11日,教育部考試中心與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聯合發布了托福考試成績與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CSE)的對接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120分的托福,成績達到37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101分時對應CSE八級。同樣在今年,中國教育部考試中心與英國文化教育協會聯合發布了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與英國雅思、普思考試的對接研究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9分的雅思,成績達到4.5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8分時對應CSE八級。作為第一個面向中國學習者的英語能力標準,CSE已于2018年由教育部、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正式發布。在CSE的基礎上,教育部考試中心正在研發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以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取代大學英語四六級,這可能會是大學四六級改革的一個方向,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撰文指出。教育部考試中心副主任于涵在答記者問時表示,英語等級考試已經完成了高等教育階段的考試大綱的設計和論證,為了保證考試的科學性,目前已經開展了在一些高校的試測工作。不過,對于是否也將開展四六級考試對接,教育部考試中心外語測評處處長吳莎表示,目前還沒開展與四六級成績的對接。指揮棒用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替代四六級,就能解決大學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問題嗎?熊丙奇認為,這并不能解決考試是教育的指揮棒問題,除非對其進行社會化考試改革。托福與雅思是典型的社會化考試。托福的數據統計顯示,目前中國是全球托福考生人數最多的國家。由于參加考試的人數增多,今年5月托福決定在中國大陸增加下午場考試。不過,托福在中國也逃脫不了應試的窠臼。不少說法認為,托福的題庫是固定的,考前背真題更容易拿高分,“機經”幾乎成為考生的必備寶典。12月11日,2019托福年會在北京舉行。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托福項目總負責人Mohammad Kousha談起在考生中頗為流行的“機經”時宣稱: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來獲得高分。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學習托福如果賦予其選拔功能,也會變成應試教育。”一種教育是應試教育還是素質教育,就看它目的是什么。競爭性、選拔性的考試一定會演變成應試教育,不管它是考查知識,還是考查能力。周光禮認為,“英語社會化考試改革要想取得成功,關鍵是考試內容與教學內容要切割,不能有直接聯系,否則就會是應試教育的翻版。”蔡基剛也指出,課程內容歸根結底是受考試制約的,考試是指揮棒,有什么樣的考試,就會有什么樣的課程。大學英語考試如何改革,蔡基剛提出了三點:第一,考試從教育部門脫鉤;第二,考試轉變為類似托福雅思類的社會化考試;第三,考試不能改頭換面以國家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新面孔出現。現實會讓人們明白,大學生的外語水平通過一個全國統一的教學考試實際上難以提高。參考資料:“四六級”存廢之爭不斷,中國人該如何測試英語能力?2019年12月14日,中國新聞網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2019年12月11日,中國科學報問教丨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要改革,但并非用另一個考試來替代,2019年12月14日,騰訊教育對話|托福總負責人: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獲得高分,2019年12月14日,澎湃新聞

原標題:尷尬的英語四六級,取消是遲早的事?“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幾天前,英語四六級如期開考,今年已是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與此同時,四六級考試存廢的爭論一直不休,這成了不少大學生的心病。與此同時,已實施20年的全國英語等級考試逐漸走進尾聲,今年四川、河南、江西相繼發布停考全國英語等級考試的公告。在此之前,河北、湖北、吉林等地區皆已停考。同在今年,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分別完成了與雅思、托福的分數對接,新的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也即將面世。那么,未來英語四六級會被替代甚至取消嗎?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  舊格局為了逢四六級必過,不少大學生在虛擬空間把自己的網名改成了“過兒”。12月14日,2019年下半年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開考。在現行考試制度下,四六級筆試每年開考兩次,時間為每年的6月和12月;四六級口試每年開考兩次,為每年5月和11月。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系教育部主辦、教育部考試中心主持和實施的一項大規模標準化考試,自1987年實施以來(四級1987年,六級1989年),已走過三十年歷程。不過,四六級改革甚至存廢一直爭論不休。質疑的聲音認為,絕大多數學校把四六級考試與畢業、學位掛鉤,同時作為衡量教學質量的一個標準,從而造成了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其實,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也一直在改革。近十年來,諸如采取多題多卷、取消完型填空、增加漢譯英分值、快速閱讀理解改為長篇閱讀理解等多種改革方案,均在四六級考試中實施。就在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之際,復旦大學教授蔡基剛指出: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不久前,教育部印發重磅文件,取消初中學業水平考試大綱。再加上今年高中階段的考試大綱取消,我國中高考都將不再有考試大綱。取消考試大綱,能夠促使學校從“考什么教什么”向“教什么考什么”轉變,全面落實素質教育的要求。蔡基剛教授以當前取消考試大綱為由,來質疑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存在的價值。很顯然,大學教學更不能搞應試教學。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也跟中國新聞周刊指出,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周光禮認為,“隨著英語在基礎教育階段的通識化,大學英語完成了歷史使命。以前大學英語的教學目標是讓學生過四級,現在初中生都能過四級,大學公共英語失去了存在的合法性。”  新形勢就在四六級考試存廢爭議之際,一項新型的英語考試正在研發中。12月11日,教育部考試中心與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聯合發布了托福考試成績與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CSE)的對接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120分的托福,成績達到37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101分時對應CSE八級。同樣在今年,中國教育部考試中心與英國文化教育協會聯合發布了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與英國雅思、普思考試的對接研究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9分的雅思,成績達到4.5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8分時對應CSE八級。作為第一個面向中國學習者的英語能力標準,CSE已于2018年由教育部、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正式發布。在CSE的基礎上,教育部考試中心正在研發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以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取代大學英語四六級,這可能會是大學四六級改革的一個方向,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撰文指出。教育部考試中心副主任于涵在答記者問時表示,英語等級考試已經完成了高等教育階段的考試大綱的設計和論證,為了保證考試的科學性,目前已經開展了在一些高校的試測工作。不過,對于是否也將開展四六級考試對接,教育部考試中心外語測評處處長吳莎表示,目前還沒開展與四六級成績的對接。指揮棒用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替代四六級,就能解決大學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問題嗎?熊丙奇認為,這并不能解決考試是教育的指揮棒問題,除非對其進行社會化考試改革。托福與雅思是典型的社會化考試。托福的數據統計顯示,目前中國是全球托福考生人數最多的國家。由于參加考試的人數增多,今年5月托福決定在中國大陸增加下午場考試。不過,托福在中國也逃脫不了應試的窠臼。不少說法認為,托福的題庫是固定的,考前背真題更容易拿高分,“機經”幾乎成為考生的必備寶典。12月11日,2019托福年會在北京舉行。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托福項目總負責人Mohammad Kousha談起在考生中頗為流行的“機經”時宣稱: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來獲得高分。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學習托福如果賦予其選拔功能,也會變成應試教育。”一種教育是應試教育還是素質教育,就看它目的是什么。競爭性、選拔性的考試一定會演變成應試教育,不管它是考查知識,還是考查能力。周光禮認為,“英語社會化考試改革要想取得成功,關鍵是考試內容與教學內容要切割,不能有直接聯系,否則就會是應試教育的翻版。”蔡基剛也指出,課程內容歸根結底是受考試制約的,考試是指揮棒,有什么樣的考試,就會有什么樣的課程。大學英語考試如何改革,蔡基剛提出了三點:第一,考試從教育部門脫鉤;第二,考試轉變為類似托福雅思類的社會化考試;第三,考試不能改頭換面以國家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新面孔出現。現實會讓人們明白,大學生的外語水平通過一個全國統一的教學考試實際上難以提高。參考資料:“四六級”存廢之爭不斷,中國人該如何測試英語能力?2019年12月14日,中國新聞網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2019年12月11日,中國科學報問教丨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要改革,但并非用另一個考試來替代,2019年12月14日,騰訊教育對話|托福總負責人: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獲得高分,2019年12月14日,澎湃新聞www7908com威尼斯人 原標題:尷尬的英語四六級,取消是遲早的事?“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幾天前,英語四六級如期開考,今年已是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與此同時,四六級考試存廢的爭論一直不休,這成了不少大學生的心病。與此同時,已實施20年的全國英語等級考試逐漸走進尾聲,今年四川、河南、江西相繼發布停考全國英語等級考試的公告。在此之前,河北、湖北、吉林等地區皆已停考。同在今年,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分別完成了與雅思、托福的分數對接,新的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也即將面世。那么,未來英語四六級會被替代甚至取消嗎?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  舊格局為了逢四六級必過,不少大學生在虛擬空間把自己的網名改成了“過兒”。12月14日,2019年下半年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開考。在現行考試制度下,四六級筆試每年開考兩次,時間為每年的6月和12月;四六級口試每年開考兩次,為每年5月和11月。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系教育部主辦、教育部考試中心主持和實施的一項大規模標準化考試,自1987年實施以來(四級1987年,六級1989年),已走過三十年歷程。不過,四六級改革甚至存廢一直爭論不休。質疑的聲音認為,絕大多數學校把四六級考試與畢業、學位掛鉤,同時作為衡量教學質量的一個標準,從而造成了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其實,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也一直在改革。近十年來,諸如采取多題多卷、取消完型填空、增加漢譯英分值、快速閱讀理解改為長篇閱讀理解等多種改革方案,均在四六級考試中實施。就在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之際,復旦大學教授蔡基剛指出: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不久前,教育部印發重磅文件,取消初中學業水平考試大綱。再加上今年高中階段的考試大綱取消,我國中高考都將不再有考試大綱。取消考試大綱,能夠促使學校從“考什么教什么”向“教什么考什么”轉變,全面落實素質教育的要求。蔡基剛教授以當前取消考試大綱為由,來質疑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存在的價值。很顯然,大學教學更不能搞應試教學。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也跟中國新聞周刊指出,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周光禮認為,“隨著英語在基礎教育階段的通識化,大學英語完成了歷史使命。以前大學英語的教學目標是讓學生過四級,現在初中生都能過四級,大學公共英語失去了存在的合法性。”  新形勢就在四六級考試存廢爭議之際,一項新型的英語考試正在研發中。12月11日,教育部考試中心與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聯合發布了托福考試成績與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CSE)的對接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120分的托福,成績達到37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101分時對應CSE八級。同樣在今年,中國教育部考試中心與英國文化教育協會聯合發布了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與英國雅思、普思考試的對接研究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9分的雅思,成績達到4.5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8分時對應CSE八級。作為第一個面向中國學習者的英語能力標準,CSE已于2018年由教育部、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正式發布。在CSE的基礎上,教育部考試中心正在研發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以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取代大學英語四六級,這可能會是大學四六級改革的一個方向,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撰文指出。教育部考試中心副主任于涵在答記者問時表示,英語等級考試已經完成了高等教育階段的考試大綱的設計和論證,為了保證考試的科學性,目前已經開展了在一些高校的試測工作。不過,對于是否也將開展四六級考試對接,教育部考試中心外語測評處處長吳莎表示,目前還沒開展與四六級成績的對接。指揮棒用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替代四六級,就能解決大學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問題嗎?熊丙奇認為,這并不能解決考試是教育的指揮棒問題,除非對其進行社會化考試改革。托福與雅思是典型的社會化考試。托福的數據統計顯示,目前中國是全球托福考生人數最多的國家。由于參加考試的人數增多,今年5月托福決定在中國大陸增加下午場考試。不過,托福在中國也逃脫不了應試的窠臼。不少說法認為,托福的題庫是固定的,考前背真題更容易拿高分,“機經”幾乎成為考生的必備寶典。12月11日,2019托福年會在北京舉行。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托福項目總負責人Mohammad Kousha談起在考生中頗為流行的“機經”時宣稱: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來獲得高分。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學習托福如果賦予其選拔功能,也會變成應試教育。”一種教育是應試教育還是素質教育,就看它目的是什么。競爭性、選拔性的考試一定會演變成應試教育,不管它是考查知識,還是考查能力。周光禮認為,“英語社會化考試改革要想取得成功,關鍵是考試內容與教學內容要切割,不能有直接聯系,否則就會是應試教育的翻版。”蔡基剛也指出,課程內容歸根結底是受考試制約的,考試是指揮棒,有什么樣的考試,就會有什么樣的課程。大學英語考試如何改革,蔡基剛提出了三點:第一,考試從教育部門脫鉤;第二,考試轉變為類似托福雅思類的社會化考試;第三,考試不能改頭換面以國家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新面孔出現。現實會讓人們明白,大學生的外語水平通過一個全國統一的教學考試實際上難以提高。參考資料:“四六級”存廢之爭不斷,中國人該如何測試英語能力?2019年12月14日,中國新聞網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2019年12月11日,中國科學報問教丨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要改革,但并非用另一個考試來替代,2019年12月14日,騰訊教育對話|托福總負責人: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獲得高分,2019年12月14日,澎湃新聞

原標題:尷尬的英語四六級,取消是遲早的事?“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幾天前,英語四六級如期開考,今年已是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與此同時,四六級考試存廢的爭論一直不休,這成了不少大學生的心病。與此同時,已實施20年的全國英語等級考試逐漸走進尾聲,今年四川、河南、江西相繼發布停考全國英語等級考試的公告。在此之前,河北、湖北、吉林等地區皆已停考。同在今年,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分別完成了與雅思、托福的分數對接,新的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也即將面世。那么,未來英語四六級會被替代甚至取消嗎?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  舊格局為了逢四六級必過,不少大學生在虛擬空間把自己的網名改成了“過兒”。12月14日,2019年下半年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開考。在現行考試制度下,四六級筆試每年開考兩次,時間為每年的6月和12月;四六級口試每年開考兩次,為每年5月和11月。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系教育部主辦、教育部考試中心主持和實施的一項大規模標準化考試,自1987年實施以來(四級1987年,六級1989年),已走過三十年歷程。不過,四六級改革甚至存廢一直爭論不休。質疑的聲音認為,絕大多數學校把四六級考試與畢業、學位掛鉤,同時作為衡量教學質量的一個標準,從而造成了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其實,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也一直在改革。近十年來,諸如采取多題多卷、取消完型填空、增加漢譯英分值、快速閱讀理解改為長篇閱讀理解等多種改革方案,均在四六級考試中實施。就在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之際,復旦大學教授蔡基剛指出: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不久前,教育部印發重磅文件,取消初中學業水平考試大綱。再加上今年高中階段的考試大綱取消,我國中高考都將不再有考試大綱。取消考試大綱,能夠促使學校從“考什么教什么”向“教什么考什么”轉變,全面落實素質教育的要求。蔡基剛教授以當前取消考試大綱為由,來質疑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存在的價值。很顯然,大學教學更不能搞應試教學。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也跟中國新聞周刊指出,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周光禮認為,“隨著英語在基礎教育階段的通識化,大學英語完成了歷史使命。以前大學英語的教學目標是讓學生過四級,現在初中生都能過四級,大學公共英語失去了存在的合法性。”  新形勢就在四六級考試存廢爭議之際,一項新型的英語考試正在研發中。12月11日,教育部考試中心與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聯合發布了托福考試成績與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CSE)的對接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120分的托福,成績達到37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101分時對應CSE八級。同樣在今年,中國教育部考試中心與英國文化教育協會聯合發布了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與英國雅思、普思考試的對接研究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9分的雅思,成績達到4.5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8分時對應CSE八級。作為第一個面向中國學習者的英語能力標準,CSE已于2018年由教育部、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正式發布。在CSE的基礎上,教育部考試中心正在研發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以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取代大學英語四六級,這可能會是大學四六級改革的一個方向,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撰文指出。教育部考試中心副主任于涵在答記者問時表示,英語等級考試已經完成了高等教育階段的考試大綱的設計和論證,為了保證考試的科學性,目前已經開展了在一些高校的試測工作。不過,對于是否也將開展四六級考試對接,教育部考試中心外語測評處處長吳莎表示,目前還沒開展與四六級成績的對接。指揮棒用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替代四六級,就能解決大學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問題嗎?熊丙奇認為,這并不能解決考試是教育的指揮棒問題,除非對其進行社會化考試改革。托福與雅思是典型的社會化考試。托福的數據統計顯示,目前中國是全球托福考生人數最多的國家。由于參加考試的人數增多,今年5月托福決定在中國大陸增加下午場考試。不過,托福在中國也逃脫不了應試的窠臼。不少說法認為,托福的題庫是固定的,考前背真題更容易拿高分,“機經”幾乎成為考生的必備寶典。12月11日,2019托福年會在北京舉行。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托福項目總負責人Mohammad Kousha談起在考生中頗為流行的“機經”時宣稱: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來獲得高分。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學習托福如果賦予其選拔功能,也會變成應試教育。”一種教育是應試教育還是素質教育,就看它目的是什么。競爭性、選拔性的考試一定會演變成應試教育,不管它是考查知識,還是考查能力。周光禮認為,“英語社會化考試改革要想取得成功,關鍵是考試內容與教學內容要切割,不能有直接聯系,否則就會是應試教育的翻版。”蔡基剛也指出,課程內容歸根結底是受考試制約的,考試是指揮棒,有什么樣的考試,就會有什么樣的課程。大學英語考試如何改革,蔡基剛提出了三點:第一,考試從教育部門脫鉤;第二,考試轉變為類似托福雅思類的社會化考試;第三,考試不能改頭換面以國家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新面孔出現。現實會讓人們明白,大學生的外語水平通過一個全國統一的教學考試實際上難以提高。參考資料:“四六級”存廢之爭不斷,中國人該如何測試英語能力?2019年12月14日,中國新聞網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2019年12月11日,中國科學報問教丨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要改革,但并非用另一個考試來替代,2019年12月14日,騰訊教育對話|托福總負責人: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獲得高分,2019年12月14日,澎湃新聞原標題:尷尬的英語四六級,取消是遲早的事?“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幾天前,英語四六級如期開考,今年已是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與此同時,四六級考試存廢的爭論一直不休,這成了不少大學生的心病。與此同時,已實施20年的全國英語等級考試逐漸走進尾聲,今年四川、河南、江西相繼發布停考全國英語等級考試的公告。在此之前,河北、湖北、吉林等地區皆已停考。同在今年,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分別完成了與雅思、托福的分數對接,新的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也即將面世。那么,未來英語四六級會被替代甚至取消嗎?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  舊格局為了逢四六級必過,不少大學生在虛擬空間把自己的網名改成了“過兒”。12月14日,2019年下半年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開考。在現行考試制度下,四六級筆試每年開考兩次,時間為每年的6月和12月;四六級口試每年開考兩次,為每年5月和11月。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系教育部主辦、教育部考試中心主持和實施的一項大規模標準化考試,自1987年實施以來(四級1987年,六級1989年),已走過三十年歷程。不過,四六級改革甚至存廢一直爭論不休。質疑的聲音認為,絕大多數學校把四六級考試與畢業、學位掛鉤,同時作為衡量教學質量的一個標準,從而造成了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其實,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也一直在改革。近十年來,諸如采取多題多卷、取消完型填空、增加漢譯英分值、快速閱讀理解改為長篇閱讀理解等多種改革方案,均在四六級考試中實施。就在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之際,復旦大學教授蔡基剛指出: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不久前,教育部印發重磅文件,取消初中學業水平考試大綱。再加上今年高中階段的考試大綱取消,我國中高考都將不再有考試大綱。取消考試大綱,能夠促使學校從“考什么教什么”向“教什么考什么”轉變,全面落實素質教育的要求。蔡基剛教授以當前取消考試大綱為由,來質疑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存在的價值。很顯然,大學教學更不能搞應試教學。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也跟中國新聞周刊指出,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周光禮認為,“隨著英語在基礎教育階段的通識化,大學英語完成了歷史使命。以前大學英語的教學目標是讓學生過四級,現在初中生都能過四級,大學公共英語失去了存在的合法性。”  新形勢就在四六級考試存廢爭議之際,一項新型的英語考試正在研發中。12月11日,教育部考試中心與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聯合發布了托福考試成績與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CSE)的對接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120分的托福,成績達到37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101分時對應CSE八級。同樣在今年,中國教育部考試中心與英國文化教育協會聯合發布了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與英國雅思、普思考試的對接研究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9分的雅思,成績達到4.5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8分時對應CSE八級。作為第一個面向中國學習者的英語能力標準,CSE已于2018年由教育部、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正式發布。在CSE的基礎上,教育部考試中心正在研發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以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取代大學英語四六級,這可能會是大學四六級改革的一個方向,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撰文指出。教育部考試中心副主任于涵在答記者問時表示,英語等級考試已經完成了高等教育階段的考試大綱的設計和論證,為了保證考試的科學性,目前已經開展了在一些高校的試測工作。不過,對于是否也將開展四六級考試對接,教育部考試中心外語測評處處長吳莎表示,目前還沒開展與四六級成績的對接。指揮棒用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替代四六級,就能解決大學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問題嗎?熊丙奇認為,這并不能解決考試是教育的指揮棒問題,除非對其進行社會化考試改革。托福與雅思是典型的社會化考試。托福的數據統計顯示,目前中國是全球托福考生人數最多的國家。由于參加考試的人數增多,今年5月托福決定在中國大陸增加下午場考試。不過,托福在中國也逃脫不了應試的窠臼。不少說法認為,托福的題庫是固定的,考前背真題更容易拿高分,“機經”幾乎成為考生的必備寶典。12月11日,2019托福年會在北京舉行。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托福項目總負責人Mohammad Kousha談起在考生中頗為流行的“機經”時宣稱: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來獲得高分。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學習托福如果賦予其選拔功能,也會變成應試教育。”一種教育是應試教育還是素質教育,就看它目的是什么。競爭性、選拔性的考試一定會演變成應試教育,不管它是考查知識,還是考查能力。周光禮認為,“英語社會化考試改革要想取得成功,關鍵是考試內容與教學內容要切割,不能有直接聯系,否則就會是應試教育的翻版。”蔡基剛也指出,課程內容歸根結底是受考試制約的,考試是指揮棒,有什么樣的考試,就會有什么樣的課程。大學英語考試如何改革,蔡基剛提出了三點:第一,考試從教育部門脫鉤;第二,考試轉變為類似托福雅思類的社會化考試;第三,考試不能改頭換面以國家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新面孔出現。現實會讓人們明白,大學生的外語水平通過一個全國統一的教學考試實際上難以提高。參考資料:“四六級”存廢之爭不斷,中國人該如何測試英語能力?2019年12月14日,中國新聞網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2019年12月11日,中國科學報問教丨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要改革,但并非用另一個考試來替代,2019年12月14日,騰訊教育對話|托福總負責人: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獲得高分,2019年12月14日,澎湃新聞原標題:尷尬的英語四六級,取消是遲早的事?“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幾天前,英語四六級如期開考,今年已是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與此同時,四六級考試存廢的爭論一直不休,這成了不少大學生的心病。與此同時,已實施20年的全國英語等級考試逐漸走進尾聲,今年四川、河南、江西相繼發布停考全國英語等級考試的公告。在此之前,河北、湖北、吉林等地區皆已停考。同在今年,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分別完成了與雅思、托福的分數對接,新的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也即將面世。那么,未來英語四六級會被替代甚至取消嗎?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  舊格局為了逢四六級必過,不少大學生在虛擬空間把自己的網名改成了“過兒”。12月14日,2019年下半年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開考。在現行考試制度下,四六級筆試每年開考兩次,時間為每年的6月和12月;四六級口試每年開考兩次,為每年5月和11月。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系教育部主辦、教育部考試中心主持和實施的一項大規模標準化考試,自1987年實施以來(四級1987年,六級1989年),已走過三十年歷程。不過,四六級改革甚至存廢一直爭論不休。質疑的聲音認為,絕大多數學校把四六級考試與畢業、學位掛鉤,同時作為衡量教學質量的一個標準,從而造成了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其實,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也一直在改革。近十年來,諸如采取多題多卷、取消完型填空、增加漢譯英分值、快速閱讀理解改為長篇閱讀理解等多種改革方案,均在四六級考試中實施。就在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之際,復旦大學教授蔡基剛指出: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不久前,教育部印發重磅文件,取消初中學業水平考試大綱。再加上今年高中階段的考試大綱取消,我國中高考都將不再有考試大綱。取消考試大綱,能夠促使學校從“考什么教什么”向“教什么考什么”轉變,全面落實素質教育的要求。蔡基剛教授以當前取消考試大綱為由,來質疑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存在的價值。很顯然,大學教學更不能搞應試教學。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也跟中國新聞周刊指出,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周光禮認為,“隨著英語在基礎教育階段的通識化,大學英語完成了歷史使命。以前大學英語的教學目標是讓學生過四級,現在初中生都能過四級,大學公共英語失去了存在的合法性。”  新形勢就在四六級考試存廢爭議之際,一項新型的英語考試正在研發中。12月11日,教育部考試中心與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聯合發布了托福考試成績與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CSE)的對接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120分的托福,成績達到37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101分時對應CSE八級。同樣在今年,中國教育部考試中心與英國文化教育協會聯合發布了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與英國雅思、普思考試的對接研究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9分的雅思,成績達到4.5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8分時對應CSE八級。作為第一個面向中國學習者的英語能力標準,CSE已于2018年由教育部、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正式發布。在CSE的基礎上,教育部考試中心正在研發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以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取代大學英語四六級,這可能會是大學四六級改革的一個方向,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撰文指出。教育部考試中心副主任于涵在答記者問時表示,英語等級考試已經完成了高等教育階段的考試大綱的設計和論證,為了保證考試的科學性,目前已經開展了在一些高校的試測工作。不過,對于是否也將開展四六級考試對接,教育部考試中心外語測評處處長吳莎表示,目前還沒開展與四六級成績的對接。指揮棒用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替代四六級,就能解決大學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問題嗎?熊丙奇認為,這并不能解決考試是教育的指揮棒問題,除非對其進行社會化考試改革。托福與雅思是典型的社會化考試。托福的數據統計顯示,目前中國是全球托福考生人數最多的國家。由于參加考試的人數增多,今年5月托福決定在中國大陸增加下午場考試。不過,托福在中國也逃脫不了應試的窠臼。不少說法認為,托福的題庫是固定的,考前背真題更容易拿高分,“機經”幾乎成為考生的必備寶典。12月11日,2019托福年會在北京舉行。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托福項目總負責人Mohammad Kousha談起在考生中頗為流行的“機經”時宣稱: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來獲得高分。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學習托福如果賦予其選拔功能,也會變成應試教育。”一種教育是應試教育還是素質教育,就看它目的是什么。競爭性、選拔性的考試一定會演變成應試教育,不管它是考查知識,還是考查能力。周光禮認為,“英語社會化考試改革要想取得成功,關鍵是考試內容與教學內容要切割,不能有直接聯系,否則就會是應試教育的翻版。”蔡基剛也指出,課程內容歸根結底是受考試制約的,考試是指揮棒,有什么樣的考試,就會有什么樣的課程。大學英語考試如何改革,蔡基剛提出了三點:第一,考試從教育部門脫鉤;第二,考試轉變為類似托福雅思類的社會化考試;第三,考試不能改頭換面以國家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新面孔出現。現實會讓人們明白,大學生的外語水平通過一個全國統一的教學考試實際上難以提高。參考資料:“四六級”存廢之爭不斷,中國人該如何測試英語能力?2019年12月14日,中國新聞網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2019年12月11日,中國科學報問教丨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要改革,但并非用另一個考試來替代,2019年12月14日,騰訊教育對話|托福總負責人: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獲得高分,2019年12月14日,澎湃新聞原標題:尷尬的英語四六級,取消是遲早的事?“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幾天前,英語四六級如期開考,今年已是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與此同時,四六級考試存廢的爭論一直不休,這成了不少大學生的心病。與此同時,已實施20年的全國英語等級考試逐漸走進尾聲,今年四川、河南、江西相繼發布停考全國英語等級考試的公告。在此之前,河北、湖北、吉林等地區皆已停考。同在今年,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分別完成了與雅思、托福的分數對接,新的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也即將面世。那么,未來英語四六級會被替代甚至取消嗎?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  舊格局為了逢四六級必過,不少大學生在虛擬空間把自己的網名改成了“過兒”。12月14日,2019年下半年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開考。在現行考試制度下,四六級筆試每年開考兩次,時間為每年的6月和12月;四六級口試每年開考兩次,為每年5月和11月。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系教育部主辦、教育部考試中心主持和實施的一項大規模標準化考試,自1987年實施以來(四級1987年,六級1989年),已走過三十年歷程。不過,四六級改革甚至存廢一直爭論不休。質疑的聲音認為,絕大多數學校把四六級考試與畢業、學位掛鉤,同時作為衡量教學質量的一個標準,從而造成了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其實,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也一直在改革。近十年來,諸如采取多題多卷、取消完型填空、增加漢譯英分值、快速閱讀理解改為長篇閱讀理解等多種改革方案,均在四六級考試中實施。就在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之際,復旦大學教授蔡基剛指出: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不久前,教育部印發重磅文件,取消初中學業水平考試大綱。再加上今年高中階段的考試大綱取消,我國中高考都將不再有考試大綱。取消考試大綱,能夠促使學校從“考什么教什么”向“教什么考什么”轉變,全面落實素質教育的要求。蔡基剛教授以當前取消考試大綱為由,來質疑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存在的價值。很顯然,大學教學更不能搞應試教學。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也跟中國新聞周刊指出,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周光禮認為,“隨著英語在基礎教育階段的通識化,大學英語完成了歷史使命。以前大學英語的教學目標是讓學生過四級,現在初中生都能過四級,大學公共英語失去了存在的合法性。”  新形勢就在四六級考試存廢爭議之際,一項新型的英語考試正在研發中。12月11日,教育部考試中心與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聯合發布了托福考試成績與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CSE)的對接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120分的托福,成績達到37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101分時對應CSE八級。同樣在今年,中國教育部考試中心與英國文化教育協會聯合發布了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與英國雅思、普思考試的對接研究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9分的雅思,成績達到4.5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8分時對應CSE八級。作為第一個面向中國學習者的英語能力標準,CSE已于2018年由教育部、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正式發布。在CSE的基礎上,教育部考試中心正在研發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以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取代大學英語四六級,這可能會是大學四六級改革的一個方向,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撰文指出。教育部考試中心副主任于涵在答記者問時表示,英語等級考試已經完成了高等教育階段的考試大綱的設計和論證,為了保證考試的科學性,目前已經開展了在一些高校的試測工作。不過,對于是否也將開展四六級考試對接,教育部考試中心外語測評處處長吳莎表示,目前還沒開展與四六級成績的對接。指揮棒用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替代四六級,就能解決大學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問題嗎?熊丙奇認為,這并不能解決考試是教育的指揮棒問題,除非對其進行社會化考試改革。托福與雅思是典型的社會化考試。托福的數據統計顯示,目前中國是全球托福考生人數最多的國家。由于參加考試的人數增多,今年5月托福決定在中國大陸增加下午場考試。不過,托福在中國也逃脫不了應試的窠臼。不少說法認為,托福的題庫是固定的,考前背真題更容易拿高分,“機經”幾乎成為考生的必備寶典。12月11日,2019托福年會在北京舉行。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托福項目總負責人Mohammad Kousha談起在考生中頗為流行的“機經”時宣稱: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來獲得高分。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學習托福如果賦予其選拔功能,也會變成應試教育。”一種教育是應試教育還是素質教育,就看它目的是什么。競爭性、選拔性的考試一定會演變成應試教育,不管它是考查知識,還是考查能力。周光禮認為,“英語社會化考試改革要想取得成功,關鍵是考試內容與教學內容要切割,不能有直接聯系,否則就會是應試教育的翻版。”蔡基剛也指出,課程內容歸根結底是受考試制約的,考試是指揮棒,有什么樣的考試,就會有什么樣的課程。大學英語考試如何改革,蔡基剛提出了三點:第一,考試從教育部門脫鉤;第二,考試轉變為類似托福雅思類的社會化考試;第三,考試不能改頭換面以國家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新面孔出現。現實會讓人們明白,大學生的外語水平通過一個全國統一的教學考試實際上難以提高。參考資料:“四六級”存廢之爭不斷,中國人該如何測試英語能力?2019年12月14日,中國新聞網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2019年12月11日,中國科學報問教丨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要改革,但并非用另一個考試來替代,2019年12月14日,騰訊教育對話|托福總負責人: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獲得高分,2019年12月14日,澎湃新聞

原標題:尷尬的英語四六級,取消是遲早的事?“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幾天前,英語四六級如期開考,今年已是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與此同時,四六級考試存廢的爭論一直不休,這成了不少大學生的心病。與此同時,已實施20年的全國英語等級考試逐漸走進尾聲,今年四川、河南、江西相繼發布停考全國英語等級考試的公告。在此之前,河北、湖北、吉林等地區皆已停考。同在今年,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分別完成了與雅思、托福的分數對接,新的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也即將面世。那么,未來英語四六級會被替代甚至取消嗎?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  舊格局為了逢四六級必過,不少大學生在虛擬空間把自己的網名改成了“過兒”。12月14日,2019年下半年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開考。在現行考試制度下,四六級筆試每年開考兩次,時間為每年的6月和12月;四六級口試每年開考兩次,為每年5月和11月。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系教育部主辦、教育部考試中心主持和實施的一項大規模標準化考試,自1987年實施以來(四級1987年,六級1989年),已走過三十年歷程。不過,四六級改革甚至存廢一直爭論不休。質疑的聲音認為,絕大多數學校把四六級考試與畢業、學位掛鉤,同時作為衡量教學質量的一個標準,從而造成了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其實,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也一直在改革。近十年來,諸如采取多題多卷、取消完型填空、增加漢譯英分值、快速閱讀理解改為長篇閱讀理解等多種改革方案,均在四六級考試中實施。就在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之際,復旦大學教授蔡基剛指出: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不久前,教育部印發重磅文件,取消初中學業水平考試大綱。再加上今年高中階段的考試大綱取消,我國中高考都將不再有考試大綱。取消考試大綱,能夠促使學校從“考什么教什么”向“教什么考什么”轉變,全面落實素質教育的要求。蔡基剛教授以當前取消考試大綱為由,來質疑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存在的價值。很顯然,大學教學更不能搞應試教學。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也跟中國新聞周刊指出,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周光禮認為,“隨著英語在基礎教育階段的通識化,大學英語完成了歷史使命。以前大學英語的教學目標是讓學生過四級,現在初中生都能過四級,大學公共英語失去了存在的合法性。”  新形勢就在四六級考試存廢爭議之際,一項新型的英語考試正在研發中。12月11日,教育部考試中心與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聯合發布了托福考試成績與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CSE)的對接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120分的托福,成績達到37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101分時對應CSE八級。同樣在今年,中國教育部考試中心與英國文化教育協會聯合發布了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與英國雅思、普思考試的對接研究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9分的雅思,成績達到4.5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8分時對應CSE八級。作為第一個面向中國學習者的英語能力標準,CSE已于2018年由教育部、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正式發布。在CSE的基礎上,教育部考試中心正在研發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以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取代大學英語四六級,這可能會是大學四六級改革的一個方向,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撰文指出。教育部考試中心副主任于涵在答記者問時表示,英語等級考試已經完成了高等教育階段的考試大綱的設計和論證,為了保證考試的科學性,目前已經開展了在一些高校的試測工作。不過,對于是否也將開展四六級考試對接,教育部考試中心外語測評處處長吳莎表示,目前還沒開展與四六級成績的對接。指揮棒用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替代四六級,就能解決大學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問題嗎?熊丙奇認為,這并不能解決考試是教育的指揮棒問題,除非對其進行社會化考試改革。托福與雅思是典型的社會化考試。托福的數據統計顯示,目前中國是全球托福考生人數最多的國家。由于參加考試的人數增多,今年5月托福決定在中國大陸增加下午場考試。不過,托福在中國也逃脫不了應試的窠臼。不少說法認為,托福的題庫是固定的,考前背真題更容易拿高分,“機經”幾乎成為考生的必備寶典。12月11日,2019托福年會在北京舉行。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托福項目總負責人Mohammad Kousha談起在考生中頗為流行的“機經”時宣稱: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來獲得高分。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學習托福如果賦予其選拔功能,也會變成應試教育。”一種教育是應試教育還是素質教育,就看它目的是什么。競爭性、選拔性的考試一定會演變成應試教育,不管它是考查知識,還是考查能力。周光禮認為,“英語社會化考試改革要想取得成功,關鍵是考試內容與教學內容要切割,不能有直接聯系,否則就會是應試教育的翻版。”蔡基剛也指出,課程內容歸根結底是受考試制約的,考試是指揮棒,有什么樣的考試,就會有什么樣的課程。大學英語考試如何改革,蔡基剛提出了三點:第一,考試從教育部門脫鉤;第二,考試轉變為類似托福雅思類的社會化考試;第三,考試不能改頭換面以國家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新面孔出現。現實會讓人們明白,大學生的外語水平通過一個全國統一的教學考試實際上難以提高。參考資料:“四六級”存廢之爭不斷,中國人該如何測試英語能力?2019年12月14日,中國新聞網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2019年12月11日,中國科學報問教丨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要改革,但并非用另一個考試來替代,2019年12月14日,騰訊教育對話|托福總負責人: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獲得高分,2019年12月14日,澎湃新聞bbin玩那個網站最正規原標題:尷尬的英語四六級,取消是遲早的事?“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幾天前,英語四六級如期開考,今年已是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與此同時,四六級考試存廢的爭論一直不休,這成了不少大學生的心病。與此同時,已實施20年的全國英語等級考試逐漸走進尾聲,今年四川、河南、江西相繼發布停考全國英語等級考試的公告。在此之前,河北、湖北、吉林等地區皆已停考。同在今年,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分別完成了與雅思、托福的分數對接,新的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也即將面世。那么,未來英語四六級會被替代甚至取消嗎?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  舊格局為了逢四六級必過,不少大學生在虛擬空間把自己的網名改成了“過兒”。12月14日,2019年下半年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開考。在現行考試制度下,四六級筆試每年開考兩次,時間為每年的6月和12月;四六級口試每年開考兩次,為每年5月和11月。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系教育部主辦、教育部考試中心主持和實施的一項大規模標準化考試,自1987年實施以來(四級1987年,六級1989年),已走過三十年歷程。不過,四六級改革甚至存廢一直爭論不休。質疑的聲音認為,絕大多數學校把四六級考試與畢業、學位掛鉤,同時作為衡量教學質量的一個標準,從而造成了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其實,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也一直在改革。近十年來,諸如采取多題多卷、取消完型填空、增加漢譯英分值、快速閱讀理解改為長篇閱讀理解等多種改革方案,均在四六級考試中實施。就在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之際,復旦大學教授蔡基剛指出: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不久前,教育部印發重磅文件,取消初中學業水平考試大綱。再加上今年高中階段的考試大綱取消,我國中高考都將不再有考試大綱。取消考試大綱,能夠促使學校從“考什么教什么”向“教什么考什么”轉變,全面落實素質教育的要求。蔡基剛教授以當前取消考試大綱為由,來質疑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存在的價值。很顯然,大學教學更不能搞應試教學。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也跟中國新聞周刊指出,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周光禮認為,“隨著英語在基礎教育階段的通識化,大學英語完成了歷史使命。以前大學英語的教學目標是讓學生過四級,現在初中生都能過四級,大學公共英語失去了存在的合法性。”  新形勢就在四六級考試存廢爭議之際,一項新型的英語考試正在研發中。12月11日,教育部考試中心與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聯合發布了托福考試成績與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CSE)的對接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120分的托福,成績達到37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101分時對應CSE八級。同樣在今年,中國教育部考試中心與英國文化教育協會聯合發布了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與英國雅思、普思考試的對接研究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9分的雅思,成績達到4.5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8分時對應CSE八級。作為第一個面向中國學習者的英語能力標準,CSE已于2018年由教育部、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正式發布。在CSE的基礎上,教育部考試中心正在研發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以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取代大學英語四六級,這可能會是大學四六級改革的一個方向,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撰文指出。教育部考試中心副主任于涵在答記者問時表示,英語等級考試已經完成了高等教育階段的考試大綱的設計和論證,為了保證考試的科學性,目前已經開展了在一些高校的試測工作。不過,對于是否也將開展四六級考試對接,教育部考試中心外語測評處處長吳莎表示,目前還沒開展與四六級成績的對接。指揮棒用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替代四六級,就能解決大學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問題嗎?熊丙奇認為,這并不能解決考試是教育的指揮棒問題,除非對其進行社會化考試改革。托福與雅思是典型的社會化考試。托福的數據統計顯示,目前中國是全球托福考生人數最多的國家。由于參加考試的人數增多,今年5月托福決定在中國大陸增加下午場考試。不過,托福在中國也逃脫不了應試的窠臼。不少說法認為,托福的題庫是固定的,考前背真題更容易拿高分,“機經”幾乎成為考生的必備寶典。12月11日,2019托福年會在北京舉行。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托福項目總負責人Mohammad Kousha談起在考生中頗為流行的“機經”時宣稱: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來獲得高分。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學習托福如果賦予其選拔功能,也會變成應試教育。”一種教育是應試教育還是素質教育,就看它目的是什么。競爭性、選拔性的考試一定會演變成應試教育,不管它是考查知識,還是考查能力。周光禮認為,“英語社會化考試改革要想取得成功,關鍵是考試內容與教學內容要切割,不能有直接聯系,否則就會是應試教育的翻版。”蔡基剛也指出,課程內容歸根結底是受考試制約的,考試是指揮棒,有什么樣的考試,就會有什么樣的課程。大學英語考試如何改革,蔡基剛提出了三點:第一,考試從教育部門脫鉤;第二,考試轉變為類似托福雅思類的社會化考試;第三,考試不能改頭換面以國家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新面孔出現。現實會讓人們明白,大學生的外語水平通過一個全國統一的教學考試實際上難以提高。參考資料:“四六級”存廢之爭不斷,中國人該如何測試英語能力?2019年12月14日,中國新聞網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2019年12月11日,中國科學報問教丨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要改革,但并非用另一個考試來替代,2019年12月14日,騰訊教育對話|托福總負責人: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獲得高分,2019年12月14日,澎湃新聞原標題:尷尬的英語四六級,取消是遲早的事?“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幾天前,英語四六級如期開考,今年已是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與此同時,四六級考試存廢的爭論一直不休,這成了不少大學生的心病。與此同時,已實施20年的全國英語等級考試逐漸走進尾聲,今年四川、河南、江西相繼發布停考全國英語等級考試的公告。在此之前,河北、湖北、吉林等地區皆已停考。同在今年,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分別完成了與雅思、托福的分數對接,新的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也即將面世。那么,未來英語四六級會被替代甚至取消嗎?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  舊格局為了逢四六級必過,不少大學生在虛擬空間把自己的網名改成了“過兒”。12月14日,2019年下半年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開考。在現行考試制度下,四六級筆試每年開考兩次,時間為每年的6月和12月;四六級口試每年開考兩次,為每年5月和11月。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系教育部主辦、教育部考試中心主持和實施的一項大規模標準化考試,自1987年實施以來(四級1987年,六級1989年),已走過三十年歷程。不過,四六級改革甚至存廢一直爭論不休。質疑的聲音認為,絕大多數學校把四六級考試與畢業、學位掛鉤,同時作為衡量教學質量的一個標準,從而造成了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其實,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也一直在改革。近十年來,諸如采取多題多卷、取消完型填空、增加漢譯英分值、快速閱讀理解改為長篇閱讀理解等多種改革方案,均在四六級考試中實施。就在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之際,復旦大學教授蔡基剛指出: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不久前,教育部印發重磅文件,取消初中學業水平考試大綱。再加上今年高中階段的考試大綱取消,我國中高考都將不再有考試大綱。取消考試大綱,能夠促使學校從“考什么教什么”向“教什么考什么”轉變,全面落實素質教育的要求。蔡基剛教授以當前取消考試大綱為由,來質疑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存在的價值。很顯然,大學教學更不能搞應試教學。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也跟中國新聞周刊指出,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周光禮認為,“隨著英語在基礎教育階段的通識化,大學英語完成了歷史使命。以前大學英語的教學目標是讓學生過四級,現在初中生都能過四級,大學公共英語失去了存在的合法性。”  新形勢就在四六級考試存廢爭議之際,一項新型的英語考試正在研發中。12月11日,教育部考試中心與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聯合發布了托福考試成績與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CSE)的對接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120分的托福,成績達到37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101分時對應CSE八級。同樣在今年,中國教育部考試中心與英國文化教育協會聯合發布了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與英國雅思、普思考試的對接研究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9分的雅思,成績達到4.5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8分時對應CSE八級。作為第一個面向中國學習者的英語能力標準,CSE已于2018年由教育部、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正式發布。在CSE的基礎上,教育部考試中心正在研發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以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取代大學英語四六級,這可能會是大學四六級改革的一個方向,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撰文指出。教育部考試中心副主任于涵在答記者問時表示,英語等級考試已經完成了高等教育階段的考試大綱的設計和論證,為了保證考試的科學性,目前已經開展了在一些高校的試測工作。不過,對于是否也將開展四六級考試對接,教育部考試中心外語測評處處長吳莎表示,目前還沒開展與四六級成績的對接。指揮棒用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替代四六級,就能解決大學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問題嗎?熊丙奇認為,這并不能解決考試是教育的指揮棒問題,除非對其進行社會化考試改革。托福與雅思是典型的社會化考試。托福的數據統計顯示,目前中國是全球托福考生人數最多的國家。由于參加考試的人數增多,今年5月托福決定在中國大陸增加下午場考試。不過,托福在中國也逃脫不了應試的窠臼。不少說法認為,托福的題庫是固定的,考前背真題更容易拿高分,“機經”幾乎成為考生的必備寶典。12月11日,2019托福年會在北京舉行。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托福項目總負責人Mohammad Kousha談起在考生中頗為流行的“機經”時宣稱: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來獲得高分。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學習托福如果賦予其選拔功能,也會變成應試教育。”一種教育是應試教育還是素質教育,就看它目的是什么。競爭性、選拔性的考試一定會演變成應試教育,不管它是考查知識,還是考查能力。周光禮認為,“英語社會化考試改革要想取得成功,關鍵是考試內容與教學內容要切割,不能有直接聯系,否則就會是應試教育的翻版。”蔡基剛也指出,課程內容歸根結底是受考試制約的,考試是指揮棒,有什么樣的考試,就會有什么樣的課程。大學英語考試如何改革,蔡基剛提出了三點:第一,考試從教育部門脫鉤;第二,考試轉變為類似托福雅思類的社會化考試;第三,考試不能改頭換面以國家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新面孔出現。現實會讓人們明白,大學生的外語水平通過一個全國統一的教學考試實際上難以提高。參考資料:“四六級”存廢之爭不斷,中國人該如何測試英語能力?2019年12月14日,中國新聞網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2019年12月11日,中國科學報問教丨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要改革,但并非用另一個考試來替代,2019年12月14日,騰訊教育對話|托福總負責人: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獲得高分,2019年12月14日,澎湃新聞

原標題:尷尬的英語四六級,取消是遲早的事?“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幾天前,英語四六級如期開考,今年已是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與此同時,四六級考試存廢的爭論一直不休,這成了不少大學生的心病。與此同時,已實施20年的全國英語等級考試逐漸走進尾聲,今年四川、河南、江西相繼發布停考全國英語等級考試的公告。在此之前,河北、湖北、吉林等地區皆已停考。同在今年,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分別完成了與雅思、托福的分數對接,新的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也即將面世。那么,未來英語四六級會被替代甚至取消嗎?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  舊格局為了逢四六級必過,不少大學生在虛擬空間把自己的網名改成了“過兒”。12月14日,2019年下半年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開考。在現行考試制度下,四六級筆試每年開考兩次,時間為每年的6月和12月;四六級口試每年開考兩次,為每年5月和11月。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系教育部主辦、教育部考試中心主持和實施的一項大規模標準化考試,自1987年實施以來(四級1987年,六級1989年),已走過三十年歷程。不過,四六級改革甚至存廢一直爭論不休。質疑的聲音認為,絕大多數學校把四六級考試與畢業、學位掛鉤,同時作為衡量教學質量的一個標準,從而造成了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其實,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也一直在改革。近十年來,諸如采取多題多卷、取消完型填空、增加漢譯英分值、快速閱讀理解改為長篇閱讀理解等多種改革方案,均在四六級考試中實施。就在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之際,復旦大學教授蔡基剛指出: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不久前,教育部印發重磅文件,取消初中學業水平考試大綱。再加上今年高中階段的考試大綱取消,我國中高考都將不再有考試大綱。取消考試大綱,能夠促使學校從“考什么教什么”向“教什么考什么”轉變,全面落實素質教育的要求。蔡基剛教授以當前取消考試大綱為由,來質疑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存在的價值。很顯然,大學教學更不能搞應試教學。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也跟中國新聞周刊指出,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周光禮認為,“隨著英語在基礎教育階段的通識化,大學英語完成了歷史使命。以前大學英語的教學目標是讓學生過四級,現在初中生都能過四級,大學公共英語失去了存在的合法性。”  新形勢就在四六級考試存廢爭議之際,一項新型的英語考試正在研發中。12月11日,教育部考試中心與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聯合發布了托福考試成績與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CSE)的對接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120分的托福,成績達到37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101分時對應CSE八級。同樣在今年,中國教育部考試中心與英國文化教育協會聯合發布了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與英國雅思、普思考試的對接研究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9分的雅思,成績達到4.5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8分時對應CSE八級。作為第一個面向中國學習者的英語能力標準,CSE已于2018年由教育部、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正式發布。在CSE的基礎上,教育部考試中心正在研發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以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取代大學英語四六級,這可能會是大學四六級改革的一個方向,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撰文指出。教育部考試中心副主任于涵在答記者問時表示,英語等級考試已經完成了高等教育階段的考試大綱的設計和論證,為了保證考試的科學性,目前已經開展了在一些高校的試測工作。不過,對于是否也將開展四六級考試對接,教育部考試中心外語測評處處長吳莎表示,目前還沒開展與四六級成績的對接。指揮棒用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替代四六級,就能解決大學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問題嗎?熊丙奇認為,這并不能解決考試是教育的指揮棒問題,除非對其進行社會化考試改革。托福與雅思是典型的社會化考試。托福的數據統計顯示,目前中國是全球托福考生人數最多的國家。由于參加考試的人數增多,今年5月托福決定在中國大陸增加下午場考試。不過,托福在中國也逃脫不了應試的窠臼。不少說法認為,托福的題庫是固定的,考前背真題更容易拿高分,“機經”幾乎成為考生的必備寶典。12月11日,2019托福年會在北京舉行。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托福項目總負責人Mohammad Kousha談起在考生中頗為流行的“機經”時宣稱: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來獲得高分。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學習托福如果賦予其選拔功能,也會變成應試教育。”一種教育是應試教育還是素質教育,就看它目的是什么。競爭性、選拔性的考試一定會演變成應試教育,不管它是考查知識,還是考查能力。周光禮認為,“英語社會化考試改革要想取得成功,關鍵是考試內容與教學內容要切割,不能有直接聯系,否則就會是應試教育的翻版。”蔡基剛也指出,課程內容歸根結底是受考試制約的,考試是指揮棒,有什么樣的考試,就會有什么樣的課程。大學英語考試如何改革,蔡基剛提出了三點:第一,考試從教育部門脫鉤;第二,考試轉變為類似托福雅思類的社會化考試;第三,考試不能改頭換面以國家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新面孔出現。現實會讓人們明白,大學生的外語水平通過一個全國統一的教學考試實際上難以提高。參考資料:“四六級”存廢之爭不斷,中國人該如何測試英語能力?2019年12月14日,中國新聞網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2019年12月11日,中國科學報問教丨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要改革,但并非用另一個考試來替代,2019年12月14日,騰訊教育對話|托福總負責人: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獲得高分,2019年12月14日,澎湃新聞原標題:尷尬的英語四六級,取消是遲早的事?“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幾天前,英語四六級如期開考,今年已是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與此同時,四六級考試存廢的爭論一直不休,這成了不少大學生的心病。與此同時,已實施20年的全國英語等級考試逐漸走進尾聲,今年四川、河南、江西相繼發布停考全國英語等級考試的公告。在此之前,河北、湖北、吉林等地區皆已停考。同在今年,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分別完成了與雅思、托福的分數對接,新的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也即將面世。那么,未來英語四六級會被替代甚至取消嗎?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  舊格局為了逢四六級必過,不少大學生在虛擬空間把自己的網名改成了“過兒”。12月14日,2019年下半年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開考。在現行考試制度下,四六級筆試每年開考兩次,時間為每年的6月和12月;四六級口試每年開考兩次,為每年5月和11月。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系教育部主辦、教育部考試中心主持和實施的一項大規模標準化考試,自1987年實施以來(四級1987年,六級1989年),已走過三十年歷程。不過,四六級改革甚至存廢一直爭論不休。質疑的聲音認為,絕大多數學校把四六級考試與畢業、學位掛鉤,同時作為衡量教學質量的一個標準,從而造成了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其實,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也一直在改革。近十年來,諸如采取多題多卷、取消完型填空、增加漢譯英分值、快速閱讀理解改為長篇閱讀理解等多種改革方案,均在四六級考試中實施。就在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之際,復旦大學教授蔡基剛指出: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不久前,教育部印發重磅文件,取消初中學業水平考試大綱。再加上今年高中階段的考試大綱取消,我國中高考都將不再有考試大綱。取消考試大綱,能夠促使學校從“考什么教什么”向“教什么考什么”轉變,全面落實素質教育的要求。蔡基剛教授以當前取消考試大綱為由,來質疑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存在的價值。很顯然,大學教學更不能搞應試教學。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也跟中國新聞周刊指出,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周光禮認為,“隨著英語在基礎教育階段的通識化,大學英語完成了歷史使命。以前大學英語的教學目標是讓學生過四級,現在初中生都能過四級,大學公共英語失去了存在的合法性。”  新形勢就在四六級考試存廢爭議之際,一項新型的英語考試正在研發中。12月11日,教育部考試中心與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聯合發布了托福考試成績與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CSE)的對接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120分的托福,成績達到37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101分時對應CSE八級。同樣在今年,中國教育部考試中心與英國文化教育協會聯合發布了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與英國雅思、普思考試的對接研究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9分的雅思,成績達到4.5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8分時對應CSE八級。作為第一個面向中國學習者的英語能力標準,CSE已于2018年由教育部、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正式發布。在CSE的基礎上,教育部考試中心正在研發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以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取代大學英語四六級,這可能會是大學四六級改革的一個方向,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撰文指出。教育部考試中心副主任于涵在答記者問時表示,英語等級考試已經完成了高等教育階段的考試大綱的設計和論證,為了保證考試的科學性,目前已經開展了在一些高校的試測工作。不過,對于是否也將開展四六級考試對接,教育部考試中心外語測評處處長吳莎表示,目前還沒開展與四六級成績的對接。指揮棒用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替代四六級,就能解決大學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問題嗎?熊丙奇認為,這并不能解決考試是教育的指揮棒問題,除非對其進行社會化考試改革。托福與雅思是典型的社會化考試。托福的數據統計顯示,目前中國是全球托福考生人數最多的國家。由于參加考試的人數增多,今年5月托福決定在中國大陸增加下午場考試。不過,托福在中國也逃脫不了應試的窠臼。不少說法認為,托福的題庫是固定的,考前背真題更容易拿高分,“機經”幾乎成為考生的必備寶典。12月11日,2019托福年會在北京舉行。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托福項目總負責人Mohammad Kousha談起在考生中頗為流行的“機經”時宣稱: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來獲得高分。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學習托福如果賦予其選拔功能,也會變成應試教育。”一種教育是應試教育還是素質教育,就看它目的是什么。競爭性、選拔性的考試一定會演變成應試教育,不管它是考查知識,還是考查能力。周光禮認為,“英語社會化考試改革要想取得成功,關鍵是考試內容與教學內容要切割,不能有直接聯系,否則就會是應試教育的翻版。”蔡基剛也指出,課程內容歸根結底是受考試制約的,考試是指揮棒,有什么樣的考試,就會有什么樣的課程。大學英語考試如何改革,蔡基剛提出了三點:第一,考試從教育部門脫鉤;第二,考試轉變為類似托福雅思類的社會化考試;第三,考試不能改頭換面以國家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新面孔出現。現實會讓人們明白,大學生的外語水平通過一個全國統一的教學考試實際上難以提高。參考資料:“四六級”存廢之爭不斷,中國人該如何測試英語能力?2019年12月14日,中國新聞網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2019年12月11日,中國科學報問教丨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要改革,但并非用另一個考試來替代,2019年12月14日,騰訊教育對話|托福總負責人: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獲得高分,2019年12月14日,澎湃新聞原標題:尷尬的英語四六級,取消是遲早的事?“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幾天前,英語四六級如期開考,今年已是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與此同時,四六級考試存廢的爭論一直不休,這成了不少大學生的心病。與此同時,已實施20年的全國英語等級考試逐漸走進尾聲,今年四川、河南、江西相繼發布停考全國英語等級考試的公告。在此之前,河北、湖北、吉林等地區皆已停考。同在今年,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分別完成了與雅思、托福的分數對接,新的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也即將面世。那么,未來英語四六級會被替代甚至取消嗎?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  舊格局為了逢四六級必過,不少大學生在虛擬空間把自己的網名改成了“過兒”。12月14日,2019年下半年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開考。在現行考試制度下,四六級筆試每年開考兩次,時間為每年的6月和12月;四六級口試每年開考兩次,為每年5月和11月。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系教育部主辦、教育部考試中心主持和實施的一項大規模標準化考試,自1987年實施以來(四級1987年,六級1989年),已走過三十年歷程。不過,四六級改革甚至存廢一直爭論不休。質疑的聲音認為,絕大多數學校把四六級考試與畢業、學位掛鉤,同時作為衡量教學質量的一個標準,從而造成了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其實,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也一直在改革。近十年來,諸如采取多題多卷、取消完型填空、增加漢譯英分值、快速閱讀理解改為長篇閱讀理解等多種改革方案,均在四六級考試中實施。就在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之際,復旦大學教授蔡基剛指出: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不久前,教育部印發重磅文件,取消初中學業水平考試大綱。再加上今年高中階段的考試大綱取消,我國中高考都將不再有考試大綱。取消考試大綱,能夠促使學校從“考什么教什么”向“教什么考什么”轉變,全面落實素質教育的要求。蔡基剛教授以當前取消考試大綱為由,來質疑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存在的價值。很顯然,大學教學更不能搞應試教學。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也跟中國新聞周刊指出,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周光禮認為,“隨著英語在基礎教育階段的通識化,大學英語完成了歷史使命。以前大學英語的教學目標是讓學生過四級,現在初中生都能過四級,大學公共英語失去了存在的合法性。”  新形勢就在四六級考試存廢爭議之際,一項新型的英語考試正在研發中。12月11日,教育部考試中心與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聯合發布了托福考試成績與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CSE)的對接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120分的托福,成績達到37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101分時對應CSE八級。同樣在今年,中國教育部考試中心與英國文化教育協會聯合發布了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與英國雅思、普思考試的對接研究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9分的雅思,成績達到4.5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8分時對應CSE八級。作為第一個面向中國學習者的英語能力標準,CSE已于2018年由教育部、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正式發布。在CSE的基礎上,教育部考試中心正在研發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以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取代大學英語四六級,這可能會是大學四六級改革的一個方向,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撰文指出。教育部考試中心副主任于涵在答記者問時表示,英語等級考試已經完成了高等教育階段的考試大綱的設計和論證,為了保證考試的科學性,目前已經開展了在一些高校的試測工作。不過,對于是否也將開展四六級考試對接,教育部考試中心外語測評處處長吳莎表示,目前還沒開展與四六級成績的對接。指揮棒用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替代四六級,就能解決大學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問題嗎?熊丙奇認為,這并不能解決考試是教育的指揮棒問題,除非對其進行社會化考試改革。托福與雅思是典型的社會化考試。托福的數據統計顯示,目前中國是全球托福考生人數最多的國家。由于參加考試的人數增多,今年5月托福決定在中國大陸增加下午場考試。不過,托福在中國也逃脫不了應試的窠臼。不少說法認為,托福的題庫是固定的,考前背真題更容易拿高分,“機經”幾乎成為考生的必備寶典。12月11日,2019托福年會在北京舉行。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托福項目總負責人Mohammad Kousha談起在考生中頗為流行的“機經”時宣稱: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來獲得高分。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學習托福如果賦予其選拔功能,也會變成應試教育。”一種教育是應試教育還是素質教育,就看它目的是什么。競爭性、選拔性的考試一定會演變成應試教育,不管它是考查知識,還是考查能力。周光禮認為,“英語社會化考試改革要想取得成功,關鍵是考試內容與教學內容要切割,不能有直接聯系,否則就會是應試教育的翻版。”蔡基剛也指出,課程內容歸根結底是受考試制約的,考試是指揮棒,有什么樣的考試,就會有什么樣的課程。大學英語考試如何改革,蔡基剛提出了三點:第一,考試從教育部門脫鉤;第二,考試轉變為類似托福雅思類的社會化考試;第三,考試不能改頭換面以國家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新面孔出現。現實會讓人們明白,大學生的外語水平通過一個全國統一的教學考試實際上難以提高。參考資料:“四六級”存廢之爭不斷,中國人該如何測試英語能力?2019年12月14日,中國新聞網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2019年12月11日,中國科學報問教丨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要改革,但并非用另一個考試來替代,2019年12月14日,騰訊教育對話|托福總負責人: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獲得高分,2019年12月14日,澎湃新聞原標題:尷尬的英語四六級,取消是遲早的事?“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幾天前,英語四六級如期開考,今年已是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與此同時,四六級考試存廢的爭論一直不休,這成了不少大學生的心病。與此同時,已實施20年的全國英語等級考試逐漸走進尾聲,今年四川、河南、江西相繼發布停考全國英語等級考試的公告。在此之前,河北、湖北、吉林等地區皆已停考。同在今年,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分別完成了與雅思、托福的分數對接,新的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也即將面世。那么,未來英語四六級會被替代甚至取消嗎?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  舊格局為了逢四六級必過,不少大學生在虛擬空間把自己的網名改成了“過兒”。12月14日,2019年下半年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開考。在現行考試制度下,四六級筆試每年開考兩次,時間為每年的6月和12月;四六級口試每年開考兩次,為每年5月和11月。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系教育部主辦、教育部考試中心主持和實施的一項大規模標準化考試,自1987年實施以來(四級1987年,六級1989年),已走過三十年歷程。不過,四六級改革甚至存廢一直爭論不休。質疑的聲音認為,絕大多數學校把四六級考試與畢業、學位掛鉤,同時作為衡量教學質量的一個標準,從而造成了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其實,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也一直在改革。近十年來,諸如采取多題多卷、取消完型填空、增加漢譯英分值、快速閱讀理解改為長篇閱讀理解等多種改革方案,均在四六級考試中實施。就在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之際,復旦大學教授蔡基剛指出: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不久前,教育部印發重磅文件,取消初中學業水平考試大綱。再加上今年高中階段的考試大綱取消,我國中高考都將不再有考試大綱。取消考試大綱,能夠促使學校從“考什么教什么”向“教什么考什么”轉變,全面落實素質教育的要求。蔡基剛教授以當前取消考試大綱為由,來質疑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存在的價值。很顯然,大學教學更不能搞應試教學。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也跟中國新聞周刊指出,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周光禮認為,“隨著英語在基礎教育階段的通識化,大學英語完成了歷史使命。以前大學英語的教學目標是讓學生過四級,現在初中生都能過四級,大學公共英語失去了存在的合法性。”  新形勢就在四六級考試存廢爭議之際,一項新型的英語考試正在研發中。12月11日,教育部考試中心與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聯合發布了托福考試成績與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CSE)的對接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120分的托福,成績達到37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101分時對應CSE八級。同樣在今年,中國教育部考試中心與英國文化教育協會聯合發布了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與英國雅思、普思考試的對接研究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9分的雅思,成績達到4.5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8分時對應CSE八級。作為第一個面向中國學習者的英語能力標準,CSE已于2018年由教育部、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正式發布。在CSE的基礎上,教育部考試中心正在研發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以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取代大學英語四六級,這可能會是大學四六級改革的一個方向,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撰文指出。教育部考試中心副主任于涵在答記者問時表示,英語等級考試已經完成了高等教育階段的考試大綱的設計和論證,為了保證考試的科學性,目前已經開展了在一些高校的試測工作。不過,對于是否也將開展四六級考試對接,教育部考試中心外語測評處處長吳莎表示,目前還沒開展與四六級成績的對接。指揮棒用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替代四六級,就能解決大學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問題嗎?熊丙奇認為,這并不能解決考試是教育的指揮棒問題,除非對其進行社會化考試改革。托福與雅思是典型的社會化考試。托福的數據統計顯示,目前中國是全球托福考生人數最多的國家。由于參加考試的人數增多,今年5月托福決定在中國大陸增加下午場考試。不過,托福在中國也逃脫不了應試的窠臼。不少說法認為,托福的題庫是固定的,考前背真題更容易拿高分,“機經”幾乎成為考生的必備寶典。12月11日,2019托福年會在北京舉行。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托福項目總負責人Mohammad Kousha談起在考生中頗為流行的“機經”時宣稱: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來獲得高分。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學習托福如果賦予其選拔功能,也會變成應試教育。”一種教育是應試教育還是素質教育,就看它目的是什么。競爭性、選拔性的考試一定會演變成應試教育,不管它是考查知識,還是考查能力。周光禮認為,“英語社會化考試改革要想取得成功,關鍵是考試內容與教學內容要切割,不能有直接聯系,否則就會是應試教育的翻版。”蔡基剛也指出,課程內容歸根結底是受考試制約的,考試是指揮棒,有什么樣的考試,就會有什么樣的課程。大學英語考試如何改革,蔡基剛提出了三點:第一,考試從教育部門脫鉤;第二,考試轉變為類似托福雅思類的社會化考試;第三,考試不能改頭換面以國家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新面孔出現。現實會讓人們明白,大學生的外語水平通過一個全國統一的教學考試實際上難以提高。參考資料:“四六級”存廢之爭不斷,中國人該如何測試英語能力?2019年12月14日,中國新聞網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2019年12月11日,中國科學報問教丨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要改革,但并非用另一個考試來替代,2019年12月14日,騰訊教育對話|托福總負責人: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獲得高分,2019年12月14日,澎湃新聞

原標題:尷尬的英語四六級,取消是遲早的事?“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幾天前,英語四六級如期開考,今年已是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與此同時,四六級考試存廢的爭論一直不休,這成了不少大學生的心病。與此同時,已實施20年的全國英語等級考試逐漸走進尾聲,今年四川、河南、江西相繼發布停考全國英語等級考試的公告。在此之前,河北、湖北、吉林等地區皆已停考。同在今年,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分別完成了與雅思、托福的分數對接,新的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也即將面世。那么,未來英語四六級會被替代甚至取消嗎?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  舊格局為了逢四六級必過,不少大學生在虛擬空間把自己的網名改成了“過兒”。12月14日,2019年下半年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開考。在現行考試制度下,四六級筆試每年開考兩次,時間為每年的6月和12月;四六級口試每年開考兩次,為每年5月和11月。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系教育部主辦、教育部考試中心主持和實施的一項大規模標準化考試,自1987年實施以來(四級1987年,六級1989年),已走過三十年歷程。不過,四六級改革甚至存廢一直爭論不休。質疑的聲音認為,絕大多數學校把四六級考試與畢業、學位掛鉤,同時作為衡量教學質量的一個標準,從而造成了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其實,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也一直在改革。近十年來,諸如采取多題多卷、取消完型填空、增加漢譯英分值、快速閱讀理解改為長篇閱讀理解等多種改革方案,均在四六級考試中實施。就在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之際,復旦大學教授蔡基剛指出: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不久前,教育部印發重磅文件,取消初中學業水平考試大綱。再加上今年高中階段的考試大綱取消,我國中高考都將不再有考試大綱。取消考試大綱,能夠促使學校從“考什么教什么”向“教什么考什么”轉變,全面落實素質教育的要求。蔡基剛教授以當前取消考試大綱為由,來質疑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存在的價值。很顯然,大學教學更不能搞應試教學。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也跟中國新聞周刊指出,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周光禮認為,“隨著英語在基礎教育階段的通識化,大學英語完成了歷史使命。以前大學英語的教學目標是讓學生過四級,現在初中生都能過四級,大學公共英語失去了存在的合法性。”  新形勢就在四六級考試存廢爭議之際,一項新型的英語考試正在研發中。12月11日,教育部考試中心與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聯合發布了托福考試成績與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CSE)的對接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120分的托福,成績達到37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101分時對應CSE八級。同樣在今年,中國教育部考試中心與英國文化教育協會聯合發布了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與英國雅思、普思考試的對接研究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9分的雅思,成績達到4.5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8分時對應CSE八級。作為第一個面向中國學習者的英語能力標準,CSE已于2018年由教育部、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正式發布。在CSE的基礎上,教育部考試中心正在研發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以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取代大學英語四六級,這可能會是大學四六級改革的一個方向,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撰文指出。教育部考試中心副主任于涵在答記者問時表示,英語等級考試已經完成了高等教育階段的考試大綱的設計和論證,為了保證考試的科學性,目前已經開展了在一些高校的試測工作。不過,對于是否也將開展四六級考試對接,教育部考試中心外語測評處處長吳莎表示,目前還沒開展與四六級成績的對接。指揮棒用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替代四六級,就能解決大學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問題嗎?熊丙奇認為,這并不能解決考試是教育的指揮棒問題,除非對其進行社會化考試改革。托福與雅思是典型的社會化考試。托福的數據統計顯示,目前中國是全球托福考生人數最多的國家。由于參加考試的人數增多,今年5月托福決定在中國大陸增加下午場考試。不過,托福在中國也逃脫不了應試的窠臼。不少說法認為,托福的題庫是固定的,考前背真題更容易拿高分,“機經”幾乎成為考生的必備寶典。12月11日,2019托福年會在北京舉行。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托福項目總負責人Mohammad Kousha談起在考生中頗為流行的“機經”時宣稱: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來獲得高分。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學習托福如果賦予其選拔功能,也會變成應試教育。”一種教育是應試教育還是素質教育,就看它目的是什么。競爭性、選拔性的考試一定會演變成應試教育,不管它是考查知識,還是考查能力。周光禮認為,“英語社會化考試改革要想取得成功,關鍵是考試內容與教學內容要切割,不能有直接聯系,否則就會是應試教育的翻版。”蔡基剛也指出,課程內容歸根結底是受考試制約的,考試是指揮棒,有什么樣的考試,就會有什么樣的課程。大學英語考試如何改革,蔡基剛提出了三點:第一,考試從教育部門脫鉤;第二,考試轉變為類似托福雅思類的社會化考試;第三,考試不能改頭換面以國家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新面孔出現。現實會讓人們明白,大學生的外語水平通過一個全國統一的教學考試實際上難以提高。參考資料:“四六級”存廢之爭不斷,中國人該如何測試英語能力?2019年12月14日,中國新聞網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2019年12月11日,中國科學報問教丨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要改革,但并非用另一個考試來替代,2019年12月14日,騰訊教育對話|托福總負責人: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獲得高分,2019年12月14日,澎湃新聞原標題:尷尬的英語四六級,取消是遲早的事?“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幾天前,英語四六級如期開考,今年已是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與此同時,四六級考試存廢的爭論一直不休,這成了不少大學生的心病。與此同時,已實施20年的全國英語等級考試逐漸走進尾聲,今年四川、河南、江西相繼發布停考全國英語等級考試的公告。在此之前,河北、湖北、吉林等地區皆已停考。同在今年,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分別完成了與雅思、托福的分數對接,新的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也即將面世。那么,未來英語四六級會被替代甚至取消嗎?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  舊格局為了逢四六級必過,不少大學生在虛擬空間把自己的網名改成了“過兒”。12月14日,2019年下半年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開考。在現行考試制度下,四六級筆試每年開考兩次,時間為每年的6月和12月;四六級口試每年開考兩次,為每年5月和11月。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系教育部主辦、教育部考試中心主持和實施的一項大規模標準化考試,自1987年實施以來(四級1987年,六級1989年),已走過三十年歷程。不過,四六級改革甚至存廢一直爭論不休。質疑的聲音認為,絕大多數學校把四六級考試與畢業、學位掛鉤,同時作為衡量教學質量的一個標準,從而造成了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其實,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也一直在改革。近十年來,諸如采取多題多卷、取消完型填空、增加漢譯英分值、快速閱讀理解改為長篇閱讀理解等多種改革方案,均在四六級考試中實施。就在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之際,復旦大學教授蔡基剛指出: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不久前,教育部印發重磅文件,取消初中學業水平考試大綱。再加上今年高中階段的考試大綱取消,我國中高考都將不再有考試大綱。取消考試大綱,能夠促使學校從“考什么教什么”向“教什么考什么”轉變,全面落實素質教育的要求。蔡基剛教授以當前取消考試大綱為由,來質疑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存在的價值。很顯然,大學教學更不能搞應試教學。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也跟中國新聞周刊指出,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周光禮認為,“隨著英語在基礎教育階段的通識化,大學英語完成了歷史使命。以前大學英語的教學目標是讓學生過四級,現在初中生都能過四級,大學公共英語失去了存在的合法性。”  新形勢就在四六級考試存廢爭議之際,一項新型的英語考試正在研發中。12月11日,教育部考試中心與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聯合發布了托福考試成績與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CSE)的對接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120分的托福,成績達到37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101分時對應CSE八級。同樣在今年,中國教育部考試中心與英國文化教育協會聯合發布了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與英國雅思、普思考試的對接研究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9分的雅思,成績達到4.5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8分時對應CSE八級。作為第一個面向中國學習者的英語能力標準,CSE已于2018年由教育部、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正式發布。在CSE的基礎上,教育部考試中心正在研發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以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取代大學英語四六級,這可能會是大學四六級改革的一個方向,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撰文指出。教育部考試中心副主任于涵在答記者問時表示,英語等級考試已經完成了高等教育階段的考試大綱的設計和論證,為了保證考試的科學性,目前已經開展了在一些高校的試測工作。不過,對于是否也將開展四六級考試對接,教育部考試中心外語測評處處長吳莎表示,目前還沒開展與四六級成績的對接。指揮棒用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替代四六級,就能解決大學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問題嗎?熊丙奇認為,這并不能解決考試是教育的指揮棒問題,除非對其進行社會化考試改革。托福與雅思是典型的社會化考試。托福的數據統計顯示,目前中國是全球托福考生人數最多的國家。由于參加考試的人數增多,今年5月托福決定在中國大陸增加下午場考試。不過,托福在中國也逃脫不了應試的窠臼。不少說法認為,托福的題庫是固定的,考前背真題更容易拿高分,“機經”幾乎成為考生的必備寶典。12月11日,2019托福年會在北京舉行。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托福項目總負責人Mohammad Kousha談起在考生中頗為流行的“機經”時宣稱: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來獲得高分。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學習托福如果賦予其選拔功能,也會變成應試教育。”一種教育是應試教育還是素質教育,就看它目的是什么。競爭性、選拔性的考試一定會演變成應試教育,不管它是考查知識,還是考查能力。周光禮認為,“英語社會化考試改革要想取得成功,關鍵是考試內容與教學內容要切割,不能有直接聯系,否則就會是應試教育的翻版。”蔡基剛也指出,課程內容歸根結底是受考試制約的,考試是指揮棒,有什么樣的考試,就會有什么樣的課程。大學英語考試如何改革,蔡基剛提出了三點:第一,考試從教育部門脫鉤;第二,考試轉變為類似托福雅思類的社會化考試;第三,考試不能改頭換面以國家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新面孔出現。現實會讓人們明白,大學生的外語水平通過一個全國統一的教學考試實際上難以提高。參考資料:“四六級”存廢之爭不斷,中國人該如何測試英語能力?2019年12月14日,中國新聞網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2019年12月11日,中國科學報問教丨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要改革,但并非用另一個考試來替代,2019年12月14日,騰訊教育對話|托福總負責人: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獲得高分,2019年12月14日,澎湃新聞bbin玩那個網站最正規原標題:尷尬的英語四六級,取消是遲早的事?“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幾天前,英語四六級如期開考,今年已是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與此同時,四六級考試存廢的爭論一直不休,這成了不少大學生的心病。與此同時,已實施20年的全國英語等級考試逐漸走進尾聲,今年四川、河南、江西相繼發布停考全國英語等級考試的公告。在此之前,河北、湖北、吉林等地區皆已停考。同在今年,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分別完成了與雅思、托福的分數對接,新的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也即將面世。那么,未來英語四六級會被替代甚至取消嗎?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  舊格局為了逢四六級必過,不少大學生在虛擬空間把自己的網名改成了“過兒”。12月14日,2019年下半年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開考。在現行考試制度下,四六級筆試每年開考兩次,時間為每年的6月和12月;四六級口試每年開考兩次,為每年5月和11月。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系教育部主辦、教育部考試中心主持和實施的一項大規模標準化考試,自1987年實施以來(四級1987年,六級1989年),已走過三十年歷程。不過,四六級改革甚至存廢一直爭論不休。質疑的聲音認為,絕大多數學校把四六級考試與畢業、學位掛鉤,同時作為衡量教學質量的一個標準,從而造成了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其實,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也一直在改革。近十年來,諸如采取多題多卷、取消完型填空、增加漢譯英分值、快速閱讀理解改為長篇閱讀理解等多種改革方案,均在四六級考試中實施。就在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之際,復旦大學教授蔡基剛指出: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不久前,教育部印發重磅文件,取消初中學業水平考試大綱。再加上今年高中階段的考試大綱取消,我國中高考都將不再有考試大綱。取消考試大綱,能夠促使學校從“考什么教什么”向“教什么考什么”轉變,全面落實素質教育的要求。蔡基剛教授以當前取消考試大綱為由,來質疑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存在的價值。很顯然,大學教學更不能搞應試教學。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也跟中國新聞周刊指出,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周光禮認為,“隨著英語在基礎教育階段的通識化,大學英語完成了歷史使命。以前大學英語的教學目標是讓學生過四級,現在初中生都能過四級,大學公共英語失去了存在的合法性。”  新形勢就在四六級考試存廢爭議之際,一項新型的英語考試正在研發中。12月11日,教育部考試中心與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聯合發布了托福考試成績與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CSE)的對接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120分的托福,成績達到37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101分時對應CSE八級。同樣在今年,中國教育部考試中心與英國文化教育協會聯合發布了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與英國雅思、普思考試的對接研究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9分的雅思,成績達到4.5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8分時對應CSE八級。作為第一個面向中國學習者的英語能力標準,CSE已于2018年由教育部、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正式發布。在CSE的基礎上,教育部考試中心正在研發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以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取代大學英語四六級,這可能會是大學四六級改革的一個方向,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撰文指出。教育部考試中心副主任于涵在答記者問時表示,英語等級考試已經完成了高等教育階段的考試大綱的設計和論證,為了保證考試的科學性,目前已經開展了在一些高校的試測工作。不過,對于是否也將開展四六級考試對接,教育部考試中心外語測評處處長吳莎表示,目前還沒開展與四六級成績的對接。指揮棒用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替代四六級,就能解決大學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問題嗎?熊丙奇認為,這并不能解決考試是教育的指揮棒問題,除非對其進行社會化考試改革。托福與雅思是典型的社會化考試。托福的數據統計顯示,目前中國是全球托福考生人數最多的國家。由于參加考試的人數增多,今年5月托福決定在中國大陸增加下午場考試。不過,托福在中國也逃脫不了應試的窠臼。不少說法認為,托福的題庫是固定的,考前背真題更容易拿高分,“機經”幾乎成為考生的必備寶典。12月11日,2019托福年會在北京舉行。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托福項目總負責人Mohammad Kousha談起在考生中頗為流行的“機經”時宣稱: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來獲得高分。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學習托福如果賦予其選拔功能,也會變成應試教育。”一種教育是應試教育還是素質教育,就看它目的是什么。競爭性、選拔性的考試一定會演變成應試教育,不管它是考查知識,還是考查能力。周光禮認為,“英語社會化考試改革要想取得成功,關鍵是考試內容與教學內容要切割,不能有直接聯系,否則就會是應試教育的翻版。”蔡基剛也指出,課程內容歸根結底是受考試制約的,考試是指揮棒,有什么樣的考試,就會有什么樣的課程。大學英語考試如何改革,蔡基剛提出了三點:第一,考試從教育部門脫鉤;第二,考試轉變為類似托福雅思類的社會化考試;第三,考試不能改頭換面以國家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新面孔出現。現實會讓人們明白,大學生的外語水平通過一個全國統一的教學考試實際上難以提高。參考資料:“四六級”存廢之爭不斷,中國人該如何測試英語能力?2019年12月14日,中國新聞網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2019年12月11日,中國科學報問教丨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要改革,但并非用另一個考試來替代,2019年12月14日,騰訊教育對話|托福總負責人: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獲得高分,2019年12月14日,澎湃新聞

原標題:尷尬的英語四六級,取消是遲早的事?“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幾天前,英語四六級如期開考,今年已是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與此同時,四六級考試存廢的爭論一直不休,這成了不少大學生的心病。與此同時,已實施20年的全國英語等級考試逐漸走進尾聲,今年四川、河南、江西相繼發布停考全國英語等級考試的公告。在此之前,河北、湖北、吉林等地區皆已停考。同在今年,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分別完成了與雅思、托福的分數對接,新的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也即將面世。那么,未來英語四六級會被替代甚至取消嗎?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  舊格局為了逢四六級必過,不少大學生在虛擬空間把自己的網名改成了“過兒”。12月14日,2019年下半年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開考。在現行考試制度下,四六級筆試每年開考兩次,時間為每年的6月和12月;四六級口試每年開考兩次,為每年5月和11月。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系教育部主辦、教育部考試中心主持和實施的一項大規模標準化考試,自1987年實施以來(四級1987年,六級1989年),已走過三十年歷程。不過,四六級改革甚至存廢一直爭論不休。質疑的聲音認為,絕大多數學校把四六級考試與畢業、學位掛鉤,同時作為衡量教學質量的一個標準,從而造成了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其實,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也一直在改革。近十年來,諸如采取多題多卷、取消完型填空、增加漢譯英分值、快速閱讀理解改為長篇閱讀理解等多種改革方案,均在四六級考試中實施。就在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之際,復旦大學教授蔡基剛指出: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不久前,教育部印發重磅文件,取消初中學業水平考試大綱。再加上今年高中階段的考試大綱取消,我國中高考都將不再有考試大綱。取消考試大綱,能夠促使學校從“考什么教什么”向“教什么考什么”轉變,全面落實素質教育的要求。蔡基剛教授以當前取消考試大綱為由,來質疑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存在的價值。很顯然,大學教學更不能搞應試教學。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也跟中國新聞周刊指出,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周光禮認為,“隨著英語在基礎教育階段的通識化,大學英語完成了歷史使命。以前大學英語的教學目標是讓學生過四級,現在初中生都能過四級,大學公共英語失去了存在的合法性。”  新形勢就在四六級考試存廢爭議之際,一項新型的英語考試正在研發中。12月11日,教育部考試中心與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聯合發布了托福考試成績與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CSE)的對接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120分的托福,成績達到37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101分時對應CSE八級。同樣在今年,中國教育部考試中心與英國文化教育協會聯合發布了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與英國雅思、普思考試的對接研究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9分的雅思,成績達到4.5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8分時對應CSE八級。作為第一個面向中國學習者的英語能力標準,CSE已于2018年由教育部、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正式發布。在CSE的基礎上,教育部考試中心正在研發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以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取代大學英語四六級,這可能會是大學四六級改革的一個方向,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撰文指出。教育部考試中心副主任于涵在答記者問時表示,英語等級考試已經完成了高等教育階段的考試大綱的設計和論證,為了保證考試的科學性,目前已經開展了在一些高校的試測工作。不過,對于是否也將開展四六級考試對接,教育部考試中心外語測評處處長吳莎表示,目前還沒開展與四六級成績的對接。指揮棒用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替代四六級,就能解決大學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問題嗎?熊丙奇認為,這并不能解決考試是教育的指揮棒問題,除非對其進行社會化考試改革。托福與雅思是典型的社會化考試。托福的數據統計顯示,目前中國是全球托福考生人數最多的國家。由于參加考試的人數增多,今年5月托福決定在中國大陸增加下午場考試。不過,托福在中國也逃脫不了應試的窠臼。不少說法認為,托福的題庫是固定的,考前背真題更容易拿高分,“機經”幾乎成為考生的必備寶典。12月11日,2019托福年會在北京舉行。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托福項目總負責人Mohammad Kousha談起在考生中頗為流行的“機經”時宣稱: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來獲得高分。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學習托福如果賦予其選拔功能,也會變成應試教育。”一種教育是應試教育還是素質教育,就看它目的是什么。競爭性、選拔性的考試一定會演變成應試教育,不管它是考查知識,還是考查能力。周光禮認為,“英語社會化考試改革要想取得成功,關鍵是考試內容與教學內容要切割,不能有直接聯系,否則就會是應試教育的翻版。”蔡基剛也指出,課程內容歸根結底是受考試制約的,考試是指揮棒,有什么樣的考試,就會有什么樣的課程。大學英語考試如何改革,蔡基剛提出了三點:第一,考試從教育部門脫鉤;第二,考試轉變為類似托福雅思類的社會化考試;第三,考試不能改頭換面以國家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新面孔出現。現實會讓人們明白,大學生的外語水平通過一個全國統一的教學考試實際上難以提高。參考資料:“四六級”存廢之爭不斷,中國人該如何測試英語能力?2019年12月14日,中國新聞網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2019年12月11日,中國科學報問教丨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要改革,但并非用另一個考試來替代,2019年12月14日,騰訊教育對話|托福總負責人: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獲得高分,2019年12月14日,澎湃新聞原標題:尷尬的英語四六級,取消是遲早的事?“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幾天前,英語四六級如期開考,今年已是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與此同時,四六級考試存廢的爭論一直不休,這成了不少大學生的心病。與此同時,已實施20年的全國英語等級考試逐漸走進尾聲,今年四川、河南、江西相繼發布停考全國英語等級考試的公告。在此之前,河北、湖北、吉林等地區皆已停考。同在今年,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分別完成了與雅思、托福的分數對接,新的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也即將面世。那么,未來英語四六級會被替代甚至取消嗎?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  舊格局為了逢四六級必過,不少大學生在虛擬空間把自己的網名改成了“過兒”。12月14日,2019年下半年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開考。在現行考試制度下,四六級筆試每年開考兩次,時間為每年的6月和12月;四六級口試每年開考兩次,為每年5月和11月。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系教育部主辦、教育部考試中心主持和實施的一項大規模標準化考試,自1987年實施以來(四級1987年,六級1989年),已走過三十年歷程。不過,四六級改革甚至存廢一直爭論不休。質疑的聲音認為,絕大多數學校把四六級考試與畢業、學位掛鉤,同時作為衡量教學質量的一個標準,從而造成了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其實,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也一直在改革。近十年來,諸如采取多題多卷、取消完型填空、增加漢譯英分值、快速閱讀理解改為長篇閱讀理解等多種改革方案,均在四六級考試中實施。就在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之際,復旦大學教授蔡基剛指出: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不久前,教育部印發重磅文件,取消初中學業水平考試大綱。再加上今年高中階段的考試大綱取消,我國中高考都將不再有考試大綱。取消考試大綱,能夠促使學校從“考什么教什么”向“教什么考什么”轉變,全面落實素質教育的要求。蔡基剛教授以當前取消考試大綱為由,來質疑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存在的價值。很顯然,大學教學更不能搞應試教學。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也跟中國新聞周刊指出,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周光禮認為,“隨著英語在基礎教育階段的通識化,大學英語完成了歷史使命。以前大學英語的教學目標是讓學生過四級,現在初中生都能過四級,大學公共英語失去了存在的合法性。”  新形勢就在四六級考試存廢爭議之際,一項新型的英語考試正在研發中。12月11日,教育部考試中心與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聯合發布了托福考試成績與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CSE)的對接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120分的托福,成績達到37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101分時對應CSE八級。同樣在今年,中國教育部考試中心與英國文化教育協會聯合發布了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與英國雅思、普思考試的對接研究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9分的雅思,成績達到4.5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8分時對應CSE八級。作為第一個面向中國學習者的英語能力標準,CSE已于2018年由教育部、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正式發布。在CSE的基礎上,教育部考試中心正在研發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以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取代大學英語四六級,這可能會是大學四六級改革的一個方向,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撰文指出。教育部考試中心副主任于涵在答記者問時表示,英語等級考試已經完成了高等教育階段的考試大綱的設計和論證,為了保證考試的科學性,目前已經開展了在一些高校的試測工作。不過,對于是否也將開展四六級考試對接,教育部考試中心外語測評處處長吳莎表示,目前還沒開展與四六級成績的對接。指揮棒用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替代四六級,就能解決大學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問題嗎?熊丙奇認為,這并不能解決考試是教育的指揮棒問題,除非對其進行社會化考試改革。托福與雅思是典型的社會化考試。托福的數據統計顯示,目前中國是全球托福考生人數最多的國家。由于參加考試的人數增多,今年5月托福決定在中國大陸增加下午場考試。不過,托福在中國也逃脫不了應試的窠臼。不少說法認為,托福的題庫是固定的,考前背真題更容易拿高分,“機經”幾乎成為考生的必備寶典。12月11日,2019托福年會在北京舉行。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托福項目總負責人Mohammad Kousha談起在考生中頗為流行的“機經”時宣稱: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來獲得高分。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學習托福如果賦予其選拔功能,也會變成應試教育。”一種教育是應試教育還是素質教育,就看它目的是什么。競爭性、選拔性的考試一定會演變成應試教育,不管它是考查知識,還是考查能力。周光禮認為,“英語社會化考試改革要想取得成功,關鍵是考試內容與教學內容要切割,不能有直接聯系,否則就會是應試教育的翻版。”蔡基剛也指出,課程內容歸根結底是受考試制約的,考試是指揮棒,有什么樣的考試,就會有什么樣的課程。大學英語考試如何改革,蔡基剛提出了三點:第一,考試從教育部門脫鉤;第二,考試轉變為類似托福雅思類的社會化考試;第三,考試不能改頭換面以國家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新面孔出現。現實會讓人們明白,大學生的外語水平通過一個全國統一的教學考試實際上難以提高。參考資料:“四六級”存廢之爭不斷,中國人該如何測試英語能力?2019年12月14日,中國新聞網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2019年12月11日,中國科學報問教丨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要改革,但并非用另一個考試來替代,2019年12月14日,騰訊教育對話|托福總負責人: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獲得高分,2019年12月14日,澎湃新聞原標題:尷尬的英語四六級,取消是遲早的事?“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幾天前,英語四六級如期開考,今年已是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與此同時,四六級考試存廢的爭論一直不休,這成了不少大學生的心病。與此同時,已實施20年的全國英語等級考試逐漸走進尾聲,今年四川、河南、江西相繼發布停考全國英語等級考試的公告。在此之前,河北、湖北、吉林等地區皆已停考。同在今年,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分別完成了與雅思、托福的分數對接,新的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也即將面世。那么,未來英語四六級會被替代甚至取消嗎?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  舊格局為了逢四六級必過,不少大學生在虛擬空間把自己的網名改成了“過兒”。12月14日,2019年下半年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開考。在現行考試制度下,四六級筆試每年開考兩次,時間為每年的6月和12月;四六級口試每年開考兩次,為每年5月和11月。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系教育部主辦、教育部考試中心主持和實施的一項大規模標準化考試,自1987年實施以來(四級1987年,六級1989年),已走過三十年歷程。不過,四六級改革甚至存廢一直爭論不休。質疑的聲音認為,絕大多數學校把四六級考試與畢業、學位掛鉤,同時作為衡量教學質量的一個標準,從而造成了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其實,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也一直在改革。近十年來,諸如采取多題多卷、取消完型填空、增加漢譯英分值、快速閱讀理解改為長篇閱讀理解等多種改革方案,均在四六級考試中實施。就在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之際,復旦大學教授蔡基剛指出: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不久前,教育部印發重磅文件,取消初中學業水平考試大綱。再加上今年高中階段的考試大綱取消,我國中高考都將不再有考試大綱。取消考試大綱,能夠促使學校從“考什么教什么”向“教什么考什么”轉變,全面落實素質教育的要求。蔡基剛教授以當前取消考試大綱為由,來質疑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存在的價值。很顯然,大學教學更不能搞應試教學。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也跟中國新聞周刊指出,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周光禮認為,“隨著英語在基礎教育階段的通識化,大學英語完成了歷史使命。以前大學英語的教學目標是讓學生過四級,現在初中生都能過四級,大學公共英語失去了存在的合法性。”  新形勢就在四六級考試存廢爭議之際,一項新型的英語考試正在研發中。12月11日,教育部考試中心與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聯合發布了托福考試成績與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CSE)的對接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120分的托福,成績達到37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101分時對應CSE八級。同樣在今年,中國教育部考試中心與英國文化教育協會聯合發布了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與英國雅思、普思考試的對接研究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9分的雅思,成績達到4.5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8分時對應CSE八級。作為第一個面向中國學習者的英語能力標準,CSE已于2018年由教育部、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正式發布。在CSE的基礎上,教育部考試中心正在研發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以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取代大學英語四六級,這可能會是大學四六級改革的一個方向,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撰文指出。教育部考試中心副主任于涵在答記者問時表示,英語等級考試已經完成了高等教育階段的考試大綱的設計和論證,為了保證考試的科學性,目前已經開展了在一些高校的試測工作。不過,對于是否也將開展四六級考試對接,教育部考試中心外語測評處處長吳莎表示,目前還沒開展與四六級成績的對接。指揮棒用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替代四六級,就能解決大學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問題嗎?熊丙奇認為,這并不能解決考試是教育的指揮棒問題,除非對其進行社會化考試改革。托福與雅思是典型的社會化考試。托福的數據統計顯示,目前中國是全球托福考生人數最多的國家。由于參加考試的人數增多,今年5月托福決定在中國大陸增加下午場考試。不過,托福在中國也逃脫不了應試的窠臼。不少說法認為,托福的題庫是固定的,考前背真題更容易拿高分,“機經”幾乎成為考生的必備寶典。12月11日,2019托福年會在北京舉行。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托福項目總負責人Mohammad Kousha談起在考生中頗為流行的“機經”時宣稱: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來獲得高分。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學習托福如果賦予其選拔功能,也會變成應試教育。”一種教育是應試教育還是素質教育,就看它目的是什么。競爭性、選拔性的考試一定會演變成應試教育,不管它是考查知識,還是考查能力。周光禮認為,“英語社會化考試改革要想取得成功,關鍵是考試內容與教學內容要切割,不能有直接聯系,否則就會是應試教育的翻版。”蔡基剛也指出,課程內容歸根結底是受考試制約的,考試是指揮棒,有什么樣的考試,就會有什么樣的課程。大學英語考試如何改革,蔡基剛提出了三點:第一,考試從教育部門脫鉤;第二,考試轉變為類似托福雅思類的社會化考試;第三,考試不能改頭換面以國家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新面孔出現。現實會讓人們明白,大學生的外語水平通過一個全國統一的教學考試實際上難以提高。參考資料:“四六級”存廢之爭不斷,中國人該如何測試英語能力?2019年12月14日,中國新聞網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2019年12月11日,中國科學報問教丨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要改革,但并非用另一個考試來替代,2019年12月14日,騰訊教育對話|托福總負責人: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獲得高分,2019年12月14日,澎湃新聞

原標題:尷尬的英語四六級,取消是遲早的事?“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幾天前,英語四六級如期開考,今年已是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與此同時,四六級考試存廢的爭論一直不休,這成了不少大學生的心病。與此同時,已實施20年的全國英語等級考試逐漸走進尾聲,今年四川、河南、江西相繼發布停考全國英語等級考試的公告。在此之前,河北、湖北、吉林等地區皆已停考。同在今年,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分別完成了與雅思、托福的分數對接,新的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也即將面世。那么,未來英語四六級會被替代甚至取消嗎?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  舊格局為了逢四六級必過,不少大學生在虛擬空間把自己的網名改成了“過兒”。12月14日,2019年下半年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開考。在現行考試制度下,四六級筆試每年開考兩次,時間為每年的6月和12月;四六級口試每年開考兩次,為每年5月和11月。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系教育部主辦、教育部考試中心主持和實施的一項大規模標準化考試,自1987年實施以來(四級1987年,六級1989年),已走過三十年歷程。不過,四六級改革甚至存廢一直爭論不休。質疑的聲音認為,絕大多數學校把四六級考試與畢業、學位掛鉤,同時作為衡量教學質量的一個標準,從而造成了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其實,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也一直在改革。近十年來,諸如采取多題多卷、取消完型填空、增加漢譯英分值、快速閱讀理解改為長篇閱讀理解等多種改革方案,均在四六級考試中實施。就在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之際,復旦大學教授蔡基剛指出: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不久前,教育部印發重磅文件,取消初中學業水平考試大綱。再加上今年高中階段的考試大綱取消,我國中高考都將不再有考試大綱。取消考試大綱,能夠促使學校從“考什么教什么”向“教什么考什么”轉變,全面落實素質教育的要求。蔡基剛教授以當前取消考試大綱為由,來質疑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存在的價值。很顯然,大學教學更不能搞應試教學。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也跟中國新聞周刊指出,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周光禮認為,“隨著英語在基礎教育階段的通識化,大學英語完成了歷史使命。以前大學英語的教學目標是讓學生過四級,現在初中生都能過四級,大學公共英語失去了存在的合法性。”  新形勢就在四六級考試存廢爭議之際,一項新型的英語考試正在研發中。12月11日,教育部考試中心與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聯合發布了托福考試成績與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CSE)的對接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120分的托福,成績達到37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101分時對應CSE八級。同樣在今年,中國教育部考試中心與英國文化教育協會聯合發布了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與英國雅思、普思考試的對接研究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9分的雅思,成績達到4.5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8分時對應CSE八級。作為第一個面向中國學習者的英語能力標準,CSE已于2018年由教育部、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正式發布。在CSE的基礎上,教育部考試中心正在研發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以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取代大學英語四六級,這可能會是大學四六級改革的一個方向,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撰文指出。教育部考試中心副主任于涵在答記者問時表示,英語等級考試已經完成了高等教育階段的考試大綱的設計和論證,為了保證考試的科學性,目前已經開展了在一些高校的試測工作。不過,對于是否也將開展四六級考試對接,教育部考試中心外語測評處處長吳莎表示,目前還沒開展與四六級成績的對接。指揮棒用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替代四六級,就能解決大學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問題嗎?熊丙奇認為,這并不能解決考試是教育的指揮棒問題,除非對其進行社會化考試改革。托福與雅思是典型的社會化考試。托福的數據統計顯示,目前中國是全球托福考生人數最多的國家。由于參加考試的人數增多,今年5月托福決定在中國大陸增加下午場考試。不過,托福在中國也逃脫不了應試的窠臼。不少說法認為,托福的題庫是固定的,考前背真題更容易拿高分,“機經”幾乎成為考生的必備寶典。12月11日,2019托福年會在北京舉行。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托福項目總負責人Mohammad Kousha談起在考生中頗為流行的“機經”時宣稱: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來獲得高分。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學習托福如果賦予其選拔功能,也會變成應試教育。”一種教育是應試教育還是素質教育,就看它目的是什么。競爭性、選拔性的考試一定會演變成應試教育,不管它是考查知識,還是考查能力。周光禮認為,“英語社會化考試改革要想取得成功,關鍵是考試內容與教學內容要切割,不能有直接聯系,否則就會是應試教育的翻版。”蔡基剛也指出,課程內容歸根結底是受考試制約的,考試是指揮棒,有什么樣的考試,就會有什么樣的課程。大學英語考試如何改革,蔡基剛提出了三點:第一,考試從教育部門脫鉤;第二,考試轉變為類似托福雅思類的社會化考試;第三,考試不能改頭換面以國家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新面孔出現。現實會讓人們明白,大學生的外語水平通過一個全國統一的教學考試實際上難以提高。參考資料:“四六級”存廢之爭不斷,中國人該如何測試英語能力?2019年12月14日,中國新聞網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2019年12月11日,中國科學報問教丨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要改革,但并非用另一個考試來替代,2019年12月14日,騰訊教育對話|托福總負責人: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獲得高分,2019年12月14日,澎湃新聞bbin玩那個網站最正規原標題:尷尬的英語四六級,取消是遲早的事?“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幾天前,英語四六級如期開考,今年已是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與此同時,四六級考試存廢的爭論一直不休,這成了不少大學生的心病。與此同時,已實施20年的全國英語等級考試逐漸走進尾聲,今年四川、河南、江西相繼發布停考全國英語等級考試的公告。在此之前,河北、湖北、吉林等地區皆已停考。同在今年,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分別完成了與雅思、托福的分數對接,新的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也即將面世。那么,未來英語四六級會被替代甚至取消嗎?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  舊格局為了逢四六級必過,不少大學生在虛擬空間把自己的網名改成了“過兒”。12月14日,2019年下半年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開考。在現行考試制度下,四六級筆試每年開考兩次,時間為每年的6月和12月;四六級口試每年開考兩次,為每年5月和11月。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系教育部主辦、教育部考試中心主持和實施的一項大規模標準化考試,自1987年實施以來(四級1987年,六級1989年),已走過三十年歷程。不過,四六級改革甚至存廢一直爭論不休。質疑的聲音認為,絕大多數學校把四六級考試與畢業、學位掛鉤,同時作為衡量教學質量的一個標準,從而造成了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其實,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也一直在改革。近十年來,諸如采取多題多卷、取消完型填空、增加漢譯英分值、快速閱讀理解改為長篇閱讀理解等多種改革方案,均在四六級考試中實施。就在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之際,復旦大學教授蔡基剛指出: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不久前,教育部印發重磅文件,取消初中學業水平考試大綱。再加上今年高中階段的考試大綱取消,我國中高考都將不再有考試大綱。取消考試大綱,能夠促使學校從“考什么教什么”向“教什么考什么”轉變,全面落實素質教育的要求。蔡基剛教授以當前取消考試大綱為由,來質疑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存在的價值。很顯然,大學教學更不能搞應試教學。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也跟中國新聞周刊指出,取消大學公共英語是遲早的事。周光禮認為,“隨著英語在基礎教育階段的通識化,大學英語完成了歷史使命。以前大學英語的教學目標是讓學生過四級,現在初中生都能過四級,大學公共英語失去了存在的合法性。”  新形勢就在四六級考試存廢爭議之際,一項新型的英語考試正在研發中。12月11日,教育部考試中心與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聯合發布了托福考試成績與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CSE)的對接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120分的托福,成績達到37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101分時對應CSE八級。同樣在今年,中國教育部考試中心與英國文化教育協會聯合發布了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與英國雅思、普思考試的對接研究結果。按照對接標準,滿分9分的雅思,成績達到4.5分時對應CSE四級,達到8分時對應CSE八級。作為第一個面向中國學習者的英語能力標準,CSE已于2018年由教育部、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正式發布。在CSE的基礎上,教育部考試中心正在研發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以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取代大學英語四六級,這可能會是大學四六級改革的一個方向,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撰文指出。教育部考試中心副主任于涵在答記者問時表示,英語等級考試已經完成了高等教育階段的考試大綱的設計和論證,為了保證考試的科學性,目前已經開展了在一些高校的試測工作。不過,對于是否也將開展四六級考試對接,教育部考試中心外語測評處處長吳莎表示,目前還沒開展與四六級成績的對接。指揮棒用中國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替代四六級,就能解決大學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問題嗎?熊丙奇認為,這并不能解決考試是教育的指揮棒問題,除非對其進行社會化考試改革。托福與雅思是典型的社會化考試。托福的數據統計顯示,目前中國是全球托福考生人數最多的國家。由于參加考試的人數增多,今年5月托福決定在中國大陸增加下午場考試。不過,托福在中國也逃脫不了應試的窠臼。不少說法認為,托福的題庫是固定的,考前背真題更容易拿高分,“機經”幾乎成為考生的必備寶典。12月11日,2019托福年會在北京舉行。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托福項目總負責人Mohammad Kousha談起在考生中頗為流行的“機經”時宣稱: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來獲得高分。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學習托福如果賦予其選拔功能,也會變成應試教育。”一種教育是應試教育還是素質教育,就看它目的是什么。競爭性、選拔性的考試一定會演變成應試教育,不管它是考查知識,還是考查能力。周光禮認為,“英語社會化考試改革要想取得成功,關鍵是考試內容與教學內容要切割,不能有直接聯系,否則就會是應試教育的翻版。”蔡基剛也指出,課程內容歸根結底是受考試制約的,考試是指揮棒,有什么樣的考試,就會有什么樣的課程。大學英語考試如何改革,蔡基剛提出了三點:第一,考試從教育部門脫鉤;第二,考試轉變為類似托福雅思類的社會化考試;第三,考試不能改頭換面以國家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新面孔出現。現實會讓人們明白,大學生的外語水平通過一個全國統一的教學考試實際上難以提高。參考資料:“四六級”存廢之爭不斷,中國人該如何測試英語能力?2019年12月14日,中國新聞網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停擺進入倒計時,2019年12月11日,中國科學報問教丨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要改革,但并非用另一個考試來替代,2019年12月14日,騰訊教育對話|托福總負責人:考生無法通過背“機經”獲得高分,2019年12月14日,澎湃新聞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onwvxs.tw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www.onwvxs.tw內容來自網絡,如有侵犯請聯系客服。[email protected]
炸金花诀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