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onwvxs.tw > bbin信譽平臺排名前十

bbin信譽平臺排名前十

原標題:哈爾濱服刑犯獄內帶傷身亡,副監獄長:生前未被打陳浩的尸檢鑒定報告 本文圖均為 受訪者供圖12月15日上午11點,服刑人員陳浩(化名)在死亡一年之后,遺體被獄警抬上專車帶走火化。因盜竊罪入獄服刑的黑龍江綏化市蘭西縣30歲男子陳浩,去年8月從蘭西縣看守所轉到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期間,突然死亡。尸檢報告和獄警的說法是,陳浩因突發腦梗死亡。但家屬看到陳浩遺體時發現,他身上有多處傷痕。“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浩的姐姐陳晨(化名)質疑稱。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給出的“答復函”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陳浩)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陳晨向東風監獄人員提出調取監控視頻。她接到的相關材料顯示,監獄未保存相關監控視頻。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經查,陳浩生前未遭人毆打。但他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也未解釋是否有保存監控錄像。陳晨說,家人曾提出要二次尸檢,因擔心被毀滅證據,一致不同意將陳浩遺體火化。張曉峰則表示,根據國家相關規定,罪犯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即便家屬不同意,也要進行火化。有律師認為,家屬有權調取監控錄像,如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家屬可要求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等進行修復。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可提出申請,監獄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中顯示,排除陳浩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尸體多部位有傷,監獄稱未遭毆打體罰陳晨回憶,最后一次見到弟弟是2017年5月,她倆和父母在青島務工。當時弟弟說想念老家5歲的孩子,遂從青島回了老家。那年8月,警方告知家屬,陳浩因盜竊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有關陳浩盜竊案的刑事判決書顯示,陳浩因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于2017年8月30日被蘭西縣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后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判刑后,他被送往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家屬2018年10月30日接到東風監獄工作人員通知,稱陳浩10月29日晚突發腦梗,30日凌晨3時許因病死亡。監獄方委托哈爾濱工業大學醫院司法鑒定中心進行尸檢,鑒定報告顯示,死者腦干部位腦膜結核侵及血管,發生腦干及大腦多發腦梗死……呼吸循環障礙而死亡。報告載明,排除機械性損傷、窒息等原因致死。但家屬看到陳浩尸體時發現,他雙腿、胳膊有大片淤青,后腦有血腫塊。陳晨曾向監獄工作人員詢問“傷從何而來”,對方稱“也許是在搶救中磕的、碰的”。這一說法無法讓陳晨信服,她拍下了弟弟身上的傷痕。北京法醫司法鑒定咨詢中心主任、主檢法醫師王鵬分析稱,根據圖片初步判斷,陳浩身上的淤青并非尸斑,他推測是外傷。“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晨多次請求東風監獄、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作答。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在這一個月前的6月18日,東風監獄給出的《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卻顯示,“陳浩曾患有腦膜炎……身體狀態較差,日常有走路不穩跌撞和摔倒現象……經過詢問陳浩工友、舍友,排除其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陳晨說,弟弟確實在2015年7月曾患有腦膜炎,但當時已治愈。傷痕到底從何而來?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晚告訴澎湃新聞,陳浩身上的淤青確實是傷痕,經查“(陳浩)死前沒有被打”。調查結果早已反饋給家屬。“家屬一直糾結于傷痕,這并非致死原因。”張曉峰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犯人也有犯人的權利,我們不能天天把他扒光看看他身上是什么情況。”陳浩副監獄長稱無向家屬提供監控視頻義務去年11月至今,陳晨辭掉青島的工作,在長達一年多時間里,一直為了“真相”奔波。她一次次向監獄、當地檢察院提出想調取陳浩死前72小時完整的監控視頻。最終,監獄方面向她提供了陳浩死前三天、約5分鐘的監控錄像。“一段與其他工友上工的、一段是死前兩小時,他抱著被子去鋪床的,”陳晨回憶,在第二段視頻中,她看得出弟弟走路明顯緩慢了許多,“第三段是弟弟被幾名犯人抬出來,有穿白色衣服的醫務人員在一旁”。陳晨轉述道,獄警稱只能向家屬提供這些視頻片段,其他沒有保存,部分時刻執法人員未帶執法記錄儀。前述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出具的《答復函》對監獄內監控視頻作出了說明:對于家屬要查看死者生前72小時完整監控視頻的要求,因監獄未保存視頻資料,致使死者生前影像無法還原,“我院也向東風監獄提出此問題,但至今無法解決”。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對此解釋稱:“監獄方面可以向主管機關、監察機關等提供監控視頻,沒有義務向犯人家屬提供。”但他未解釋是否真的沒保存監控錄像。最高人民檢察院、民政部、司法部2015年頒發《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五十五條規定,罪犯在服刑期間死亡的,監獄應當立即通知罪犯家屬和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在陳浩死后,監獄方面是否第一時間通知了檢察院及法院?對此,張曉峰12月18日表示,無法接受電話采訪,需面談。監獄工作人員向家屬出具的“火化通知書”。未進行二次尸檢,尸體遭“強制火化”一年多時間里,陳晨奔波于東風監獄、檢察部門等,她曾書面提出要求對尸體進行二次尸檢。一份落款時間為2019年6月3日、印有陳晨指紋的“對黑龍江省東風監獄鑒定結論通知書的異議”顯示,她要求重新鑒定。但家屬提出二次尸檢的前提是,希望監獄方面提供監控視頻作為查明外傷的證據。從6月份至12月,因監獄方面無法提供監控視頻,二次尸檢始終沒有進行。今年11月16日,陳晨接到12309(檢察服務中心)短信:已(將相關材料)轉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處理。12月9日,陳晨和父母接到東風監獄給出的一份“火化通知書”,上面載明:“陳浩尸體已經檢驗,無保留必要,于12月15日進行火化”。陳晨及父母告知監獄工作人員,他們對陳浩的死存在異議,不同意火化。但未能阻止12月15日上午進行的火化程序。對于火化尸體一事,張曉峰解釋稱:“監獄下達的(火化通知單),不以當事人(及其家屬等)簽不簽字、接不接受為準。陳浩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道義上我們希望能與家屬達成一致,但是如果家屬不同意,我們會按照法律規定的程序進行。”同時,張曉峰也表示,陳浩的尸體已存放一年多,“產生的存放費給財政造成非常大的包袱,如果一直存放下去,民政部門也承擔不起。”陳浩的死亡證明律師:家屬有權要求申請調取監控視頻湖南金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邢鑫表示,目前我國尚沒有明確規定監獄監控錄像需保存多久,相關問題可參照《黑龍江省公共安全技術防范條例》二十九條規定的:安全技術防范系統獲取的視頻、音頻信息資料留存時限不得少于三十日。《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七條載明,罪犯死亡后,對初步認定罪犯為正常死亡的,監獄應開展的調查工作中,包括:封存,查看罪犯死亡前十五日內原始監控錄像等。邢鑫分析,監控視頻對于確認服刑人員死因,起到重要的判斷作用,家屬有權要求調取觀看。如果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監控錄像,家屬可以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及存儲服務器進行修復;如果監獄方有意回避監控視頻問題,或存在掩蓋真相之嫌。河南豫龍律師事務所律師付建認為,本案中,家屬查看監獄的監控視頻,必須有充足的理由,并向檢察院或監獄管理部門申請,經批準后才可查看。實踐中,查看監控視頻的申請,一般都會遭拒。《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十九條規定,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的,應當向監獄提出申請。監獄根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尸體延長保存期限不得超過十日。邢鑫分析,家屬對死因、監控視頻缺失存在合理質疑,可以在未進行尸檢復檢的情況下,申請暫緩火化。為還原真相、厘清事實,監獄方應在復檢后火化尸體,避免家屬產生“毀尸滅跡”的懷疑。他認為,陳晨接到短信表示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正審查處理,意味著此案的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邢鑫表示,在尸檢復檢未進行、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的情況下,對尸體強行火化,或使真相無法徹底查明。在調查處理罪犯死亡工作中,人民警察、檢察人員及從事醫療、鑒定等相關工作人員應嚴格依照法律規定履行職責。原標題:哈爾濱服刑犯獄內帶傷身亡,副監獄長:生前未被打陳浩的尸檢鑒定報告 本文圖均為 受訪者供圖12月15日上午11點,服刑人員陳浩(化名)在死亡一年之后,遺體被獄警抬上專車帶走火化。因盜竊罪入獄服刑的黑龍江綏化市蘭西縣30歲男子陳浩,去年8月從蘭西縣看守所轉到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期間,突然死亡。尸檢報告和獄警的說法是,陳浩因突發腦梗死亡。但家屬看到陳浩遺體時發現,他身上有多處傷痕。“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浩的姐姐陳晨(化名)質疑稱。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給出的“答復函”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陳浩)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陳晨向東風監獄人員提出調取監控視頻。她接到的相關材料顯示,監獄未保存相關監控視頻。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經查,陳浩生前未遭人毆打。但他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也未解釋是否有保存監控錄像。陳晨說,家人曾提出要二次尸檢,因擔心被毀滅證據,一致不同意將陳浩遺體火化。張曉峰則表示,根據國家相關規定,罪犯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即便家屬不同意,也要進行火化。有律師認為,家屬有權調取監控錄像,如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家屬可要求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等進行修復。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可提出申請,監獄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中顯示,排除陳浩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尸體多部位有傷,監獄稱未遭毆打體罰陳晨回憶,最后一次見到弟弟是2017年5月,她倆和父母在青島務工。當時弟弟說想念老家5歲的孩子,遂從青島回了老家。那年8月,警方告知家屬,陳浩因盜竊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有關陳浩盜竊案的刑事判決書顯示,陳浩因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于2017年8月30日被蘭西縣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后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判刑后,他被送往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家屬2018年10月30日接到東風監獄工作人員通知,稱陳浩10月29日晚突發腦梗,30日凌晨3時許因病死亡。監獄方委托哈爾濱工業大學醫院司法鑒定中心進行尸檢,鑒定報告顯示,死者腦干部位腦膜結核侵及血管,發生腦干及大腦多發腦梗死……呼吸循環障礙而死亡。報告載明,排除機械性損傷、窒息等原因致死。但家屬看到陳浩尸體時發現,他雙腿、胳膊有大片淤青,后腦有血腫塊。陳晨曾向監獄工作人員詢問“傷從何而來”,對方稱“也許是在搶救中磕的、碰的”。這一說法無法讓陳晨信服,她拍下了弟弟身上的傷痕。北京法醫司法鑒定咨詢中心主任、主檢法醫師王鵬分析稱,根據圖片初步判斷,陳浩身上的淤青并非尸斑,他推測是外傷。“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晨多次請求東風監獄、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作答。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在這一個月前的6月18日,東風監獄給出的《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卻顯示,“陳浩曾患有腦膜炎……身體狀態較差,日常有走路不穩跌撞和摔倒現象……經過詢問陳浩工友、舍友,排除其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陳晨說,弟弟確實在2015年7月曾患有腦膜炎,但當時已治愈。傷痕到底從何而來?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晚告訴澎湃新聞,陳浩身上的淤青確實是傷痕,經查“(陳浩)死前沒有被打”。調查結果早已反饋給家屬。“家屬一直糾結于傷痕,這并非致死原因。”張曉峰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犯人也有犯人的權利,我們不能天天把他扒光看看他身上是什么情況。”陳浩副監獄長稱無向家屬提供監控視頻義務去年11月至今,陳晨辭掉青島的工作,在長達一年多時間里,一直為了“真相”奔波。她一次次向監獄、當地檢察院提出想調取陳浩死前72小時完整的監控視頻。最終,監獄方面向她提供了陳浩死前三天、約5分鐘的監控錄像。“一段與其他工友上工的、一段是死前兩小時,他抱著被子去鋪床的,”陳晨回憶,在第二段視頻中,她看得出弟弟走路明顯緩慢了許多,“第三段是弟弟被幾名犯人抬出來,有穿白色衣服的醫務人員在一旁”。陳晨轉述道,獄警稱只能向家屬提供這些視頻片段,其他沒有保存,部分時刻執法人員未帶執法記錄儀。前述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出具的《答復函》對監獄內監控視頻作出了說明:對于家屬要查看死者生前72小時完整監控視頻的要求,因監獄未保存視頻資料,致使死者生前影像無法還原,“我院也向東風監獄提出此問題,但至今無法解決”。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對此解釋稱:“監獄方面可以向主管機關、監察機關等提供監控視頻,沒有義務向犯人家屬提供。”但他未解釋是否真的沒保存監控錄像。最高人民檢察院、民政部、司法部2015年頒發《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五十五條規定,罪犯在服刑期間死亡的,監獄應當立即通知罪犯家屬和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在陳浩死后,監獄方面是否第一時間通知了檢察院及法院?對此,張曉峰12月18日表示,無法接受電話采訪,需面談。監獄工作人員向家屬出具的“火化通知書”。未進行二次尸檢,尸體遭“強制火化”一年多時間里,陳晨奔波于東風監獄、檢察部門等,她曾書面提出要求對尸體進行二次尸檢。一份落款時間為2019年6月3日、印有陳晨指紋的“對黑龍江省東風監獄鑒定結論通知書的異議”顯示,她要求重新鑒定。但家屬提出二次尸檢的前提是,希望監獄方面提供監控視頻作為查明外傷的證據。從6月份至12月,因監獄方面無法提供監控視頻,二次尸檢始終沒有進行。今年11月16日,陳晨接到12309(檢察服務中心)短信:已(將相關材料)轉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處理。12月9日,陳晨和父母接到東風監獄給出的一份“火化通知書”,上面載明:“陳浩尸體已經檢驗,無保留必要,于12月15日進行火化”。陳晨及父母告知監獄工作人員,他們對陳浩的死存在異議,不同意火化。但未能阻止12月15日上午進行的火化程序。對于火化尸體一事,張曉峰解釋稱:“監獄下達的(火化通知單),不以當事人(及其家屬等)簽不簽字、接不接受為準。陳浩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道義上我們希望能與家屬達成一致,但是如果家屬不同意,我們會按照法律規定的程序進行。”同時,張曉峰也表示,陳浩的尸體已存放一年多,“產生的存放費給財政造成非常大的包袱,如果一直存放下去,民政部門也承擔不起。”陳浩的死亡證明律師:家屬有權要求申請調取監控視頻湖南金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邢鑫表示,目前我國尚沒有明確規定監獄監控錄像需保存多久,相關問題可參照《黑龍江省公共安全技術防范條例》二十九條規定的:安全技術防范系統獲取的視頻、音頻信息資料留存時限不得少于三十日。《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七條載明,罪犯死亡后,對初步認定罪犯為正常死亡的,監獄應開展的調查工作中,包括:封存,查看罪犯死亡前十五日內原始監控錄像等。邢鑫分析,監控視頻對于確認服刑人員死因,起到重要的判斷作用,家屬有權要求調取觀看。如果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監控錄像,家屬可以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及存儲服務器進行修復;如果監獄方有意回避監控視頻問題,或存在掩蓋真相之嫌。河南豫龍律師事務所律師付建認為,本案中,家屬查看監獄的監控視頻,必須有充足的理由,并向檢察院或監獄管理部門申請,經批準后才可查看。實踐中,查看監控視頻的申請,一般都會遭拒。《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十九條規定,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的,應當向監獄提出申請。監獄根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尸體延長保存期限不得超過十日。邢鑫分析,家屬對死因、監控視頻缺失存在合理質疑,可以在未進行尸檢復檢的情況下,申請暫緩火化。為還原真相、厘清事實,監獄方應在復檢后火化尸體,避免家屬產生“毀尸滅跡”的懷疑。他認為,陳晨接到短信表示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正審查處理,意味著此案的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邢鑫表示,在尸檢復檢未進行、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的情況下,對尸體強行火化,或使真相無法徹底查明。在調查處理罪犯死亡工作中,人民警察、檢察人員及從事醫療、鑒定等相關工作人員應嚴格依照法律規定履行職責。

bbin信譽平臺排名前十原標題:哈爾濱服刑犯獄內帶傷身亡,副監獄長:生前未被打陳浩的尸檢鑒定報告 本文圖均為 受訪者供圖12月15日上午11點,服刑人員陳浩(化名)在死亡一年之后,遺體被獄警抬上專車帶走火化。因盜竊罪入獄服刑的黑龍江綏化市蘭西縣30歲男子陳浩,去年8月從蘭西縣看守所轉到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期間,突然死亡。尸檢報告和獄警的說法是,陳浩因突發腦梗死亡。但家屬看到陳浩遺體時發現,他身上有多處傷痕。“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浩的姐姐陳晨(化名)質疑稱。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給出的“答復函”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陳浩)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陳晨向東風監獄人員提出調取監控視頻。她接到的相關材料顯示,監獄未保存相關監控視頻。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經查,陳浩生前未遭人毆打。但他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也未解釋是否有保存監控錄像。陳晨說,家人曾提出要二次尸檢,因擔心被毀滅證據,一致不同意將陳浩遺體火化。張曉峰則表示,根據國家相關規定,罪犯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即便家屬不同意,也要進行火化。有律師認為,家屬有權調取監控錄像,如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家屬可要求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等進行修復。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可提出申請,監獄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中顯示,排除陳浩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尸體多部位有傷,監獄稱未遭毆打體罰陳晨回憶,最后一次見到弟弟是2017年5月,她倆和父母在青島務工。當時弟弟說想念老家5歲的孩子,遂從青島回了老家。那年8月,警方告知家屬,陳浩因盜竊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有關陳浩盜竊案的刑事判決書顯示,陳浩因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于2017年8月30日被蘭西縣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后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判刑后,他被送往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家屬2018年10月30日接到東風監獄工作人員通知,稱陳浩10月29日晚突發腦梗,30日凌晨3時許因病死亡。監獄方委托哈爾濱工業大學醫院司法鑒定中心進行尸檢,鑒定報告顯示,死者腦干部位腦膜結核侵及血管,發生腦干及大腦多發腦梗死……呼吸循環障礙而死亡。報告載明,排除機械性損傷、窒息等原因致死。但家屬看到陳浩尸體時發現,他雙腿、胳膊有大片淤青,后腦有血腫塊。陳晨曾向監獄工作人員詢問“傷從何而來”,對方稱“也許是在搶救中磕的、碰的”。這一說法無法讓陳晨信服,她拍下了弟弟身上的傷痕。北京法醫司法鑒定咨詢中心主任、主檢法醫師王鵬分析稱,根據圖片初步判斷,陳浩身上的淤青并非尸斑,他推測是外傷。“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晨多次請求東風監獄、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作答。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在這一個月前的6月18日,東風監獄給出的《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卻顯示,“陳浩曾患有腦膜炎……身體狀態較差,日常有走路不穩跌撞和摔倒現象……經過詢問陳浩工友、舍友,排除其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陳晨說,弟弟確實在2015年7月曾患有腦膜炎,但當時已治愈。傷痕到底從何而來?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晚告訴澎湃新聞,陳浩身上的淤青確實是傷痕,經查“(陳浩)死前沒有被打”。調查結果早已反饋給家屬。“家屬一直糾結于傷痕,這并非致死原因。”張曉峰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犯人也有犯人的權利,我們不能天天把他扒光看看他身上是什么情況。”陳浩副監獄長稱無向家屬提供監控視頻義務去年11月至今,陳晨辭掉青島的工作,在長達一年多時間里,一直為了“真相”奔波。她一次次向監獄、當地檢察院提出想調取陳浩死前72小時完整的監控視頻。最終,監獄方面向她提供了陳浩死前三天、約5分鐘的監控錄像。“一段與其他工友上工的、一段是死前兩小時,他抱著被子去鋪床的,”陳晨回憶,在第二段視頻中,她看得出弟弟走路明顯緩慢了許多,“第三段是弟弟被幾名犯人抬出來,有穿白色衣服的醫務人員在一旁”。陳晨轉述道,獄警稱只能向家屬提供這些視頻片段,其他沒有保存,部分時刻執法人員未帶執法記錄儀。前述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出具的《答復函》對監獄內監控視頻作出了說明:對于家屬要查看死者生前72小時完整監控視頻的要求,因監獄未保存視頻資料,致使死者生前影像無法還原,“我院也向東風監獄提出此問題,但至今無法解決”。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對此解釋稱:“監獄方面可以向主管機關、監察機關等提供監控視頻,沒有義務向犯人家屬提供。”但他未解釋是否真的沒保存監控錄像。最高人民檢察院、民政部、司法部2015年頒發《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五十五條規定,罪犯在服刑期間死亡的,監獄應當立即通知罪犯家屬和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在陳浩死后,監獄方面是否第一時間通知了檢察院及法院?對此,張曉峰12月18日表示,無法接受電話采訪,需面談。監獄工作人員向家屬出具的“火化通知書”。未進行二次尸檢,尸體遭“強制火化”一年多時間里,陳晨奔波于東風監獄、檢察部門等,她曾書面提出要求對尸體進行二次尸檢。一份落款時間為2019年6月3日、印有陳晨指紋的“對黑龍江省東風監獄鑒定結論通知書的異議”顯示,她要求重新鑒定。但家屬提出二次尸檢的前提是,希望監獄方面提供監控視頻作為查明外傷的證據。從6月份至12月,因監獄方面無法提供監控視頻,二次尸檢始終沒有進行。今年11月16日,陳晨接到12309(檢察服務中心)短信:已(將相關材料)轉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處理。12月9日,陳晨和父母接到東風監獄給出的一份“火化通知書”,上面載明:“陳浩尸體已經檢驗,無保留必要,于12月15日進行火化”。陳晨及父母告知監獄工作人員,他們對陳浩的死存在異議,不同意火化。但未能阻止12月15日上午進行的火化程序。對于火化尸體一事,張曉峰解釋稱:“監獄下達的(火化通知單),不以當事人(及其家屬等)簽不簽字、接不接受為準。陳浩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道義上我們希望能與家屬達成一致,但是如果家屬不同意,我們會按照法律規定的程序進行。”同時,張曉峰也表示,陳浩的尸體已存放一年多,“產生的存放費給財政造成非常大的包袱,如果一直存放下去,民政部門也承擔不起。”陳浩的死亡證明律師:家屬有權要求申請調取監控視頻湖南金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邢鑫表示,目前我國尚沒有明確規定監獄監控錄像需保存多久,相關問題可參照《黑龍江省公共安全技術防范條例》二十九條規定的:安全技術防范系統獲取的視頻、音頻信息資料留存時限不得少于三十日。《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七條載明,罪犯死亡后,對初步認定罪犯為正常死亡的,監獄應開展的調查工作中,包括:封存,查看罪犯死亡前十五日內原始監控錄像等。邢鑫分析,監控視頻對于確認服刑人員死因,起到重要的判斷作用,家屬有權要求調取觀看。如果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監控錄像,家屬可以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及存儲服務器進行修復;如果監獄方有意回避監控視頻問題,或存在掩蓋真相之嫌。河南豫龍律師事務所律師付建認為,本案中,家屬查看監獄的監控視頻,必須有充足的理由,并向檢察院或監獄管理部門申請,經批準后才可查看。實踐中,查看監控視頻的申請,一般都會遭拒。《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十九條規定,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的,應當向監獄提出申請。監獄根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尸體延長保存期限不得超過十日。邢鑫分析,家屬對死因、監控視頻缺失存在合理質疑,可以在未進行尸檢復檢的情況下,申請暫緩火化。為還原真相、厘清事實,監獄方應在復檢后火化尸體,避免家屬產生“毀尸滅跡”的懷疑。他認為,陳晨接到短信表示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正審查處理,意味著此案的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邢鑫表示,在尸檢復檢未進行、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的情況下,對尸體強行火化,或使真相無法徹底查明。在調查處理罪犯死亡工作中,人民警察、檢察人員及從事醫療、鑒定等相關工作人員應嚴格依照法律規定履行職責。原標題:哈爾濱服刑犯獄內帶傷身亡,副監獄長:生前未被打陳浩的尸檢鑒定報告 本文圖均為 受訪者供圖12月15日上午11點,服刑人員陳浩(化名)在死亡一年之后,遺體被獄警抬上專車帶走火化。因盜竊罪入獄服刑的黑龍江綏化市蘭西縣30歲男子陳浩,去年8月從蘭西縣看守所轉到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期間,突然死亡。尸檢報告和獄警的說法是,陳浩因突發腦梗死亡。但家屬看到陳浩遺體時發現,他身上有多處傷痕。“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浩的姐姐陳晨(化名)質疑稱。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給出的“答復函”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陳浩)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陳晨向東風監獄人員提出調取監控視頻。她接到的相關材料顯示,監獄未保存相關監控視頻。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經查,陳浩生前未遭人毆打。但他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也未解釋是否有保存監控錄像。陳晨說,家人曾提出要二次尸檢,因擔心被毀滅證據,一致不同意將陳浩遺體火化。張曉峰則表示,根據國家相關規定,罪犯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即便家屬不同意,也要進行火化。有律師認為,家屬有權調取監控錄像,如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家屬可要求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等進行修復。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可提出申請,監獄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中顯示,排除陳浩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尸體多部位有傷,監獄稱未遭毆打體罰陳晨回憶,最后一次見到弟弟是2017年5月,她倆和父母在青島務工。當時弟弟說想念老家5歲的孩子,遂從青島回了老家。那年8月,警方告知家屬,陳浩因盜竊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有關陳浩盜竊案的刑事判決書顯示,陳浩因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于2017年8月30日被蘭西縣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后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判刑后,他被送往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家屬2018年10月30日接到東風監獄工作人員通知,稱陳浩10月29日晚突發腦梗,30日凌晨3時許因病死亡。監獄方委托哈爾濱工業大學醫院司法鑒定中心進行尸檢,鑒定報告顯示,死者腦干部位腦膜結核侵及血管,發生腦干及大腦多發腦梗死……呼吸循環障礙而死亡。報告載明,排除機械性損傷、窒息等原因致死。但家屬看到陳浩尸體時發現,他雙腿、胳膊有大片淤青,后腦有血腫塊。陳晨曾向監獄工作人員詢問“傷從何而來”,對方稱“也許是在搶救中磕的、碰的”。這一說法無法讓陳晨信服,她拍下了弟弟身上的傷痕。北京法醫司法鑒定咨詢中心主任、主檢法醫師王鵬分析稱,根據圖片初步判斷,陳浩身上的淤青并非尸斑,他推測是外傷。“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晨多次請求東風監獄、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作答。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在這一個月前的6月18日,東風監獄給出的《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卻顯示,“陳浩曾患有腦膜炎……身體狀態較差,日常有走路不穩跌撞和摔倒現象……經過詢問陳浩工友、舍友,排除其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陳晨說,弟弟確實在2015年7月曾患有腦膜炎,但當時已治愈。傷痕到底從何而來?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晚告訴澎湃新聞,陳浩身上的淤青確實是傷痕,經查“(陳浩)死前沒有被打”。調查結果早已反饋給家屬。“家屬一直糾結于傷痕,這并非致死原因。”張曉峰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犯人也有犯人的權利,我們不能天天把他扒光看看他身上是什么情況。”陳浩副監獄長稱無向家屬提供監控視頻義務去年11月至今,陳晨辭掉青島的工作,在長達一年多時間里,一直為了“真相”奔波。她一次次向監獄、當地檢察院提出想調取陳浩死前72小時完整的監控視頻。最終,監獄方面向她提供了陳浩死前三天、約5分鐘的監控錄像。“一段與其他工友上工的、一段是死前兩小時,他抱著被子去鋪床的,”陳晨回憶,在第二段視頻中,她看得出弟弟走路明顯緩慢了許多,“第三段是弟弟被幾名犯人抬出來,有穿白色衣服的醫務人員在一旁”。陳晨轉述道,獄警稱只能向家屬提供這些視頻片段,其他沒有保存,部分時刻執法人員未帶執法記錄儀。前述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出具的《答復函》對監獄內監控視頻作出了說明:對于家屬要查看死者生前72小時完整監控視頻的要求,因監獄未保存視頻資料,致使死者生前影像無法還原,“我院也向東風監獄提出此問題,但至今無法解決”。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對此解釋稱:“監獄方面可以向主管機關、監察機關等提供監控視頻,沒有義務向犯人家屬提供。”但他未解釋是否真的沒保存監控錄像。最高人民檢察院、民政部、司法部2015年頒發《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五十五條規定,罪犯在服刑期間死亡的,監獄應當立即通知罪犯家屬和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在陳浩死后,監獄方面是否第一時間通知了檢察院及法院?對此,張曉峰12月18日表示,無法接受電話采訪,需面談。監獄工作人員向家屬出具的“火化通知書”。未進行二次尸檢,尸體遭“強制火化”一年多時間里,陳晨奔波于東風監獄、檢察部門等,她曾書面提出要求對尸體進行二次尸檢。一份落款時間為2019年6月3日、印有陳晨指紋的“對黑龍江省東風監獄鑒定結論通知書的異議”顯示,她要求重新鑒定。但家屬提出二次尸檢的前提是,希望監獄方面提供監控視頻作為查明外傷的證據。從6月份至12月,因監獄方面無法提供監控視頻,二次尸檢始終沒有進行。今年11月16日,陳晨接到12309(檢察服務中心)短信:已(將相關材料)轉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處理。12月9日,陳晨和父母接到東風監獄給出的一份“火化通知書”,上面載明:“陳浩尸體已經檢驗,無保留必要,于12月15日進行火化”。陳晨及父母告知監獄工作人員,他們對陳浩的死存在異議,不同意火化。但未能阻止12月15日上午進行的火化程序。對于火化尸體一事,張曉峰解釋稱:“監獄下達的(火化通知單),不以當事人(及其家屬等)簽不簽字、接不接受為準。陳浩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道義上我們希望能與家屬達成一致,但是如果家屬不同意,我們會按照法律規定的程序進行。”同時,張曉峰也表示,陳浩的尸體已存放一年多,“產生的存放費給財政造成非常大的包袱,如果一直存放下去,民政部門也承擔不起。”陳浩的死亡證明律師:家屬有權要求申請調取監控視頻湖南金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邢鑫表示,目前我國尚沒有明確規定監獄監控錄像需保存多久,相關問題可參照《黑龍江省公共安全技術防范條例》二十九條規定的:安全技術防范系統獲取的視頻、音頻信息資料留存時限不得少于三十日。《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七條載明,罪犯死亡后,對初步認定罪犯為正常死亡的,監獄應開展的調查工作中,包括:封存,查看罪犯死亡前十五日內原始監控錄像等。邢鑫分析,監控視頻對于確認服刑人員死因,起到重要的判斷作用,家屬有權要求調取觀看。如果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監控錄像,家屬可以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及存儲服務器進行修復;如果監獄方有意回避監控視頻問題,或存在掩蓋真相之嫌。河南豫龍律師事務所律師付建認為,本案中,家屬查看監獄的監控視頻,必須有充足的理由,并向檢察院或監獄管理部門申請,經批準后才可查看。實踐中,查看監控視頻的申請,一般都會遭拒。《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十九條規定,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的,應當向監獄提出申請。監獄根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尸體延長保存期限不得超過十日。邢鑫分析,家屬對死因、監控視頻缺失存在合理質疑,可以在未進行尸檢復檢的情況下,申請暫緩火化。為還原真相、厘清事實,監獄方應在復檢后火化尸體,避免家屬產生“毀尸滅跡”的懷疑。他認為,陳晨接到短信表示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正審查處理,意味著此案的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邢鑫表示,在尸檢復檢未進行、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的情況下,對尸體強行火化,或使真相無法徹底查明。在調查處理罪犯死亡工作中,人民警察、檢察人員及從事醫療、鑒定等相關工作人員應嚴格依照法律規定履行職責。原標題:哈爾濱服刑犯獄內帶傷身亡,副監獄長:生前未被打陳浩的尸檢鑒定報告 本文圖均為 受訪者供圖12月15日上午11點,服刑人員陳浩(化名)在死亡一年之后,遺體被獄警抬上專車帶走火化。因盜竊罪入獄服刑的黑龍江綏化市蘭西縣30歲男子陳浩,去年8月從蘭西縣看守所轉到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期間,突然死亡。尸檢報告和獄警的說法是,陳浩因突發腦梗死亡。但家屬看到陳浩遺體時發現,他身上有多處傷痕。“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浩的姐姐陳晨(化名)質疑稱。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給出的“答復函”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陳浩)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陳晨向東風監獄人員提出調取監控視頻。她接到的相關材料顯示,監獄未保存相關監控視頻。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經查,陳浩生前未遭人毆打。但他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也未解釋是否有保存監控錄像。陳晨說,家人曾提出要二次尸檢,因擔心被毀滅證據,一致不同意將陳浩遺體火化。張曉峰則表示,根據國家相關規定,罪犯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即便家屬不同意,也要進行火化。有律師認為,家屬有權調取監控錄像,如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家屬可要求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等進行修復。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可提出申請,監獄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中顯示,排除陳浩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尸體多部位有傷,監獄稱未遭毆打體罰陳晨回憶,最后一次見到弟弟是2017年5月,她倆和父母在青島務工。當時弟弟說想念老家5歲的孩子,遂從青島回了老家。那年8月,警方告知家屬,陳浩因盜竊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有關陳浩盜竊案的刑事判決書顯示,陳浩因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于2017年8月30日被蘭西縣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后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判刑后,他被送往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家屬2018年10月30日接到東風監獄工作人員通知,稱陳浩10月29日晚突發腦梗,30日凌晨3時許因病死亡。監獄方委托哈爾濱工業大學醫院司法鑒定中心進行尸檢,鑒定報告顯示,死者腦干部位腦膜結核侵及血管,發生腦干及大腦多發腦梗死……呼吸循環障礙而死亡。報告載明,排除機械性損傷、窒息等原因致死。但家屬看到陳浩尸體時發現,他雙腿、胳膊有大片淤青,后腦有血腫塊。陳晨曾向監獄工作人員詢問“傷從何而來”,對方稱“也許是在搶救中磕的、碰的”。這一說法無法讓陳晨信服,她拍下了弟弟身上的傷痕。北京法醫司法鑒定咨詢中心主任、主檢法醫師王鵬分析稱,根據圖片初步判斷,陳浩身上的淤青并非尸斑,他推測是外傷。“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晨多次請求東風監獄、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作答。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在這一個月前的6月18日,東風監獄給出的《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卻顯示,“陳浩曾患有腦膜炎……身體狀態較差,日常有走路不穩跌撞和摔倒現象……經過詢問陳浩工友、舍友,排除其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陳晨說,弟弟確實在2015年7月曾患有腦膜炎,但當時已治愈。傷痕到底從何而來?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晚告訴澎湃新聞,陳浩身上的淤青確實是傷痕,經查“(陳浩)死前沒有被打”。調查結果早已反饋給家屬。“家屬一直糾結于傷痕,這并非致死原因。”張曉峰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犯人也有犯人的權利,我們不能天天把他扒光看看他身上是什么情況。”陳浩副監獄長稱無向家屬提供監控視頻義務去年11月至今,陳晨辭掉青島的工作,在長達一年多時間里,一直為了“真相”奔波。她一次次向監獄、當地檢察院提出想調取陳浩死前72小時完整的監控視頻。最終,監獄方面向她提供了陳浩死前三天、約5分鐘的監控錄像。“一段與其他工友上工的、一段是死前兩小時,他抱著被子去鋪床的,”陳晨回憶,在第二段視頻中,她看得出弟弟走路明顯緩慢了許多,“第三段是弟弟被幾名犯人抬出來,有穿白色衣服的醫務人員在一旁”。陳晨轉述道,獄警稱只能向家屬提供這些視頻片段,其他沒有保存,部分時刻執法人員未帶執法記錄儀。前述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出具的《答復函》對監獄內監控視頻作出了說明:對于家屬要查看死者生前72小時完整監控視頻的要求,因監獄未保存視頻資料,致使死者生前影像無法還原,“我院也向東風監獄提出此問題,但至今無法解決”。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對此解釋稱:“監獄方面可以向主管機關、監察機關等提供監控視頻,沒有義務向犯人家屬提供。”但他未解釋是否真的沒保存監控錄像。最高人民檢察院、民政部、司法部2015年頒發《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五十五條規定,罪犯在服刑期間死亡的,監獄應當立即通知罪犯家屬和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在陳浩死后,監獄方面是否第一時間通知了檢察院及法院?對此,張曉峰12月18日表示,無法接受電話采訪,需面談。監獄工作人員向家屬出具的“火化通知書”。未進行二次尸檢,尸體遭“強制火化”一年多時間里,陳晨奔波于東風監獄、檢察部門等,她曾書面提出要求對尸體進行二次尸檢。一份落款時間為2019年6月3日、印有陳晨指紋的“對黑龍江省東風監獄鑒定結論通知書的異議”顯示,她要求重新鑒定。但家屬提出二次尸檢的前提是,希望監獄方面提供監控視頻作為查明外傷的證據。從6月份至12月,因監獄方面無法提供監控視頻,二次尸檢始終沒有進行。今年11月16日,陳晨接到12309(檢察服務中心)短信:已(將相關材料)轉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處理。12月9日,陳晨和父母接到東風監獄給出的一份“火化通知書”,上面載明:“陳浩尸體已經檢驗,無保留必要,于12月15日進行火化”。陳晨及父母告知監獄工作人員,他們對陳浩的死存在異議,不同意火化。但未能阻止12月15日上午進行的火化程序。對于火化尸體一事,張曉峰解釋稱:“監獄下達的(火化通知單),不以當事人(及其家屬等)簽不簽字、接不接受為準。陳浩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道義上我們希望能與家屬達成一致,但是如果家屬不同意,我們會按照法律規定的程序進行。”同時,張曉峰也表示,陳浩的尸體已存放一年多,“產生的存放費給財政造成非常大的包袱,如果一直存放下去,民政部門也承擔不起。”陳浩的死亡證明律師:家屬有權要求申請調取監控視頻湖南金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邢鑫表示,目前我國尚沒有明確規定監獄監控錄像需保存多久,相關問題可參照《黑龍江省公共安全技術防范條例》二十九條規定的:安全技術防范系統獲取的視頻、音頻信息資料留存時限不得少于三十日。《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七條載明,罪犯死亡后,對初步認定罪犯為正常死亡的,監獄應開展的調查工作中,包括:封存,查看罪犯死亡前十五日內原始監控錄像等。邢鑫分析,監控視頻對于確認服刑人員死因,起到重要的判斷作用,家屬有權要求調取觀看。如果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監控錄像,家屬可以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及存儲服務器進行修復;如果監獄方有意回避監控視頻問題,或存在掩蓋真相之嫌。河南豫龍律師事務所律師付建認為,本案中,家屬查看監獄的監控視頻,必須有充足的理由,并向檢察院或監獄管理部門申請,經批準后才可查看。實踐中,查看監控視頻的申請,一般都會遭拒。《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十九條規定,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的,應當向監獄提出申請。監獄根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尸體延長保存期限不得超過十日。邢鑫分析,家屬對死因、監控視頻缺失存在合理質疑,可以在未進行尸檢復檢的情況下,申請暫緩火化。為還原真相、厘清事實,監獄方應在復檢后火化尸體,避免家屬產生“毀尸滅跡”的懷疑。他認為,陳晨接到短信表示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正審查處理,意味著此案的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邢鑫表示,在尸檢復檢未進行、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的情況下,對尸體強行火化,或使真相無法徹底查明。在調查處理罪犯死亡工作中,人民警察、檢察人員及從事醫療、鑒定等相關工作人員應嚴格依照法律規定履行職責。

原標題:哈爾濱服刑犯獄內帶傷身亡,副監獄長:生前未被打陳浩的尸檢鑒定報告 本文圖均為 受訪者供圖12月15日上午11點,服刑人員陳浩(化名)在死亡一年之后,遺體被獄警抬上專車帶走火化。因盜竊罪入獄服刑的黑龍江綏化市蘭西縣30歲男子陳浩,去年8月從蘭西縣看守所轉到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期間,突然死亡。尸檢報告和獄警的說法是,陳浩因突發腦梗死亡。但家屬看到陳浩遺體時發現,他身上有多處傷痕。“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浩的姐姐陳晨(化名)質疑稱。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給出的“答復函”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陳浩)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陳晨向東風監獄人員提出調取監控視頻。她接到的相關材料顯示,監獄未保存相關監控視頻。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經查,陳浩生前未遭人毆打。但他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也未解釋是否有保存監控錄像。陳晨說,家人曾提出要二次尸檢,因擔心被毀滅證據,一致不同意將陳浩遺體火化。張曉峰則表示,根據國家相關規定,罪犯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即便家屬不同意,也要進行火化。有律師認為,家屬有權調取監控錄像,如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家屬可要求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等進行修復。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可提出申請,監獄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中顯示,排除陳浩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尸體多部位有傷,監獄稱未遭毆打體罰陳晨回憶,最后一次見到弟弟是2017年5月,她倆和父母在青島務工。當時弟弟說想念老家5歲的孩子,遂從青島回了老家。那年8月,警方告知家屬,陳浩因盜竊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有關陳浩盜竊案的刑事判決書顯示,陳浩因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于2017年8月30日被蘭西縣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后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判刑后,他被送往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家屬2018年10月30日接到東風監獄工作人員通知,稱陳浩10月29日晚突發腦梗,30日凌晨3時許因病死亡。監獄方委托哈爾濱工業大學醫院司法鑒定中心進行尸檢,鑒定報告顯示,死者腦干部位腦膜結核侵及血管,發生腦干及大腦多發腦梗死……呼吸循環障礙而死亡。報告載明,排除機械性損傷、窒息等原因致死。但家屬看到陳浩尸體時發現,他雙腿、胳膊有大片淤青,后腦有血腫塊。陳晨曾向監獄工作人員詢問“傷從何而來”,對方稱“也許是在搶救中磕的、碰的”。這一說法無法讓陳晨信服,她拍下了弟弟身上的傷痕。北京法醫司法鑒定咨詢中心主任、主檢法醫師王鵬分析稱,根據圖片初步判斷,陳浩身上的淤青并非尸斑,他推測是外傷。“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晨多次請求東風監獄、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作答。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在這一個月前的6月18日,東風監獄給出的《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卻顯示,“陳浩曾患有腦膜炎……身體狀態較差,日常有走路不穩跌撞和摔倒現象……經過詢問陳浩工友、舍友,排除其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陳晨說,弟弟確實在2015年7月曾患有腦膜炎,但當時已治愈。傷痕到底從何而來?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晚告訴澎湃新聞,陳浩身上的淤青確實是傷痕,經查“(陳浩)死前沒有被打”。調查結果早已反饋給家屬。“家屬一直糾結于傷痕,這并非致死原因。”張曉峰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犯人也有犯人的權利,我們不能天天把他扒光看看他身上是什么情況。”陳浩副監獄長稱無向家屬提供監控視頻義務去年11月至今,陳晨辭掉青島的工作,在長達一年多時間里,一直為了“真相”奔波。她一次次向監獄、當地檢察院提出想調取陳浩死前72小時完整的監控視頻。最終,監獄方面向她提供了陳浩死前三天、約5分鐘的監控錄像。“一段與其他工友上工的、一段是死前兩小時,他抱著被子去鋪床的,”陳晨回憶,在第二段視頻中,她看得出弟弟走路明顯緩慢了許多,“第三段是弟弟被幾名犯人抬出來,有穿白色衣服的醫務人員在一旁”。陳晨轉述道,獄警稱只能向家屬提供這些視頻片段,其他沒有保存,部分時刻執法人員未帶執法記錄儀。前述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出具的《答復函》對監獄內監控視頻作出了說明:對于家屬要查看死者生前72小時完整監控視頻的要求,因監獄未保存視頻資料,致使死者生前影像無法還原,“我院也向東風監獄提出此問題,但至今無法解決”。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對此解釋稱:“監獄方面可以向主管機關、監察機關等提供監控視頻,沒有義務向犯人家屬提供。”但他未解釋是否真的沒保存監控錄像。最高人民檢察院、民政部、司法部2015年頒發《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五十五條規定,罪犯在服刑期間死亡的,監獄應當立即通知罪犯家屬和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在陳浩死后,監獄方面是否第一時間通知了檢察院及法院?對此,張曉峰12月18日表示,無法接受電話采訪,需面談。監獄工作人員向家屬出具的“火化通知書”。未進行二次尸檢,尸體遭“強制火化”一年多時間里,陳晨奔波于東風監獄、檢察部門等,她曾書面提出要求對尸體進行二次尸檢。一份落款時間為2019年6月3日、印有陳晨指紋的“對黑龍江省東風監獄鑒定結論通知書的異議”顯示,她要求重新鑒定。但家屬提出二次尸檢的前提是,希望監獄方面提供監控視頻作為查明外傷的證據。從6月份至12月,因監獄方面無法提供監控視頻,二次尸檢始終沒有進行。今年11月16日,陳晨接到12309(檢察服務中心)短信:已(將相關材料)轉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處理。12月9日,陳晨和父母接到東風監獄給出的一份“火化通知書”,上面載明:“陳浩尸體已經檢驗,無保留必要,于12月15日進行火化”。陳晨及父母告知監獄工作人員,他們對陳浩的死存在異議,不同意火化。但未能阻止12月15日上午進行的火化程序。對于火化尸體一事,張曉峰解釋稱:“監獄下達的(火化通知單),不以當事人(及其家屬等)簽不簽字、接不接受為準。陳浩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道義上我們希望能與家屬達成一致,但是如果家屬不同意,我們會按照法律規定的程序進行。”同時,張曉峰也表示,陳浩的尸體已存放一年多,“產生的存放費給財政造成非常大的包袱,如果一直存放下去,民政部門也承擔不起。”陳浩的死亡證明律師:家屬有權要求申請調取監控視頻湖南金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邢鑫表示,目前我國尚沒有明確規定監獄監控錄像需保存多久,相關問題可參照《黑龍江省公共安全技術防范條例》二十九條規定的:安全技術防范系統獲取的視頻、音頻信息資料留存時限不得少于三十日。《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七條載明,罪犯死亡后,對初步認定罪犯為正常死亡的,監獄應開展的調查工作中,包括:封存,查看罪犯死亡前十五日內原始監控錄像等。邢鑫分析,監控視頻對于確認服刑人員死因,起到重要的判斷作用,家屬有權要求調取觀看。如果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監控錄像,家屬可以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及存儲服務器進行修復;如果監獄方有意回避監控視頻問題,或存在掩蓋真相之嫌。河南豫龍律師事務所律師付建認為,本案中,家屬查看監獄的監控視頻,必須有充足的理由,并向檢察院或監獄管理部門申請,經批準后才可查看。實踐中,查看監控視頻的申請,一般都會遭拒。《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十九條規定,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的,應當向監獄提出申請。監獄根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尸體延長保存期限不得超過十日。邢鑫分析,家屬對死因、監控視頻缺失存在合理質疑,可以在未進行尸檢復檢的情況下,申請暫緩火化。為還原真相、厘清事實,監獄方應在復檢后火化尸體,避免家屬產生“毀尸滅跡”的懷疑。他認為,陳晨接到短信表示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正審查處理,意味著此案的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邢鑫表示,在尸檢復檢未進行、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的情況下,對尸體強行火化,或使真相無法徹底查明。在調查處理罪犯死亡工作中,人民警察、檢察人員及從事醫療、鑒定等相關工作人員應嚴格依照法律規定履行職責。澳門威尼斯人v29網站登錄 原標題:哈爾濱服刑犯獄內帶傷身亡,副監獄長:生前未被打陳浩的尸檢鑒定報告 本文圖均為 受訪者供圖12月15日上午11點,服刑人員陳浩(化名)在死亡一年之后,遺體被獄警抬上專車帶走火化。因盜竊罪入獄服刑的黑龍江綏化市蘭西縣30歲男子陳浩,去年8月從蘭西縣看守所轉到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期間,突然死亡。尸檢報告和獄警的說法是,陳浩因突發腦梗死亡。但家屬看到陳浩遺體時發現,他身上有多處傷痕。“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浩的姐姐陳晨(化名)質疑稱。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給出的“答復函”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陳浩)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陳晨向東風監獄人員提出調取監控視頻。她接到的相關材料顯示,監獄未保存相關監控視頻。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經查,陳浩生前未遭人毆打。但他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也未解釋是否有保存監控錄像。陳晨說,家人曾提出要二次尸檢,因擔心被毀滅證據,一致不同意將陳浩遺體火化。張曉峰則表示,根據國家相關規定,罪犯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即便家屬不同意,也要進行火化。有律師認為,家屬有權調取監控錄像,如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家屬可要求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等進行修復。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可提出申請,監獄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中顯示,排除陳浩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尸體多部位有傷,監獄稱未遭毆打體罰陳晨回憶,最后一次見到弟弟是2017年5月,她倆和父母在青島務工。當時弟弟說想念老家5歲的孩子,遂從青島回了老家。那年8月,警方告知家屬,陳浩因盜竊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有關陳浩盜竊案的刑事判決書顯示,陳浩因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于2017年8月30日被蘭西縣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后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判刑后,他被送往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家屬2018年10月30日接到東風監獄工作人員通知,稱陳浩10月29日晚突發腦梗,30日凌晨3時許因病死亡。監獄方委托哈爾濱工業大學醫院司法鑒定中心進行尸檢,鑒定報告顯示,死者腦干部位腦膜結核侵及血管,發生腦干及大腦多發腦梗死……呼吸循環障礙而死亡。報告載明,排除機械性損傷、窒息等原因致死。但家屬看到陳浩尸體時發現,他雙腿、胳膊有大片淤青,后腦有血腫塊。陳晨曾向監獄工作人員詢問“傷從何而來”,對方稱“也許是在搶救中磕的、碰的”。這一說法無法讓陳晨信服,她拍下了弟弟身上的傷痕。北京法醫司法鑒定咨詢中心主任、主檢法醫師王鵬分析稱,根據圖片初步判斷,陳浩身上的淤青并非尸斑,他推測是外傷。“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晨多次請求東風監獄、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作答。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在這一個月前的6月18日,東風監獄給出的《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卻顯示,“陳浩曾患有腦膜炎……身體狀態較差,日常有走路不穩跌撞和摔倒現象……經過詢問陳浩工友、舍友,排除其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陳晨說,弟弟確實在2015年7月曾患有腦膜炎,但當時已治愈。傷痕到底從何而來?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晚告訴澎湃新聞,陳浩身上的淤青確實是傷痕,經查“(陳浩)死前沒有被打”。調查結果早已反饋給家屬。“家屬一直糾結于傷痕,這并非致死原因。”張曉峰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犯人也有犯人的權利,我們不能天天把他扒光看看他身上是什么情況。”陳浩副監獄長稱無向家屬提供監控視頻義務去年11月至今,陳晨辭掉青島的工作,在長達一年多時間里,一直為了“真相”奔波。她一次次向監獄、當地檢察院提出想調取陳浩死前72小時完整的監控視頻。最終,監獄方面向她提供了陳浩死前三天、約5分鐘的監控錄像。“一段與其他工友上工的、一段是死前兩小時,他抱著被子去鋪床的,”陳晨回憶,在第二段視頻中,她看得出弟弟走路明顯緩慢了許多,“第三段是弟弟被幾名犯人抬出來,有穿白色衣服的醫務人員在一旁”。陳晨轉述道,獄警稱只能向家屬提供這些視頻片段,其他沒有保存,部分時刻執法人員未帶執法記錄儀。前述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出具的《答復函》對監獄內監控視頻作出了說明:對于家屬要查看死者生前72小時完整監控視頻的要求,因監獄未保存視頻資料,致使死者生前影像無法還原,“我院也向東風監獄提出此問題,但至今無法解決”。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對此解釋稱:“監獄方面可以向主管機關、監察機關等提供監控視頻,沒有義務向犯人家屬提供。”但他未解釋是否真的沒保存監控錄像。最高人民檢察院、民政部、司法部2015年頒發《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五十五條規定,罪犯在服刑期間死亡的,監獄應當立即通知罪犯家屬和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在陳浩死后,監獄方面是否第一時間通知了檢察院及法院?對此,張曉峰12月18日表示,無法接受電話采訪,需面談。監獄工作人員向家屬出具的“火化通知書”。未進行二次尸檢,尸體遭“強制火化”一年多時間里,陳晨奔波于東風監獄、檢察部門等,她曾書面提出要求對尸體進行二次尸檢。一份落款時間為2019年6月3日、印有陳晨指紋的“對黑龍江省東風監獄鑒定結論通知書的異議”顯示,她要求重新鑒定。但家屬提出二次尸檢的前提是,希望監獄方面提供監控視頻作為查明外傷的證據。從6月份至12月,因監獄方面無法提供監控視頻,二次尸檢始終沒有進行。今年11月16日,陳晨接到12309(檢察服務中心)短信:已(將相關材料)轉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處理。12月9日,陳晨和父母接到東風監獄給出的一份“火化通知書”,上面載明:“陳浩尸體已經檢驗,無保留必要,于12月15日進行火化”。陳晨及父母告知監獄工作人員,他們對陳浩的死存在異議,不同意火化。但未能阻止12月15日上午進行的火化程序。對于火化尸體一事,張曉峰解釋稱:“監獄下達的(火化通知單),不以當事人(及其家屬等)簽不簽字、接不接受為準。陳浩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道義上我們希望能與家屬達成一致,但是如果家屬不同意,我們會按照法律規定的程序進行。”同時,張曉峰也表示,陳浩的尸體已存放一年多,“產生的存放費給財政造成非常大的包袱,如果一直存放下去,民政部門也承擔不起。”陳浩的死亡證明律師:家屬有權要求申請調取監控視頻湖南金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邢鑫表示,目前我國尚沒有明確規定監獄監控錄像需保存多久,相關問題可參照《黑龍江省公共安全技術防范條例》二十九條規定的:安全技術防范系統獲取的視頻、音頻信息資料留存時限不得少于三十日。《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七條載明,罪犯死亡后,對初步認定罪犯為正常死亡的,監獄應開展的調查工作中,包括:封存,查看罪犯死亡前十五日內原始監控錄像等。邢鑫分析,監控視頻對于確認服刑人員死因,起到重要的判斷作用,家屬有權要求調取觀看。如果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監控錄像,家屬可以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及存儲服務器進行修復;如果監獄方有意回避監控視頻問題,或存在掩蓋真相之嫌。河南豫龍律師事務所律師付建認為,本案中,家屬查看監獄的監控視頻,必須有充足的理由,并向檢察院或監獄管理部門申請,經批準后才可查看。實踐中,查看監控視頻的申請,一般都會遭拒。《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十九條規定,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的,應當向監獄提出申請。監獄根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尸體延長保存期限不得超過十日。邢鑫分析,家屬對死因、監控視頻缺失存在合理質疑,可以在未進行尸檢復檢的情況下,申請暫緩火化。為還原真相、厘清事實,監獄方應在復檢后火化尸體,避免家屬產生“毀尸滅跡”的懷疑。他認為,陳晨接到短信表示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正審查處理,意味著此案的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邢鑫表示,在尸檢復檢未進行、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的情況下,對尸體強行火化,或使真相無法徹底查明。在調查處理罪犯死亡工作中,人民警察、檢察人員及從事醫療、鑒定等相關工作人員應嚴格依照法律規定履行職責。

原標題:哈爾濱服刑犯獄內帶傷身亡,副監獄長:生前未被打陳浩的尸檢鑒定報告 本文圖均為 受訪者供圖12月15日上午11點,服刑人員陳浩(化名)在死亡一年之后,遺體被獄警抬上專車帶走火化。因盜竊罪入獄服刑的黑龍江綏化市蘭西縣30歲男子陳浩,去年8月從蘭西縣看守所轉到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期間,突然死亡。尸檢報告和獄警的說法是,陳浩因突發腦梗死亡。但家屬看到陳浩遺體時發現,他身上有多處傷痕。“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浩的姐姐陳晨(化名)質疑稱。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給出的“答復函”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陳浩)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陳晨向東風監獄人員提出調取監控視頻。她接到的相關材料顯示,監獄未保存相關監控視頻。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經查,陳浩生前未遭人毆打。但他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也未解釋是否有保存監控錄像。陳晨說,家人曾提出要二次尸檢,因擔心被毀滅證據,一致不同意將陳浩遺體火化。張曉峰則表示,根據國家相關規定,罪犯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即便家屬不同意,也要進行火化。有律師認為,家屬有權調取監控錄像,如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家屬可要求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等進行修復。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可提出申請,監獄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中顯示,排除陳浩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尸體多部位有傷,監獄稱未遭毆打體罰陳晨回憶,最后一次見到弟弟是2017年5月,她倆和父母在青島務工。當時弟弟說想念老家5歲的孩子,遂從青島回了老家。那年8月,警方告知家屬,陳浩因盜竊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有關陳浩盜竊案的刑事判決書顯示,陳浩因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于2017年8月30日被蘭西縣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后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判刑后,他被送往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家屬2018年10月30日接到東風監獄工作人員通知,稱陳浩10月29日晚突發腦梗,30日凌晨3時許因病死亡。監獄方委托哈爾濱工業大學醫院司法鑒定中心進行尸檢,鑒定報告顯示,死者腦干部位腦膜結核侵及血管,發生腦干及大腦多發腦梗死……呼吸循環障礙而死亡。報告載明,排除機械性損傷、窒息等原因致死。但家屬看到陳浩尸體時發現,他雙腿、胳膊有大片淤青,后腦有血腫塊。陳晨曾向監獄工作人員詢問“傷從何而來”,對方稱“也許是在搶救中磕的、碰的”。這一說法無法讓陳晨信服,她拍下了弟弟身上的傷痕。北京法醫司法鑒定咨詢中心主任、主檢法醫師王鵬分析稱,根據圖片初步判斷,陳浩身上的淤青并非尸斑,他推測是外傷。“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晨多次請求東風監獄、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作答。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在這一個月前的6月18日,東風監獄給出的《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卻顯示,“陳浩曾患有腦膜炎……身體狀態較差,日常有走路不穩跌撞和摔倒現象……經過詢問陳浩工友、舍友,排除其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陳晨說,弟弟確實在2015年7月曾患有腦膜炎,但當時已治愈。傷痕到底從何而來?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晚告訴澎湃新聞,陳浩身上的淤青確實是傷痕,經查“(陳浩)死前沒有被打”。調查結果早已反饋給家屬。“家屬一直糾結于傷痕,這并非致死原因。”張曉峰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犯人也有犯人的權利,我們不能天天把他扒光看看他身上是什么情況。”陳浩副監獄長稱無向家屬提供監控視頻義務去年11月至今,陳晨辭掉青島的工作,在長達一年多時間里,一直為了“真相”奔波。她一次次向監獄、當地檢察院提出想調取陳浩死前72小時完整的監控視頻。最終,監獄方面向她提供了陳浩死前三天、約5分鐘的監控錄像。“一段與其他工友上工的、一段是死前兩小時,他抱著被子去鋪床的,”陳晨回憶,在第二段視頻中,她看得出弟弟走路明顯緩慢了許多,“第三段是弟弟被幾名犯人抬出來,有穿白色衣服的醫務人員在一旁”。陳晨轉述道,獄警稱只能向家屬提供這些視頻片段,其他沒有保存,部分時刻執法人員未帶執法記錄儀。前述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出具的《答復函》對監獄內監控視頻作出了說明:對于家屬要查看死者生前72小時完整監控視頻的要求,因監獄未保存視頻資料,致使死者生前影像無法還原,“我院也向東風監獄提出此問題,但至今無法解決”。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對此解釋稱:“監獄方面可以向主管機關、監察機關等提供監控視頻,沒有義務向犯人家屬提供。”但他未解釋是否真的沒保存監控錄像。最高人民檢察院、民政部、司法部2015年頒發《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五十五條規定,罪犯在服刑期間死亡的,監獄應當立即通知罪犯家屬和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在陳浩死后,監獄方面是否第一時間通知了檢察院及法院?對此,張曉峰12月18日表示,無法接受電話采訪,需面談。監獄工作人員向家屬出具的“火化通知書”。未進行二次尸檢,尸體遭“強制火化”一年多時間里,陳晨奔波于東風監獄、檢察部門等,她曾書面提出要求對尸體進行二次尸檢。一份落款時間為2019年6月3日、印有陳晨指紋的“對黑龍江省東風監獄鑒定結論通知書的異議”顯示,她要求重新鑒定。但家屬提出二次尸檢的前提是,希望監獄方面提供監控視頻作為查明外傷的證據。從6月份至12月,因監獄方面無法提供監控視頻,二次尸檢始終沒有進行。今年11月16日,陳晨接到12309(檢察服務中心)短信:已(將相關材料)轉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處理。12月9日,陳晨和父母接到東風監獄給出的一份“火化通知書”,上面載明:“陳浩尸體已經檢驗,無保留必要,于12月15日進行火化”。陳晨及父母告知監獄工作人員,他們對陳浩的死存在異議,不同意火化。但未能阻止12月15日上午進行的火化程序。對于火化尸體一事,張曉峰解釋稱:“監獄下達的(火化通知單),不以當事人(及其家屬等)簽不簽字、接不接受為準。陳浩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道義上我們希望能與家屬達成一致,但是如果家屬不同意,我們會按照法律規定的程序進行。”同時,張曉峰也表示,陳浩的尸體已存放一年多,“產生的存放費給財政造成非常大的包袱,如果一直存放下去,民政部門也承擔不起。”陳浩的死亡證明律師:家屬有權要求申請調取監控視頻湖南金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邢鑫表示,目前我國尚沒有明確規定監獄監控錄像需保存多久,相關問題可參照《黑龍江省公共安全技術防范條例》二十九條規定的:安全技術防范系統獲取的視頻、音頻信息資料留存時限不得少于三十日。《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七條載明,罪犯死亡后,對初步認定罪犯為正常死亡的,監獄應開展的調查工作中,包括:封存,查看罪犯死亡前十五日內原始監控錄像等。邢鑫分析,監控視頻對于確認服刑人員死因,起到重要的判斷作用,家屬有權要求調取觀看。如果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監控錄像,家屬可以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及存儲服務器進行修復;如果監獄方有意回避監控視頻問題,或存在掩蓋真相之嫌。河南豫龍律師事務所律師付建認為,本案中,家屬查看監獄的監控視頻,必須有充足的理由,并向檢察院或監獄管理部門申請,經批準后才可查看。實踐中,查看監控視頻的申請,一般都會遭拒。《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十九條規定,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的,應當向監獄提出申請。監獄根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尸體延長保存期限不得超過十日。邢鑫分析,家屬對死因、監控視頻缺失存在合理質疑,可以在未進行尸檢復檢的情況下,申請暫緩火化。為還原真相、厘清事實,監獄方應在復檢后火化尸體,避免家屬產生“毀尸滅跡”的懷疑。他認為,陳晨接到短信表示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正審查處理,意味著此案的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邢鑫表示,在尸檢復檢未進行、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的情況下,對尸體強行火化,或使真相無法徹底查明。在調查處理罪犯死亡工作中,人民警察、檢察人員及從事醫療、鑒定等相關工作人員應嚴格依照法律規定履行職責。原標題:哈爾濱服刑犯獄內帶傷身亡,副監獄長:生前未被打陳浩的尸檢鑒定報告 本文圖均為 受訪者供圖12月15日上午11點,服刑人員陳浩(化名)在死亡一年之后,遺體被獄警抬上專車帶走火化。因盜竊罪入獄服刑的黑龍江綏化市蘭西縣30歲男子陳浩,去年8月從蘭西縣看守所轉到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期間,突然死亡。尸檢報告和獄警的說法是,陳浩因突發腦梗死亡。但家屬看到陳浩遺體時發現,他身上有多處傷痕。“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浩的姐姐陳晨(化名)質疑稱。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給出的“答復函”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陳浩)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陳晨向東風監獄人員提出調取監控視頻。她接到的相關材料顯示,監獄未保存相關監控視頻。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經查,陳浩生前未遭人毆打。但他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也未解釋是否有保存監控錄像。陳晨說,家人曾提出要二次尸檢,因擔心被毀滅證據,一致不同意將陳浩遺體火化。張曉峰則表示,根據國家相關規定,罪犯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即便家屬不同意,也要進行火化。有律師認為,家屬有權調取監控錄像,如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家屬可要求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等進行修復。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可提出申請,監獄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中顯示,排除陳浩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尸體多部位有傷,監獄稱未遭毆打體罰陳晨回憶,最后一次見到弟弟是2017年5月,她倆和父母在青島務工。當時弟弟說想念老家5歲的孩子,遂從青島回了老家。那年8月,警方告知家屬,陳浩因盜竊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有關陳浩盜竊案的刑事判決書顯示,陳浩因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于2017年8月30日被蘭西縣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后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判刑后,他被送往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家屬2018年10月30日接到東風監獄工作人員通知,稱陳浩10月29日晚突發腦梗,30日凌晨3時許因病死亡。監獄方委托哈爾濱工業大學醫院司法鑒定中心進行尸檢,鑒定報告顯示,死者腦干部位腦膜結核侵及血管,發生腦干及大腦多發腦梗死……呼吸循環障礙而死亡。報告載明,排除機械性損傷、窒息等原因致死。但家屬看到陳浩尸體時發現,他雙腿、胳膊有大片淤青,后腦有血腫塊。陳晨曾向監獄工作人員詢問“傷從何而來”,對方稱“也許是在搶救中磕的、碰的”。這一說法無法讓陳晨信服,她拍下了弟弟身上的傷痕。北京法醫司法鑒定咨詢中心主任、主檢法醫師王鵬分析稱,根據圖片初步判斷,陳浩身上的淤青并非尸斑,他推測是外傷。“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晨多次請求東風監獄、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作答。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在這一個月前的6月18日,東風監獄給出的《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卻顯示,“陳浩曾患有腦膜炎……身體狀態較差,日常有走路不穩跌撞和摔倒現象……經過詢問陳浩工友、舍友,排除其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陳晨說,弟弟確實在2015年7月曾患有腦膜炎,但當時已治愈。傷痕到底從何而來?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晚告訴澎湃新聞,陳浩身上的淤青確實是傷痕,經查“(陳浩)死前沒有被打”。調查結果早已反饋給家屬。“家屬一直糾結于傷痕,這并非致死原因。”張曉峰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犯人也有犯人的權利,我們不能天天把他扒光看看他身上是什么情況。”陳浩副監獄長稱無向家屬提供監控視頻義務去年11月至今,陳晨辭掉青島的工作,在長達一年多時間里,一直為了“真相”奔波。她一次次向監獄、當地檢察院提出想調取陳浩死前72小時完整的監控視頻。最終,監獄方面向她提供了陳浩死前三天、約5分鐘的監控錄像。“一段與其他工友上工的、一段是死前兩小時,他抱著被子去鋪床的,”陳晨回憶,在第二段視頻中,她看得出弟弟走路明顯緩慢了許多,“第三段是弟弟被幾名犯人抬出來,有穿白色衣服的醫務人員在一旁”。陳晨轉述道,獄警稱只能向家屬提供這些視頻片段,其他沒有保存,部分時刻執法人員未帶執法記錄儀。前述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出具的《答復函》對監獄內監控視頻作出了說明:對于家屬要查看死者生前72小時完整監控視頻的要求,因監獄未保存視頻資料,致使死者生前影像無法還原,“我院也向東風監獄提出此問題,但至今無法解決”。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對此解釋稱:“監獄方面可以向主管機關、監察機關等提供監控視頻,沒有義務向犯人家屬提供。”但他未解釋是否真的沒保存監控錄像。最高人民檢察院、民政部、司法部2015年頒發《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五十五條規定,罪犯在服刑期間死亡的,監獄應當立即通知罪犯家屬和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在陳浩死后,監獄方面是否第一時間通知了檢察院及法院?對此,張曉峰12月18日表示,無法接受電話采訪,需面談。監獄工作人員向家屬出具的“火化通知書”。未進行二次尸檢,尸體遭“強制火化”一年多時間里,陳晨奔波于東風監獄、檢察部門等,她曾書面提出要求對尸體進行二次尸檢。一份落款時間為2019年6月3日、印有陳晨指紋的“對黑龍江省東風監獄鑒定結論通知書的異議”顯示,她要求重新鑒定。但家屬提出二次尸檢的前提是,希望監獄方面提供監控視頻作為查明外傷的證據。從6月份至12月,因監獄方面無法提供監控視頻,二次尸檢始終沒有進行。今年11月16日,陳晨接到12309(檢察服務中心)短信:已(將相關材料)轉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處理。12月9日,陳晨和父母接到東風監獄給出的一份“火化通知書”,上面載明:“陳浩尸體已經檢驗,無保留必要,于12月15日進行火化”。陳晨及父母告知監獄工作人員,他們對陳浩的死存在異議,不同意火化。但未能阻止12月15日上午進行的火化程序。對于火化尸體一事,張曉峰解釋稱:“監獄下達的(火化通知單),不以當事人(及其家屬等)簽不簽字、接不接受為準。陳浩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道義上我們希望能與家屬達成一致,但是如果家屬不同意,我們會按照法律規定的程序進行。”同時,張曉峰也表示,陳浩的尸體已存放一年多,“產生的存放費給財政造成非常大的包袱,如果一直存放下去,民政部門也承擔不起。”陳浩的死亡證明律師:家屬有權要求申請調取監控視頻湖南金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邢鑫表示,目前我國尚沒有明確規定監獄監控錄像需保存多久,相關問題可參照《黑龍江省公共安全技術防范條例》二十九條規定的:安全技術防范系統獲取的視頻、音頻信息資料留存時限不得少于三十日。《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七條載明,罪犯死亡后,對初步認定罪犯為正常死亡的,監獄應開展的調查工作中,包括:封存,查看罪犯死亡前十五日內原始監控錄像等。邢鑫分析,監控視頻對于確認服刑人員死因,起到重要的判斷作用,家屬有權要求調取觀看。如果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監控錄像,家屬可以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及存儲服務器進行修復;如果監獄方有意回避監控視頻問題,或存在掩蓋真相之嫌。河南豫龍律師事務所律師付建認為,本案中,家屬查看監獄的監控視頻,必須有充足的理由,并向檢察院或監獄管理部門申請,經批準后才可查看。實踐中,查看監控視頻的申請,一般都會遭拒。《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十九條規定,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的,應當向監獄提出申請。監獄根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尸體延長保存期限不得超過十日。邢鑫分析,家屬對死因、監控視頻缺失存在合理質疑,可以在未進行尸檢復檢的情況下,申請暫緩火化。為還原真相、厘清事實,監獄方應在復檢后火化尸體,避免家屬產生“毀尸滅跡”的懷疑。他認為,陳晨接到短信表示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正審查處理,意味著此案的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邢鑫表示,在尸檢復檢未進行、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的情況下,對尸體強行火化,或使真相無法徹底查明。在調查處理罪犯死亡工作中,人民警察、檢察人員及從事醫療、鑒定等相關工作人員應嚴格依照法律規定履行職責。原標題:哈爾濱服刑犯獄內帶傷身亡,副監獄長:生前未被打陳浩的尸檢鑒定報告 本文圖均為 受訪者供圖12月15日上午11點,服刑人員陳浩(化名)在死亡一年之后,遺體被獄警抬上專車帶走火化。因盜竊罪入獄服刑的黑龍江綏化市蘭西縣30歲男子陳浩,去年8月從蘭西縣看守所轉到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期間,突然死亡。尸檢報告和獄警的說法是,陳浩因突發腦梗死亡。但家屬看到陳浩遺體時發現,他身上有多處傷痕。“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浩的姐姐陳晨(化名)質疑稱。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給出的“答復函”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陳浩)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陳晨向東風監獄人員提出調取監控視頻。她接到的相關材料顯示,監獄未保存相關監控視頻。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經查,陳浩生前未遭人毆打。但他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也未解釋是否有保存監控錄像。陳晨說,家人曾提出要二次尸檢,因擔心被毀滅證據,一致不同意將陳浩遺體火化。張曉峰則表示,根據國家相關規定,罪犯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即便家屬不同意,也要進行火化。有律師認為,家屬有權調取監控錄像,如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家屬可要求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等進行修復。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可提出申請,監獄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中顯示,排除陳浩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尸體多部位有傷,監獄稱未遭毆打體罰陳晨回憶,最后一次見到弟弟是2017年5月,她倆和父母在青島務工。當時弟弟說想念老家5歲的孩子,遂從青島回了老家。那年8月,警方告知家屬,陳浩因盜竊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有關陳浩盜竊案的刑事判決書顯示,陳浩因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于2017年8月30日被蘭西縣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后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判刑后,他被送往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家屬2018年10月30日接到東風監獄工作人員通知,稱陳浩10月29日晚突發腦梗,30日凌晨3時許因病死亡。監獄方委托哈爾濱工業大學醫院司法鑒定中心進行尸檢,鑒定報告顯示,死者腦干部位腦膜結核侵及血管,發生腦干及大腦多發腦梗死……呼吸循環障礙而死亡。報告載明,排除機械性損傷、窒息等原因致死。但家屬看到陳浩尸體時發現,他雙腿、胳膊有大片淤青,后腦有血腫塊。陳晨曾向監獄工作人員詢問“傷從何而來”,對方稱“也許是在搶救中磕的、碰的”。這一說法無法讓陳晨信服,她拍下了弟弟身上的傷痕。北京法醫司法鑒定咨詢中心主任、主檢法醫師王鵬分析稱,根據圖片初步判斷,陳浩身上的淤青并非尸斑,他推測是外傷。“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晨多次請求東風監獄、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作答。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在這一個月前的6月18日,東風監獄給出的《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卻顯示,“陳浩曾患有腦膜炎……身體狀態較差,日常有走路不穩跌撞和摔倒現象……經過詢問陳浩工友、舍友,排除其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陳晨說,弟弟確實在2015年7月曾患有腦膜炎,但當時已治愈。傷痕到底從何而來?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晚告訴澎湃新聞,陳浩身上的淤青確實是傷痕,經查“(陳浩)死前沒有被打”。調查結果早已反饋給家屬。“家屬一直糾結于傷痕,這并非致死原因。”張曉峰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犯人也有犯人的權利,我們不能天天把他扒光看看他身上是什么情況。”陳浩副監獄長稱無向家屬提供監控視頻義務去年11月至今,陳晨辭掉青島的工作,在長達一年多時間里,一直為了“真相”奔波。她一次次向監獄、當地檢察院提出想調取陳浩死前72小時完整的監控視頻。最終,監獄方面向她提供了陳浩死前三天、約5分鐘的監控錄像。“一段與其他工友上工的、一段是死前兩小時,他抱著被子去鋪床的,”陳晨回憶,在第二段視頻中,她看得出弟弟走路明顯緩慢了許多,“第三段是弟弟被幾名犯人抬出來,有穿白色衣服的醫務人員在一旁”。陳晨轉述道,獄警稱只能向家屬提供這些視頻片段,其他沒有保存,部分時刻執法人員未帶執法記錄儀。前述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出具的《答復函》對監獄內監控視頻作出了說明:對于家屬要查看死者生前72小時完整監控視頻的要求,因監獄未保存視頻資料,致使死者生前影像無法還原,“我院也向東風監獄提出此問題,但至今無法解決”。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對此解釋稱:“監獄方面可以向主管機關、監察機關等提供監控視頻,沒有義務向犯人家屬提供。”但他未解釋是否真的沒保存監控錄像。最高人民檢察院、民政部、司法部2015年頒發《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五十五條規定,罪犯在服刑期間死亡的,監獄應當立即通知罪犯家屬和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在陳浩死后,監獄方面是否第一時間通知了檢察院及法院?對此,張曉峰12月18日表示,無法接受電話采訪,需面談。監獄工作人員向家屬出具的“火化通知書”。未進行二次尸檢,尸體遭“強制火化”一年多時間里,陳晨奔波于東風監獄、檢察部門等,她曾書面提出要求對尸體進行二次尸檢。一份落款時間為2019年6月3日、印有陳晨指紋的“對黑龍江省東風監獄鑒定結論通知書的異議”顯示,她要求重新鑒定。但家屬提出二次尸檢的前提是,希望監獄方面提供監控視頻作為查明外傷的證據。從6月份至12月,因監獄方面無法提供監控視頻,二次尸檢始終沒有進行。今年11月16日,陳晨接到12309(檢察服務中心)短信:已(將相關材料)轉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處理。12月9日,陳晨和父母接到東風監獄給出的一份“火化通知書”,上面載明:“陳浩尸體已經檢驗,無保留必要,于12月15日進行火化”。陳晨及父母告知監獄工作人員,他們對陳浩的死存在異議,不同意火化。但未能阻止12月15日上午進行的火化程序。對于火化尸體一事,張曉峰解釋稱:“監獄下達的(火化通知單),不以當事人(及其家屬等)簽不簽字、接不接受為準。陳浩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道義上我們希望能與家屬達成一致,但是如果家屬不同意,我們會按照法律規定的程序進行。”同時,張曉峰也表示,陳浩的尸體已存放一年多,“產生的存放費給財政造成非常大的包袱,如果一直存放下去,民政部門也承擔不起。”陳浩的死亡證明律師:家屬有權要求申請調取監控視頻湖南金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邢鑫表示,目前我國尚沒有明確規定監獄監控錄像需保存多久,相關問題可參照《黑龍江省公共安全技術防范條例》二十九條規定的:安全技術防范系統獲取的視頻、音頻信息資料留存時限不得少于三十日。《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七條載明,罪犯死亡后,對初步認定罪犯為正常死亡的,監獄應開展的調查工作中,包括:封存,查看罪犯死亡前十五日內原始監控錄像等。邢鑫分析,監控視頻對于確認服刑人員死因,起到重要的判斷作用,家屬有權要求調取觀看。如果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監控錄像,家屬可以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及存儲服務器進行修復;如果監獄方有意回避監控視頻問題,或存在掩蓋真相之嫌。河南豫龍律師事務所律師付建認為,本案中,家屬查看監獄的監控視頻,必須有充足的理由,并向檢察院或監獄管理部門申請,經批準后才可查看。實踐中,查看監控視頻的申請,一般都會遭拒。《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十九條規定,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的,應當向監獄提出申請。監獄根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尸體延長保存期限不得超過十日。邢鑫分析,家屬對死因、監控視頻缺失存在合理質疑,可以在未進行尸檢復檢的情況下,申請暫緩火化。為還原真相、厘清事實,監獄方應在復檢后火化尸體,避免家屬產生“毀尸滅跡”的懷疑。他認為,陳晨接到短信表示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正審查處理,意味著此案的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邢鑫表示,在尸檢復檢未進行、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的情況下,對尸體強行火化,或使真相無法徹底查明。在調查處理罪犯死亡工作中,人民警察、檢察人員及從事醫療、鑒定等相關工作人員應嚴格依照法律規定履行職責。原標題:哈爾濱服刑犯獄內帶傷身亡,副監獄長:生前未被打陳浩的尸檢鑒定報告 本文圖均為 受訪者供圖12月15日上午11點,服刑人員陳浩(化名)在死亡一年之后,遺體被獄警抬上專車帶走火化。因盜竊罪入獄服刑的黑龍江綏化市蘭西縣30歲男子陳浩,去年8月從蘭西縣看守所轉到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期間,突然死亡。尸檢報告和獄警的說法是,陳浩因突發腦梗死亡。但家屬看到陳浩遺體時發現,他身上有多處傷痕。“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浩的姐姐陳晨(化名)質疑稱。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給出的“答復函”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陳浩)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陳晨向東風監獄人員提出調取監控視頻。她接到的相關材料顯示,監獄未保存相關監控視頻。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經查,陳浩生前未遭人毆打。但他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也未解釋是否有保存監控錄像。陳晨說,家人曾提出要二次尸檢,因擔心被毀滅證據,一致不同意將陳浩遺體火化。張曉峰則表示,根據國家相關規定,罪犯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即便家屬不同意,也要進行火化。有律師認為,家屬有權調取監控錄像,如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家屬可要求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等進行修復。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可提出申請,監獄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中顯示,排除陳浩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尸體多部位有傷,監獄稱未遭毆打體罰陳晨回憶,最后一次見到弟弟是2017年5月,她倆和父母在青島務工。當時弟弟說想念老家5歲的孩子,遂從青島回了老家。那年8月,警方告知家屬,陳浩因盜竊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有關陳浩盜竊案的刑事判決書顯示,陳浩因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于2017年8月30日被蘭西縣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后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判刑后,他被送往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家屬2018年10月30日接到東風監獄工作人員通知,稱陳浩10月29日晚突發腦梗,30日凌晨3時許因病死亡。監獄方委托哈爾濱工業大學醫院司法鑒定中心進行尸檢,鑒定報告顯示,死者腦干部位腦膜結核侵及血管,發生腦干及大腦多發腦梗死……呼吸循環障礙而死亡。報告載明,排除機械性損傷、窒息等原因致死。但家屬看到陳浩尸體時發現,他雙腿、胳膊有大片淤青,后腦有血腫塊。陳晨曾向監獄工作人員詢問“傷從何而來”,對方稱“也許是在搶救中磕的、碰的”。這一說法無法讓陳晨信服,她拍下了弟弟身上的傷痕。北京法醫司法鑒定咨詢中心主任、主檢法醫師王鵬分析稱,根據圖片初步判斷,陳浩身上的淤青并非尸斑,他推測是外傷。“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晨多次請求東風監獄、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作答。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在這一個月前的6月18日,東風監獄給出的《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卻顯示,“陳浩曾患有腦膜炎……身體狀態較差,日常有走路不穩跌撞和摔倒現象……經過詢問陳浩工友、舍友,排除其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陳晨說,弟弟確實在2015年7月曾患有腦膜炎,但當時已治愈。傷痕到底從何而來?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晚告訴澎湃新聞,陳浩身上的淤青確實是傷痕,經查“(陳浩)死前沒有被打”。調查結果早已反饋給家屬。“家屬一直糾結于傷痕,這并非致死原因。”張曉峰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犯人也有犯人的權利,我們不能天天把他扒光看看他身上是什么情況。”陳浩副監獄長稱無向家屬提供監控視頻義務去年11月至今,陳晨辭掉青島的工作,在長達一年多時間里,一直為了“真相”奔波。她一次次向監獄、當地檢察院提出想調取陳浩死前72小時完整的監控視頻。最終,監獄方面向她提供了陳浩死前三天、約5分鐘的監控錄像。“一段與其他工友上工的、一段是死前兩小時,他抱著被子去鋪床的,”陳晨回憶,在第二段視頻中,她看得出弟弟走路明顯緩慢了許多,“第三段是弟弟被幾名犯人抬出來,有穿白色衣服的醫務人員在一旁”。陳晨轉述道,獄警稱只能向家屬提供這些視頻片段,其他沒有保存,部分時刻執法人員未帶執法記錄儀。前述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出具的《答復函》對監獄內監控視頻作出了說明:對于家屬要查看死者生前72小時完整監控視頻的要求,因監獄未保存視頻資料,致使死者生前影像無法還原,“我院也向東風監獄提出此問題,但至今無法解決”。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對此解釋稱:“監獄方面可以向主管機關、監察機關等提供監控視頻,沒有義務向犯人家屬提供。”但他未解釋是否真的沒保存監控錄像。最高人民檢察院、民政部、司法部2015年頒發《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五十五條規定,罪犯在服刑期間死亡的,監獄應當立即通知罪犯家屬和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在陳浩死后,監獄方面是否第一時間通知了檢察院及法院?對此,張曉峰12月18日表示,無法接受電話采訪,需面談。監獄工作人員向家屬出具的“火化通知書”。未進行二次尸檢,尸體遭“強制火化”一年多時間里,陳晨奔波于東風監獄、檢察部門等,她曾書面提出要求對尸體進行二次尸檢。一份落款時間為2019年6月3日、印有陳晨指紋的“對黑龍江省東風監獄鑒定結論通知書的異議”顯示,她要求重新鑒定。但家屬提出二次尸檢的前提是,希望監獄方面提供監控視頻作為查明外傷的證據。從6月份至12月,因監獄方面無法提供監控視頻,二次尸檢始終沒有進行。今年11月16日,陳晨接到12309(檢察服務中心)短信:已(將相關材料)轉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處理。12月9日,陳晨和父母接到東風監獄給出的一份“火化通知書”,上面載明:“陳浩尸體已經檢驗,無保留必要,于12月15日進行火化”。陳晨及父母告知監獄工作人員,他們對陳浩的死存在異議,不同意火化。但未能阻止12月15日上午進行的火化程序。對于火化尸體一事,張曉峰解釋稱:“監獄下達的(火化通知單),不以當事人(及其家屬等)簽不簽字、接不接受為準。陳浩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道義上我們希望能與家屬達成一致,但是如果家屬不同意,我們會按照法律規定的程序進行。”同時,張曉峰也表示,陳浩的尸體已存放一年多,“產生的存放費給財政造成非常大的包袱,如果一直存放下去,民政部門也承擔不起。”陳浩的死亡證明律師:家屬有權要求申請調取監控視頻湖南金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邢鑫表示,目前我國尚沒有明確規定監獄監控錄像需保存多久,相關問題可參照《黑龍江省公共安全技術防范條例》二十九條規定的:安全技術防范系統獲取的視頻、音頻信息資料留存時限不得少于三十日。《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七條載明,罪犯死亡后,對初步認定罪犯為正常死亡的,監獄應開展的調查工作中,包括:封存,查看罪犯死亡前十五日內原始監控錄像等。邢鑫分析,監控視頻對于確認服刑人員死因,起到重要的判斷作用,家屬有權要求調取觀看。如果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監控錄像,家屬可以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及存儲服務器進行修復;如果監獄方有意回避監控視頻問題,或存在掩蓋真相之嫌。河南豫龍律師事務所律師付建認為,本案中,家屬查看監獄的監控視頻,必須有充足的理由,并向檢察院或監獄管理部門申請,經批準后才可查看。實踐中,查看監控視頻的申請,一般都會遭拒。《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十九條規定,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的,應當向監獄提出申請。監獄根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尸體延長保存期限不得超過十日。邢鑫分析,家屬對死因、監控視頻缺失存在合理質疑,可以在未進行尸檢復檢的情況下,申請暫緩火化。為還原真相、厘清事實,監獄方應在復檢后火化尸體,避免家屬產生“毀尸滅跡”的懷疑。他認為,陳晨接到短信表示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正審查處理,意味著此案的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邢鑫表示,在尸檢復檢未進行、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的情況下,對尸體強行火化,或使真相無法徹底查明。在調查處理罪犯死亡工作中,人民警察、檢察人員及從事醫療、鑒定等相關工作人員應嚴格依照法律規定履行職責。

原標題:哈爾濱服刑犯獄內帶傷身亡,副監獄長:生前未被打陳浩的尸檢鑒定報告 本文圖均為 受訪者供圖12月15日上午11點,服刑人員陳浩(化名)在死亡一年之后,遺體被獄警抬上專車帶走火化。因盜竊罪入獄服刑的黑龍江綏化市蘭西縣30歲男子陳浩,去年8月從蘭西縣看守所轉到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期間,突然死亡。尸檢報告和獄警的說法是,陳浩因突發腦梗死亡。但家屬看到陳浩遺體時發現,他身上有多處傷痕。“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浩的姐姐陳晨(化名)質疑稱。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給出的“答復函”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陳浩)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陳晨向東風監獄人員提出調取監控視頻。她接到的相關材料顯示,監獄未保存相關監控視頻。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經查,陳浩生前未遭人毆打。但他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也未解釋是否有保存監控錄像。陳晨說,家人曾提出要二次尸檢,因擔心被毀滅證據,一致不同意將陳浩遺體火化。張曉峰則表示,根據國家相關規定,罪犯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即便家屬不同意,也要進行火化。有律師認為,家屬有權調取監控錄像,如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家屬可要求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等進行修復。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可提出申請,監獄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中顯示,排除陳浩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尸體多部位有傷,監獄稱未遭毆打體罰陳晨回憶,最后一次見到弟弟是2017年5月,她倆和父母在青島務工。當時弟弟說想念老家5歲的孩子,遂從青島回了老家。那年8月,警方告知家屬,陳浩因盜竊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有關陳浩盜竊案的刑事判決書顯示,陳浩因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于2017年8月30日被蘭西縣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后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判刑后,他被送往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家屬2018年10月30日接到東風監獄工作人員通知,稱陳浩10月29日晚突發腦梗,30日凌晨3時許因病死亡。監獄方委托哈爾濱工業大學醫院司法鑒定中心進行尸檢,鑒定報告顯示,死者腦干部位腦膜結核侵及血管,發生腦干及大腦多發腦梗死……呼吸循環障礙而死亡。報告載明,排除機械性損傷、窒息等原因致死。但家屬看到陳浩尸體時發現,他雙腿、胳膊有大片淤青,后腦有血腫塊。陳晨曾向監獄工作人員詢問“傷從何而來”,對方稱“也許是在搶救中磕的、碰的”。這一說法無法讓陳晨信服,她拍下了弟弟身上的傷痕。北京法醫司法鑒定咨詢中心主任、主檢法醫師王鵬分析稱,根據圖片初步判斷,陳浩身上的淤青并非尸斑,他推測是外傷。“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晨多次請求東風監獄、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作答。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在這一個月前的6月18日,東風監獄給出的《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卻顯示,“陳浩曾患有腦膜炎……身體狀態較差,日常有走路不穩跌撞和摔倒現象……經過詢問陳浩工友、舍友,排除其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陳晨說,弟弟確實在2015年7月曾患有腦膜炎,但當時已治愈。傷痕到底從何而來?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晚告訴澎湃新聞,陳浩身上的淤青確實是傷痕,經查“(陳浩)死前沒有被打”。調查結果早已反饋給家屬。“家屬一直糾結于傷痕,這并非致死原因。”張曉峰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犯人也有犯人的權利,我們不能天天把他扒光看看他身上是什么情況。”陳浩副監獄長稱無向家屬提供監控視頻義務去年11月至今,陳晨辭掉青島的工作,在長達一年多時間里,一直為了“真相”奔波。她一次次向監獄、當地檢察院提出想調取陳浩死前72小時完整的監控視頻。最終,監獄方面向她提供了陳浩死前三天、約5分鐘的監控錄像。“一段與其他工友上工的、一段是死前兩小時,他抱著被子去鋪床的,”陳晨回憶,在第二段視頻中,她看得出弟弟走路明顯緩慢了許多,“第三段是弟弟被幾名犯人抬出來,有穿白色衣服的醫務人員在一旁”。陳晨轉述道,獄警稱只能向家屬提供這些視頻片段,其他沒有保存,部分時刻執法人員未帶執法記錄儀。前述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出具的《答復函》對監獄內監控視頻作出了說明:對于家屬要查看死者生前72小時完整監控視頻的要求,因監獄未保存視頻資料,致使死者生前影像無法還原,“我院也向東風監獄提出此問題,但至今無法解決”。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對此解釋稱:“監獄方面可以向主管機關、監察機關等提供監控視頻,沒有義務向犯人家屬提供。”但他未解釋是否真的沒保存監控錄像。最高人民檢察院、民政部、司法部2015年頒發《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五十五條規定,罪犯在服刑期間死亡的,監獄應當立即通知罪犯家屬和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在陳浩死后,監獄方面是否第一時間通知了檢察院及法院?對此,張曉峰12月18日表示,無法接受電話采訪,需面談。監獄工作人員向家屬出具的“火化通知書”。未進行二次尸檢,尸體遭“強制火化”一年多時間里,陳晨奔波于東風監獄、檢察部門等,她曾書面提出要求對尸體進行二次尸檢。一份落款時間為2019年6月3日、印有陳晨指紋的“對黑龍江省東風監獄鑒定結論通知書的異議”顯示,她要求重新鑒定。但家屬提出二次尸檢的前提是,希望監獄方面提供監控視頻作為查明外傷的證據。從6月份至12月,因監獄方面無法提供監控視頻,二次尸檢始終沒有進行。今年11月16日,陳晨接到12309(檢察服務中心)短信:已(將相關材料)轉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處理。12月9日,陳晨和父母接到東風監獄給出的一份“火化通知書”,上面載明:“陳浩尸體已經檢驗,無保留必要,于12月15日進行火化”。陳晨及父母告知監獄工作人員,他們對陳浩的死存在異議,不同意火化。但未能阻止12月15日上午進行的火化程序。對于火化尸體一事,張曉峰解釋稱:“監獄下達的(火化通知單),不以當事人(及其家屬等)簽不簽字、接不接受為準。陳浩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道義上我們希望能與家屬達成一致,但是如果家屬不同意,我們會按照法律規定的程序進行。”同時,張曉峰也表示,陳浩的尸體已存放一年多,“產生的存放費給財政造成非常大的包袱,如果一直存放下去,民政部門也承擔不起。”陳浩的死亡證明律師:家屬有權要求申請調取監控視頻湖南金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邢鑫表示,目前我國尚沒有明確規定監獄監控錄像需保存多久,相關問題可參照《黑龍江省公共安全技術防范條例》二十九條規定的:安全技術防范系統獲取的視頻、音頻信息資料留存時限不得少于三十日。《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七條載明,罪犯死亡后,對初步認定罪犯為正常死亡的,監獄應開展的調查工作中,包括:封存,查看罪犯死亡前十五日內原始監控錄像等。邢鑫分析,監控視頻對于確認服刑人員死因,起到重要的判斷作用,家屬有權要求調取觀看。如果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監控錄像,家屬可以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及存儲服務器進行修復;如果監獄方有意回避監控視頻問題,或存在掩蓋真相之嫌。河南豫龍律師事務所律師付建認為,本案中,家屬查看監獄的監控視頻,必須有充足的理由,并向檢察院或監獄管理部門申請,經批準后才可查看。實踐中,查看監控視頻的申請,一般都會遭拒。《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十九條規定,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的,應當向監獄提出申請。監獄根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尸體延長保存期限不得超過十日。邢鑫分析,家屬對死因、監控視頻缺失存在合理質疑,可以在未進行尸檢復檢的情況下,申請暫緩火化。為還原真相、厘清事實,監獄方應在復檢后火化尸體,避免家屬產生“毀尸滅跡”的懷疑。他認為,陳晨接到短信表示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正審查處理,意味著此案的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邢鑫表示,在尸檢復檢未進行、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的情況下,對尸體強行火化,或使真相無法徹底查明。在調查處理罪犯死亡工作中,人民警察、檢察人員及從事醫療、鑒定等相關工作人員應嚴格依照法律規定履行職責。bbin信譽平臺排名前十原標題:哈爾濱服刑犯獄內帶傷身亡,副監獄長:生前未被打陳浩的尸檢鑒定報告 本文圖均為 受訪者供圖12月15日上午11點,服刑人員陳浩(化名)在死亡一年之后,遺體被獄警抬上專車帶走火化。因盜竊罪入獄服刑的黑龍江綏化市蘭西縣30歲男子陳浩,去年8月從蘭西縣看守所轉到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期間,突然死亡。尸檢報告和獄警的說法是,陳浩因突發腦梗死亡。但家屬看到陳浩遺體時發現,他身上有多處傷痕。“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浩的姐姐陳晨(化名)質疑稱。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給出的“答復函”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陳浩)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陳晨向東風監獄人員提出調取監控視頻。她接到的相關材料顯示,監獄未保存相關監控視頻。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經查,陳浩生前未遭人毆打。但他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也未解釋是否有保存監控錄像。陳晨說,家人曾提出要二次尸檢,因擔心被毀滅證據,一致不同意將陳浩遺體火化。張曉峰則表示,根據國家相關規定,罪犯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即便家屬不同意,也要進行火化。有律師認為,家屬有權調取監控錄像,如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家屬可要求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等進行修復。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可提出申請,監獄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中顯示,排除陳浩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尸體多部位有傷,監獄稱未遭毆打體罰陳晨回憶,最后一次見到弟弟是2017年5月,她倆和父母在青島務工。當時弟弟說想念老家5歲的孩子,遂從青島回了老家。那年8月,警方告知家屬,陳浩因盜竊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有關陳浩盜竊案的刑事判決書顯示,陳浩因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于2017年8月30日被蘭西縣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后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判刑后,他被送往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家屬2018年10月30日接到東風監獄工作人員通知,稱陳浩10月29日晚突發腦梗,30日凌晨3時許因病死亡。監獄方委托哈爾濱工業大學醫院司法鑒定中心進行尸檢,鑒定報告顯示,死者腦干部位腦膜結核侵及血管,發生腦干及大腦多發腦梗死……呼吸循環障礙而死亡。報告載明,排除機械性損傷、窒息等原因致死。但家屬看到陳浩尸體時發現,他雙腿、胳膊有大片淤青,后腦有血腫塊。陳晨曾向監獄工作人員詢問“傷從何而來”,對方稱“也許是在搶救中磕的、碰的”。這一說法無法讓陳晨信服,她拍下了弟弟身上的傷痕。北京法醫司法鑒定咨詢中心主任、主檢法醫師王鵬分析稱,根據圖片初步判斷,陳浩身上的淤青并非尸斑,他推測是外傷。“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晨多次請求東風監獄、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作答。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在這一個月前的6月18日,東風監獄給出的《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卻顯示,“陳浩曾患有腦膜炎……身體狀態較差,日常有走路不穩跌撞和摔倒現象……經過詢問陳浩工友、舍友,排除其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陳晨說,弟弟確實在2015年7月曾患有腦膜炎,但當時已治愈。傷痕到底從何而來?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晚告訴澎湃新聞,陳浩身上的淤青確實是傷痕,經查“(陳浩)死前沒有被打”。調查結果早已反饋給家屬。“家屬一直糾結于傷痕,這并非致死原因。”張曉峰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犯人也有犯人的權利,我們不能天天把他扒光看看他身上是什么情況。”陳浩副監獄長稱無向家屬提供監控視頻義務去年11月至今,陳晨辭掉青島的工作,在長達一年多時間里,一直為了“真相”奔波。她一次次向監獄、當地檢察院提出想調取陳浩死前72小時完整的監控視頻。最終,監獄方面向她提供了陳浩死前三天、約5分鐘的監控錄像。“一段與其他工友上工的、一段是死前兩小時,他抱著被子去鋪床的,”陳晨回憶,在第二段視頻中,她看得出弟弟走路明顯緩慢了許多,“第三段是弟弟被幾名犯人抬出來,有穿白色衣服的醫務人員在一旁”。陳晨轉述道,獄警稱只能向家屬提供這些視頻片段,其他沒有保存,部分時刻執法人員未帶執法記錄儀。前述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出具的《答復函》對監獄內監控視頻作出了說明:對于家屬要查看死者生前72小時完整監控視頻的要求,因監獄未保存視頻資料,致使死者生前影像無法還原,“我院也向東風監獄提出此問題,但至今無法解決”。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對此解釋稱:“監獄方面可以向主管機關、監察機關等提供監控視頻,沒有義務向犯人家屬提供。”但他未解釋是否真的沒保存監控錄像。最高人民檢察院、民政部、司法部2015年頒發《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五十五條規定,罪犯在服刑期間死亡的,監獄應當立即通知罪犯家屬和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在陳浩死后,監獄方面是否第一時間通知了檢察院及法院?對此,張曉峰12月18日表示,無法接受電話采訪,需面談。監獄工作人員向家屬出具的“火化通知書”。未進行二次尸檢,尸體遭“強制火化”一年多時間里,陳晨奔波于東風監獄、檢察部門等,她曾書面提出要求對尸體進行二次尸檢。一份落款時間為2019年6月3日、印有陳晨指紋的“對黑龍江省東風監獄鑒定結論通知書的異議”顯示,她要求重新鑒定。但家屬提出二次尸檢的前提是,希望監獄方面提供監控視頻作為查明外傷的證據。從6月份至12月,因監獄方面無法提供監控視頻,二次尸檢始終沒有進行。今年11月16日,陳晨接到12309(檢察服務中心)短信:已(將相關材料)轉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處理。12月9日,陳晨和父母接到東風監獄給出的一份“火化通知書”,上面載明:“陳浩尸體已經檢驗,無保留必要,于12月15日進行火化”。陳晨及父母告知監獄工作人員,他們對陳浩的死存在異議,不同意火化。但未能阻止12月15日上午進行的火化程序。對于火化尸體一事,張曉峰解釋稱:“監獄下達的(火化通知單),不以當事人(及其家屬等)簽不簽字、接不接受為準。陳浩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道義上我們希望能與家屬達成一致,但是如果家屬不同意,我們會按照法律規定的程序進行。”同時,張曉峰也表示,陳浩的尸體已存放一年多,“產生的存放費給財政造成非常大的包袱,如果一直存放下去,民政部門也承擔不起。”陳浩的死亡證明律師:家屬有權要求申請調取監控視頻湖南金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邢鑫表示,目前我國尚沒有明確規定監獄監控錄像需保存多久,相關問題可參照《黑龍江省公共安全技術防范條例》二十九條規定的:安全技術防范系統獲取的視頻、音頻信息資料留存時限不得少于三十日。《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七條載明,罪犯死亡后,對初步認定罪犯為正常死亡的,監獄應開展的調查工作中,包括:封存,查看罪犯死亡前十五日內原始監控錄像等。邢鑫分析,監控視頻對于確認服刑人員死因,起到重要的判斷作用,家屬有權要求調取觀看。如果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監控錄像,家屬可以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及存儲服務器進行修復;如果監獄方有意回避監控視頻問題,或存在掩蓋真相之嫌。河南豫龍律師事務所律師付建認為,本案中,家屬查看監獄的監控視頻,必須有充足的理由,并向檢察院或監獄管理部門申請,經批準后才可查看。實踐中,查看監控視頻的申請,一般都會遭拒。《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十九條規定,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的,應當向監獄提出申請。監獄根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尸體延長保存期限不得超過十日。邢鑫分析,家屬對死因、監控視頻缺失存在合理質疑,可以在未進行尸檢復檢的情況下,申請暫緩火化。為還原真相、厘清事實,監獄方應在復檢后火化尸體,避免家屬產生“毀尸滅跡”的懷疑。他認為,陳晨接到短信表示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正審查處理,意味著此案的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邢鑫表示,在尸檢復檢未進行、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的情況下,對尸體強行火化,或使真相無法徹底查明。在調查處理罪犯死亡工作中,人民警察、檢察人員及從事醫療、鑒定等相關工作人員應嚴格依照法律規定履行職責。原標題:哈爾濱服刑犯獄內帶傷身亡,副監獄長:生前未被打陳浩的尸檢鑒定報告 本文圖均為 受訪者供圖12月15日上午11點,服刑人員陳浩(化名)在死亡一年之后,遺體被獄警抬上專車帶走火化。因盜竊罪入獄服刑的黑龍江綏化市蘭西縣30歲男子陳浩,去年8月從蘭西縣看守所轉到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期間,突然死亡。尸檢報告和獄警的說法是,陳浩因突發腦梗死亡。但家屬看到陳浩遺體時發現,他身上有多處傷痕。“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浩的姐姐陳晨(化名)質疑稱。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給出的“答復函”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陳浩)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陳晨向東風監獄人員提出調取監控視頻。她接到的相關材料顯示,監獄未保存相關監控視頻。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經查,陳浩生前未遭人毆打。但他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也未解釋是否有保存監控錄像。陳晨說,家人曾提出要二次尸檢,因擔心被毀滅證據,一致不同意將陳浩遺體火化。張曉峰則表示,根據國家相關規定,罪犯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即便家屬不同意,也要進行火化。有律師認為,家屬有權調取監控錄像,如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家屬可要求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等進行修復。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可提出申請,監獄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中顯示,排除陳浩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尸體多部位有傷,監獄稱未遭毆打體罰陳晨回憶,最后一次見到弟弟是2017年5月,她倆和父母在青島務工。當時弟弟說想念老家5歲的孩子,遂從青島回了老家。那年8月,警方告知家屬,陳浩因盜竊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有關陳浩盜竊案的刑事判決書顯示,陳浩因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于2017年8月30日被蘭西縣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后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判刑后,他被送往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家屬2018年10月30日接到東風監獄工作人員通知,稱陳浩10月29日晚突發腦梗,30日凌晨3時許因病死亡。監獄方委托哈爾濱工業大學醫院司法鑒定中心進行尸檢,鑒定報告顯示,死者腦干部位腦膜結核侵及血管,發生腦干及大腦多發腦梗死……呼吸循環障礙而死亡。報告載明,排除機械性損傷、窒息等原因致死。但家屬看到陳浩尸體時發現,他雙腿、胳膊有大片淤青,后腦有血腫塊。陳晨曾向監獄工作人員詢問“傷從何而來”,對方稱“也許是在搶救中磕的、碰的”。這一說法無法讓陳晨信服,她拍下了弟弟身上的傷痕。北京法醫司法鑒定咨詢中心主任、主檢法醫師王鵬分析稱,根據圖片初步判斷,陳浩身上的淤青并非尸斑,他推測是外傷。“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晨多次請求東風監獄、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作答。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在這一個月前的6月18日,東風監獄給出的《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卻顯示,“陳浩曾患有腦膜炎……身體狀態較差,日常有走路不穩跌撞和摔倒現象……經過詢問陳浩工友、舍友,排除其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陳晨說,弟弟確實在2015年7月曾患有腦膜炎,但當時已治愈。傷痕到底從何而來?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晚告訴澎湃新聞,陳浩身上的淤青確實是傷痕,經查“(陳浩)死前沒有被打”。調查結果早已反饋給家屬。“家屬一直糾結于傷痕,這并非致死原因。”張曉峰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犯人也有犯人的權利,我們不能天天把他扒光看看他身上是什么情況。”陳浩副監獄長稱無向家屬提供監控視頻義務去年11月至今,陳晨辭掉青島的工作,在長達一年多時間里,一直為了“真相”奔波。她一次次向監獄、當地檢察院提出想調取陳浩死前72小時完整的監控視頻。最終,監獄方面向她提供了陳浩死前三天、約5分鐘的監控錄像。“一段與其他工友上工的、一段是死前兩小時,他抱著被子去鋪床的,”陳晨回憶,在第二段視頻中,她看得出弟弟走路明顯緩慢了許多,“第三段是弟弟被幾名犯人抬出來,有穿白色衣服的醫務人員在一旁”。陳晨轉述道,獄警稱只能向家屬提供這些視頻片段,其他沒有保存,部分時刻執法人員未帶執法記錄儀。前述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出具的《答復函》對監獄內監控視頻作出了說明:對于家屬要查看死者生前72小時完整監控視頻的要求,因監獄未保存視頻資料,致使死者生前影像無法還原,“我院也向東風監獄提出此問題,但至今無法解決”。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對此解釋稱:“監獄方面可以向主管機關、監察機關等提供監控視頻,沒有義務向犯人家屬提供。”但他未解釋是否真的沒保存監控錄像。最高人民檢察院、民政部、司法部2015年頒發《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五十五條規定,罪犯在服刑期間死亡的,監獄應當立即通知罪犯家屬和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在陳浩死后,監獄方面是否第一時間通知了檢察院及法院?對此,張曉峰12月18日表示,無法接受電話采訪,需面談。監獄工作人員向家屬出具的“火化通知書”。未進行二次尸檢,尸體遭“強制火化”一年多時間里,陳晨奔波于東風監獄、檢察部門等,她曾書面提出要求對尸體進行二次尸檢。一份落款時間為2019年6月3日、印有陳晨指紋的“對黑龍江省東風監獄鑒定結論通知書的異議”顯示,她要求重新鑒定。但家屬提出二次尸檢的前提是,希望監獄方面提供監控視頻作為查明外傷的證據。從6月份至12月,因監獄方面無法提供監控視頻,二次尸檢始終沒有進行。今年11月16日,陳晨接到12309(檢察服務中心)短信:已(將相關材料)轉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處理。12月9日,陳晨和父母接到東風監獄給出的一份“火化通知書”,上面載明:“陳浩尸體已經檢驗,無保留必要,于12月15日進行火化”。陳晨及父母告知監獄工作人員,他們對陳浩的死存在異議,不同意火化。但未能阻止12月15日上午進行的火化程序。對于火化尸體一事,張曉峰解釋稱:“監獄下達的(火化通知單),不以當事人(及其家屬等)簽不簽字、接不接受為準。陳浩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道義上我們希望能與家屬達成一致,但是如果家屬不同意,我們會按照法律規定的程序進行。”同時,張曉峰也表示,陳浩的尸體已存放一年多,“產生的存放費給財政造成非常大的包袱,如果一直存放下去,民政部門也承擔不起。”陳浩的死亡證明律師:家屬有權要求申請調取監控視頻湖南金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邢鑫表示,目前我國尚沒有明確規定監獄監控錄像需保存多久,相關問題可參照《黑龍江省公共安全技術防范條例》二十九條規定的:安全技術防范系統獲取的視頻、音頻信息資料留存時限不得少于三十日。《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七條載明,罪犯死亡后,對初步認定罪犯為正常死亡的,監獄應開展的調查工作中,包括:封存,查看罪犯死亡前十五日內原始監控錄像等。邢鑫分析,監控視頻對于確認服刑人員死因,起到重要的判斷作用,家屬有權要求調取觀看。如果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監控錄像,家屬可以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及存儲服務器進行修復;如果監獄方有意回避監控視頻問題,或存在掩蓋真相之嫌。河南豫龍律師事務所律師付建認為,本案中,家屬查看監獄的監控視頻,必須有充足的理由,并向檢察院或監獄管理部門申請,經批準后才可查看。實踐中,查看監控視頻的申請,一般都會遭拒。《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十九條規定,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的,應當向監獄提出申請。監獄根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尸體延長保存期限不得超過十日。邢鑫分析,家屬對死因、監控視頻缺失存在合理質疑,可以在未進行尸檢復檢的情況下,申請暫緩火化。為還原真相、厘清事實,監獄方應在復檢后火化尸體,避免家屬產生“毀尸滅跡”的懷疑。他認為,陳晨接到短信表示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正審查處理,意味著此案的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邢鑫表示,在尸檢復檢未進行、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的情況下,對尸體強行火化,或使真相無法徹底查明。在調查處理罪犯死亡工作中,人民警察、檢察人員及從事醫療、鑒定等相關工作人員應嚴格依照法律規定履行職責。

原標題:哈爾濱服刑犯獄內帶傷身亡,副監獄長:生前未被打陳浩的尸檢鑒定報告 本文圖均為 受訪者供圖12月15日上午11點,服刑人員陳浩(化名)在死亡一年之后,遺體被獄警抬上專車帶走火化。因盜竊罪入獄服刑的黑龍江綏化市蘭西縣30歲男子陳浩,去年8月從蘭西縣看守所轉到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期間,突然死亡。尸檢報告和獄警的說法是,陳浩因突發腦梗死亡。但家屬看到陳浩遺體時發現,他身上有多處傷痕。“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浩的姐姐陳晨(化名)質疑稱。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給出的“答復函”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陳浩)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陳晨向東風監獄人員提出調取監控視頻。她接到的相關材料顯示,監獄未保存相關監控視頻。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經查,陳浩生前未遭人毆打。但他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也未解釋是否有保存監控錄像。陳晨說,家人曾提出要二次尸檢,因擔心被毀滅證據,一致不同意將陳浩遺體火化。張曉峰則表示,根據國家相關規定,罪犯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即便家屬不同意,也要進行火化。有律師認為,家屬有權調取監控錄像,如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家屬可要求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等進行修復。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可提出申請,監獄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中顯示,排除陳浩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尸體多部位有傷,監獄稱未遭毆打體罰陳晨回憶,最后一次見到弟弟是2017年5月,她倆和父母在青島務工。當時弟弟說想念老家5歲的孩子,遂從青島回了老家。那年8月,警方告知家屬,陳浩因盜竊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有關陳浩盜竊案的刑事判決書顯示,陳浩因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于2017年8月30日被蘭西縣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后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判刑后,他被送往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家屬2018年10月30日接到東風監獄工作人員通知,稱陳浩10月29日晚突發腦梗,30日凌晨3時許因病死亡。監獄方委托哈爾濱工業大學醫院司法鑒定中心進行尸檢,鑒定報告顯示,死者腦干部位腦膜結核侵及血管,發生腦干及大腦多發腦梗死……呼吸循環障礙而死亡。報告載明,排除機械性損傷、窒息等原因致死。但家屬看到陳浩尸體時發現,他雙腿、胳膊有大片淤青,后腦有血腫塊。陳晨曾向監獄工作人員詢問“傷從何而來”,對方稱“也許是在搶救中磕的、碰的”。這一說法無法讓陳晨信服,她拍下了弟弟身上的傷痕。北京法醫司法鑒定咨詢中心主任、主檢法醫師王鵬分析稱,根據圖片初步判斷,陳浩身上的淤青并非尸斑,他推測是外傷。“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晨多次請求東風監獄、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作答。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在這一個月前的6月18日,東風監獄給出的《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卻顯示,“陳浩曾患有腦膜炎……身體狀態較差,日常有走路不穩跌撞和摔倒現象……經過詢問陳浩工友、舍友,排除其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陳晨說,弟弟確實在2015年7月曾患有腦膜炎,但當時已治愈。傷痕到底從何而來?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晚告訴澎湃新聞,陳浩身上的淤青確實是傷痕,經查“(陳浩)死前沒有被打”。調查結果早已反饋給家屬。“家屬一直糾結于傷痕,這并非致死原因。”張曉峰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犯人也有犯人的權利,我們不能天天把他扒光看看他身上是什么情況。”陳浩副監獄長稱無向家屬提供監控視頻義務去年11月至今,陳晨辭掉青島的工作,在長達一年多時間里,一直為了“真相”奔波。她一次次向監獄、當地檢察院提出想調取陳浩死前72小時完整的監控視頻。最終,監獄方面向她提供了陳浩死前三天、約5分鐘的監控錄像。“一段與其他工友上工的、一段是死前兩小時,他抱著被子去鋪床的,”陳晨回憶,在第二段視頻中,她看得出弟弟走路明顯緩慢了許多,“第三段是弟弟被幾名犯人抬出來,有穿白色衣服的醫務人員在一旁”。陳晨轉述道,獄警稱只能向家屬提供這些視頻片段,其他沒有保存,部分時刻執法人員未帶執法記錄儀。前述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出具的《答復函》對監獄內監控視頻作出了說明:對于家屬要查看死者生前72小時完整監控視頻的要求,因監獄未保存視頻資料,致使死者生前影像無法還原,“我院也向東風監獄提出此問題,但至今無法解決”。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對此解釋稱:“監獄方面可以向主管機關、監察機關等提供監控視頻,沒有義務向犯人家屬提供。”但他未解釋是否真的沒保存監控錄像。最高人民檢察院、民政部、司法部2015年頒發《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五十五條規定,罪犯在服刑期間死亡的,監獄應當立即通知罪犯家屬和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在陳浩死后,監獄方面是否第一時間通知了檢察院及法院?對此,張曉峰12月18日表示,無法接受電話采訪,需面談。監獄工作人員向家屬出具的“火化通知書”。未進行二次尸檢,尸體遭“強制火化”一年多時間里,陳晨奔波于東風監獄、檢察部門等,她曾書面提出要求對尸體進行二次尸檢。一份落款時間為2019年6月3日、印有陳晨指紋的“對黑龍江省東風監獄鑒定結論通知書的異議”顯示,她要求重新鑒定。但家屬提出二次尸檢的前提是,希望監獄方面提供監控視頻作為查明外傷的證據。從6月份至12月,因監獄方面無法提供監控視頻,二次尸檢始終沒有進行。今年11月16日,陳晨接到12309(檢察服務中心)短信:已(將相關材料)轉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處理。12月9日,陳晨和父母接到東風監獄給出的一份“火化通知書”,上面載明:“陳浩尸體已經檢驗,無保留必要,于12月15日進行火化”。陳晨及父母告知監獄工作人員,他們對陳浩的死存在異議,不同意火化。但未能阻止12月15日上午進行的火化程序。對于火化尸體一事,張曉峰解釋稱:“監獄下達的(火化通知單),不以當事人(及其家屬等)簽不簽字、接不接受為準。陳浩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道義上我們希望能與家屬達成一致,但是如果家屬不同意,我們會按照法律規定的程序進行。”同時,張曉峰也表示,陳浩的尸體已存放一年多,“產生的存放費給財政造成非常大的包袱,如果一直存放下去,民政部門也承擔不起。”陳浩的死亡證明律師:家屬有權要求申請調取監控視頻湖南金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邢鑫表示,目前我國尚沒有明確規定監獄監控錄像需保存多久,相關問題可參照《黑龍江省公共安全技術防范條例》二十九條規定的:安全技術防范系統獲取的視頻、音頻信息資料留存時限不得少于三十日。《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七條載明,罪犯死亡后,對初步認定罪犯為正常死亡的,監獄應開展的調查工作中,包括:封存,查看罪犯死亡前十五日內原始監控錄像等。邢鑫分析,監控視頻對于確認服刑人員死因,起到重要的判斷作用,家屬有權要求調取觀看。如果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監控錄像,家屬可以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及存儲服務器進行修復;如果監獄方有意回避監控視頻問題,或存在掩蓋真相之嫌。河南豫龍律師事務所律師付建認為,本案中,家屬查看監獄的監控視頻,必須有充足的理由,并向檢察院或監獄管理部門申請,經批準后才可查看。實踐中,查看監控視頻的申請,一般都會遭拒。《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十九條規定,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的,應當向監獄提出申請。監獄根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尸體延長保存期限不得超過十日。邢鑫分析,家屬對死因、監控視頻缺失存在合理質疑,可以在未進行尸檢復檢的情況下,申請暫緩火化。為還原真相、厘清事實,監獄方應在復檢后火化尸體,避免家屬產生“毀尸滅跡”的懷疑。他認為,陳晨接到短信表示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正審查處理,意味著此案的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邢鑫表示,在尸檢復檢未進行、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的情況下,對尸體強行火化,或使真相無法徹底查明。在調查處理罪犯死亡工作中,人民警察、檢察人員及從事醫療、鑒定等相關工作人員應嚴格依照法律規定履行職責。原標題:哈爾濱服刑犯獄內帶傷身亡,副監獄長:生前未被打陳浩的尸檢鑒定報告 本文圖均為 受訪者供圖12月15日上午11點,服刑人員陳浩(化名)在死亡一年之后,遺體被獄警抬上專車帶走火化。因盜竊罪入獄服刑的黑龍江綏化市蘭西縣30歲男子陳浩,去年8月從蘭西縣看守所轉到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期間,突然死亡。尸檢報告和獄警的說法是,陳浩因突發腦梗死亡。但家屬看到陳浩遺體時發現,他身上有多處傷痕。“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浩的姐姐陳晨(化名)質疑稱。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給出的“答復函”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陳浩)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陳晨向東風監獄人員提出調取監控視頻。她接到的相關材料顯示,監獄未保存相關監控視頻。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經查,陳浩生前未遭人毆打。但他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也未解釋是否有保存監控錄像。陳晨說,家人曾提出要二次尸檢,因擔心被毀滅證據,一致不同意將陳浩遺體火化。張曉峰則表示,根據國家相關規定,罪犯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即便家屬不同意,也要進行火化。有律師認為,家屬有權調取監控錄像,如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家屬可要求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等進行修復。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可提出申請,監獄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中顯示,排除陳浩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尸體多部位有傷,監獄稱未遭毆打體罰陳晨回憶,最后一次見到弟弟是2017年5月,她倆和父母在青島務工。當時弟弟說想念老家5歲的孩子,遂從青島回了老家。那年8月,警方告知家屬,陳浩因盜竊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有關陳浩盜竊案的刑事判決書顯示,陳浩因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于2017年8月30日被蘭西縣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后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判刑后,他被送往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家屬2018年10月30日接到東風監獄工作人員通知,稱陳浩10月29日晚突發腦梗,30日凌晨3時許因病死亡。監獄方委托哈爾濱工業大學醫院司法鑒定中心進行尸檢,鑒定報告顯示,死者腦干部位腦膜結核侵及血管,發生腦干及大腦多發腦梗死……呼吸循環障礙而死亡。報告載明,排除機械性損傷、窒息等原因致死。但家屬看到陳浩尸體時發現,他雙腿、胳膊有大片淤青,后腦有血腫塊。陳晨曾向監獄工作人員詢問“傷從何而來”,對方稱“也許是在搶救中磕的、碰的”。這一說法無法讓陳晨信服,她拍下了弟弟身上的傷痕。北京法醫司法鑒定咨詢中心主任、主檢法醫師王鵬分析稱,根據圖片初步判斷,陳浩身上的淤青并非尸斑,他推測是外傷。“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晨多次請求東風監獄、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作答。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在這一個月前的6月18日,東風監獄給出的《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卻顯示,“陳浩曾患有腦膜炎……身體狀態較差,日常有走路不穩跌撞和摔倒現象……經過詢問陳浩工友、舍友,排除其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陳晨說,弟弟確實在2015年7月曾患有腦膜炎,但當時已治愈。傷痕到底從何而來?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晚告訴澎湃新聞,陳浩身上的淤青確實是傷痕,經查“(陳浩)死前沒有被打”。調查結果早已反饋給家屬。“家屬一直糾結于傷痕,這并非致死原因。”張曉峰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犯人也有犯人的權利,我們不能天天把他扒光看看他身上是什么情況。”陳浩副監獄長稱無向家屬提供監控視頻義務去年11月至今,陳晨辭掉青島的工作,在長達一年多時間里,一直為了“真相”奔波。她一次次向監獄、當地檢察院提出想調取陳浩死前72小時完整的監控視頻。最終,監獄方面向她提供了陳浩死前三天、約5分鐘的監控錄像。“一段與其他工友上工的、一段是死前兩小時,他抱著被子去鋪床的,”陳晨回憶,在第二段視頻中,她看得出弟弟走路明顯緩慢了許多,“第三段是弟弟被幾名犯人抬出來,有穿白色衣服的醫務人員在一旁”。陳晨轉述道,獄警稱只能向家屬提供這些視頻片段,其他沒有保存,部分時刻執法人員未帶執法記錄儀。前述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出具的《答復函》對監獄內監控視頻作出了說明:對于家屬要查看死者生前72小時完整監控視頻的要求,因監獄未保存視頻資料,致使死者生前影像無法還原,“我院也向東風監獄提出此問題,但至今無法解決”。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對此解釋稱:“監獄方面可以向主管機關、監察機關等提供監控視頻,沒有義務向犯人家屬提供。”但他未解釋是否真的沒保存監控錄像。最高人民檢察院、民政部、司法部2015年頒發《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五十五條規定,罪犯在服刑期間死亡的,監獄應當立即通知罪犯家屬和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在陳浩死后,監獄方面是否第一時間通知了檢察院及法院?對此,張曉峰12月18日表示,無法接受電話采訪,需面談。監獄工作人員向家屬出具的“火化通知書”。未進行二次尸檢,尸體遭“強制火化”一年多時間里,陳晨奔波于東風監獄、檢察部門等,她曾書面提出要求對尸體進行二次尸檢。一份落款時間為2019年6月3日、印有陳晨指紋的“對黑龍江省東風監獄鑒定結論通知書的異議”顯示,她要求重新鑒定。但家屬提出二次尸檢的前提是,希望監獄方面提供監控視頻作為查明外傷的證據。從6月份至12月,因監獄方面無法提供監控視頻,二次尸檢始終沒有進行。今年11月16日,陳晨接到12309(檢察服務中心)短信:已(將相關材料)轉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處理。12月9日,陳晨和父母接到東風監獄給出的一份“火化通知書”,上面載明:“陳浩尸體已經檢驗,無保留必要,于12月15日進行火化”。陳晨及父母告知監獄工作人員,他們對陳浩的死存在異議,不同意火化。但未能阻止12月15日上午進行的火化程序。對于火化尸體一事,張曉峰解釋稱:“監獄下達的(火化通知單),不以當事人(及其家屬等)簽不簽字、接不接受為準。陳浩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道義上我們希望能與家屬達成一致,但是如果家屬不同意,我們會按照法律規定的程序進行。”同時,張曉峰也表示,陳浩的尸體已存放一年多,“產生的存放費給財政造成非常大的包袱,如果一直存放下去,民政部門也承擔不起。”陳浩的死亡證明律師:家屬有權要求申請調取監控視頻湖南金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邢鑫表示,目前我國尚沒有明確規定監獄監控錄像需保存多久,相關問題可參照《黑龍江省公共安全技術防范條例》二十九條規定的:安全技術防范系統獲取的視頻、音頻信息資料留存時限不得少于三十日。《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七條載明,罪犯死亡后,對初步認定罪犯為正常死亡的,監獄應開展的調查工作中,包括:封存,查看罪犯死亡前十五日內原始監控錄像等。邢鑫分析,監控視頻對于確認服刑人員死因,起到重要的判斷作用,家屬有權要求調取觀看。如果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監控錄像,家屬可以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及存儲服務器進行修復;如果監獄方有意回避監控視頻問題,或存在掩蓋真相之嫌。河南豫龍律師事務所律師付建認為,本案中,家屬查看監獄的監控視頻,必須有充足的理由,并向檢察院或監獄管理部門申請,經批準后才可查看。實踐中,查看監控視頻的申請,一般都會遭拒。《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十九條規定,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的,應當向監獄提出申請。監獄根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尸體延長保存期限不得超過十日。邢鑫分析,家屬對死因、監控視頻缺失存在合理質疑,可以在未進行尸檢復檢的情況下,申請暫緩火化。為還原真相、厘清事實,監獄方應在復檢后火化尸體,避免家屬產生“毀尸滅跡”的懷疑。他認為,陳晨接到短信表示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正審查處理,意味著此案的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邢鑫表示,在尸檢復檢未進行、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的情況下,對尸體強行火化,或使真相無法徹底查明。在調查處理罪犯死亡工作中,人民警察、檢察人員及從事醫療、鑒定等相關工作人員應嚴格依照法律規定履行職責。原標題:哈爾濱服刑犯獄內帶傷身亡,副監獄長:生前未被打陳浩的尸檢鑒定報告 本文圖均為 受訪者供圖12月15日上午11點,服刑人員陳浩(化名)在死亡一年之后,遺體被獄警抬上專車帶走火化。因盜竊罪入獄服刑的黑龍江綏化市蘭西縣30歲男子陳浩,去年8月從蘭西縣看守所轉到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期間,突然死亡。尸檢報告和獄警的說法是,陳浩因突發腦梗死亡。但家屬看到陳浩遺體時發現,他身上有多處傷痕。“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浩的姐姐陳晨(化名)質疑稱。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給出的“答復函”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陳浩)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陳晨向東風監獄人員提出調取監控視頻。她接到的相關材料顯示,監獄未保存相關監控視頻。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經查,陳浩生前未遭人毆打。但他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也未解釋是否有保存監控錄像。陳晨說,家人曾提出要二次尸檢,因擔心被毀滅證據,一致不同意將陳浩遺體火化。張曉峰則表示,根據國家相關規定,罪犯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即便家屬不同意,也要進行火化。有律師認為,家屬有權調取監控錄像,如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家屬可要求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等進行修復。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可提出申請,監獄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中顯示,排除陳浩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尸體多部位有傷,監獄稱未遭毆打體罰陳晨回憶,最后一次見到弟弟是2017年5月,她倆和父母在青島務工。當時弟弟說想念老家5歲的孩子,遂從青島回了老家。那年8月,警方告知家屬,陳浩因盜竊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有關陳浩盜竊案的刑事判決書顯示,陳浩因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于2017年8月30日被蘭西縣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后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判刑后,他被送往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家屬2018年10月30日接到東風監獄工作人員通知,稱陳浩10月29日晚突發腦梗,30日凌晨3時許因病死亡。監獄方委托哈爾濱工業大學醫院司法鑒定中心進行尸檢,鑒定報告顯示,死者腦干部位腦膜結核侵及血管,發生腦干及大腦多發腦梗死……呼吸循環障礙而死亡。報告載明,排除機械性損傷、窒息等原因致死。但家屬看到陳浩尸體時發現,他雙腿、胳膊有大片淤青,后腦有血腫塊。陳晨曾向監獄工作人員詢問“傷從何而來”,對方稱“也許是在搶救中磕的、碰的”。這一說法無法讓陳晨信服,她拍下了弟弟身上的傷痕。北京法醫司法鑒定咨詢中心主任、主檢法醫師王鵬分析稱,根據圖片初步判斷,陳浩身上的淤青并非尸斑,他推測是外傷。“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晨多次請求東風監獄、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作答。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在這一個月前的6月18日,東風監獄給出的《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卻顯示,“陳浩曾患有腦膜炎……身體狀態較差,日常有走路不穩跌撞和摔倒現象……經過詢問陳浩工友、舍友,排除其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陳晨說,弟弟確實在2015年7月曾患有腦膜炎,但當時已治愈。傷痕到底從何而來?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晚告訴澎湃新聞,陳浩身上的淤青確實是傷痕,經查“(陳浩)死前沒有被打”。調查結果早已反饋給家屬。“家屬一直糾結于傷痕,這并非致死原因。”張曉峰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犯人也有犯人的權利,我們不能天天把他扒光看看他身上是什么情況。”陳浩副監獄長稱無向家屬提供監控視頻義務去年11月至今,陳晨辭掉青島的工作,在長達一年多時間里,一直為了“真相”奔波。她一次次向監獄、當地檢察院提出想調取陳浩死前72小時完整的監控視頻。最終,監獄方面向她提供了陳浩死前三天、約5分鐘的監控錄像。“一段與其他工友上工的、一段是死前兩小時,他抱著被子去鋪床的,”陳晨回憶,在第二段視頻中,她看得出弟弟走路明顯緩慢了許多,“第三段是弟弟被幾名犯人抬出來,有穿白色衣服的醫務人員在一旁”。陳晨轉述道,獄警稱只能向家屬提供這些視頻片段,其他沒有保存,部分時刻執法人員未帶執法記錄儀。前述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出具的《答復函》對監獄內監控視頻作出了說明:對于家屬要查看死者生前72小時完整監控視頻的要求,因監獄未保存視頻資料,致使死者生前影像無法還原,“我院也向東風監獄提出此問題,但至今無法解決”。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對此解釋稱:“監獄方面可以向主管機關、監察機關等提供監控視頻,沒有義務向犯人家屬提供。”但他未解釋是否真的沒保存監控錄像。最高人民檢察院、民政部、司法部2015年頒發《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五十五條規定,罪犯在服刑期間死亡的,監獄應當立即通知罪犯家屬和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在陳浩死后,監獄方面是否第一時間通知了檢察院及法院?對此,張曉峰12月18日表示,無法接受電話采訪,需面談。監獄工作人員向家屬出具的“火化通知書”。未進行二次尸檢,尸體遭“強制火化”一年多時間里,陳晨奔波于東風監獄、檢察部門等,她曾書面提出要求對尸體進行二次尸檢。一份落款時間為2019年6月3日、印有陳晨指紋的“對黑龍江省東風監獄鑒定結論通知書的異議”顯示,她要求重新鑒定。但家屬提出二次尸檢的前提是,希望監獄方面提供監控視頻作為查明外傷的證據。從6月份至12月,因監獄方面無法提供監控視頻,二次尸檢始終沒有進行。今年11月16日,陳晨接到12309(檢察服務中心)短信:已(將相關材料)轉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處理。12月9日,陳晨和父母接到東風監獄給出的一份“火化通知書”,上面載明:“陳浩尸體已經檢驗,無保留必要,于12月15日進行火化”。陳晨及父母告知監獄工作人員,他們對陳浩的死存在異議,不同意火化。但未能阻止12月15日上午進行的火化程序。對于火化尸體一事,張曉峰解釋稱:“監獄下達的(火化通知單),不以當事人(及其家屬等)簽不簽字、接不接受為準。陳浩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道義上我們希望能與家屬達成一致,但是如果家屬不同意,我們會按照法律規定的程序進行。”同時,張曉峰也表示,陳浩的尸體已存放一年多,“產生的存放費給財政造成非常大的包袱,如果一直存放下去,民政部門也承擔不起。”陳浩的死亡證明律師:家屬有權要求申請調取監控視頻湖南金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邢鑫表示,目前我國尚沒有明確規定監獄監控錄像需保存多久,相關問題可參照《黑龍江省公共安全技術防范條例》二十九條規定的:安全技術防范系統獲取的視頻、音頻信息資料留存時限不得少于三十日。《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七條載明,罪犯死亡后,對初步認定罪犯為正常死亡的,監獄應開展的調查工作中,包括:封存,查看罪犯死亡前十五日內原始監控錄像等。邢鑫分析,監控視頻對于確認服刑人員死因,起到重要的判斷作用,家屬有權要求調取觀看。如果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監控錄像,家屬可以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及存儲服務器進行修復;如果監獄方有意回避監控視頻問題,或存在掩蓋真相之嫌。河南豫龍律師事務所律師付建認為,本案中,家屬查看監獄的監控視頻,必須有充足的理由,并向檢察院或監獄管理部門申請,經批準后才可查看。實踐中,查看監控視頻的申請,一般都會遭拒。《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十九條規定,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的,應當向監獄提出申請。監獄根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尸體延長保存期限不得超過十日。邢鑫分析,家屬對死因、監控視頻缺失存在合理質疑,可以在未進行尸檢復檢的情況下,申請暫緩火化。為還原真相、厘清事實,監獄方應在復檢后火化尸體,避免家屬產生“毀尸滅跡”的懷疑。他認為,陳晨接到短信表示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正審查處理,意味著此案的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邢鑫表示,在尸檢復檢未進行、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的情況下,對尸體強行火化,或使真相無法徹底查明。在調查處理罪犯死亡工作中,人民警察、檢察人員及從事醫療、鑒定等相關工作人員應嚴格依照法律規定履行職責。原標題:哈爾濱服刑犯獄內帶傷身亡,副監獄長:生前未被打陳浩的尸檢鑒定報告 本文圖均為 受訪者供圖12月15日上午11點,服刑人員陳浩(化名)在死亡一年之后,遺體被獄警抬上專車帶走火化。因盜竊罪入獄服刑的黑龍江綏化市蘭西縣30歲男子陳浩,去年8月從蘭西縣看守所轉到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期間,突然死亡。尸檢報告和獄警的說法是,陳浩因突發腦梗死亡。但家屬看到陳浩遺體時發現,他身上有多處傷痕。“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浩的姐姐陳晨(化名)質疑稱。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給出的“答復函”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陳浩)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陳晨向東風監獄人員提出調取監控視頻。她接到的相關材料顯示,監獄未保存相關監控視頻。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經查,陳浩生前未遭人毆打。但他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也未解釋是否有保存監控錄像。陳晨說,家人曾提出要二次尸檢,因擔心被毀滅證據,一致不同意將陳浩遺體火化。張曉峰則表示,根據國家相關規定,罪犯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即便家屬不同意,也要進行火化。有律師認為,家屬有權調取監控錄像,如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家屬可要求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等進行修復。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可提出申請,監獄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中顯示,排除陳浩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尸體多部位有傷,監獄稱未遭毆打體罰陳晨回憶,最后一次見到弟弟是2017年5月,她倆和父母在青島務工。當時弟弟說想念老家5歲的孩子,遂從青島回了老家。那年8月,警方告知家屬,陳浩因盜竊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有關陳浩盜竊案的刑事判決書顯示,陳浩因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于2017年8月30日被蘭西縣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后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判刑后,他被送往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家屬2018年10月30日接到東風監獄工作人員通知,稱陳浩10月29日晚突發腦梗,30日凌晨3時許因病死亡。監獄方委托哈爾濱工業大學醫院司法鑒定中心進行尸檢,鑒定報告顯示,死者腦干部位腦膜結核侵及血管,發生腦干及大腦多發腦梗死……呼吸循環障礙而死亡。報告載明,排除機械性損傷、窒息等原因致死。但家屬看到陳浩尸體時發現,他雙腿、胳膊有大片淤青,后腦有血腫塊。陳晨曾向監獄工作人員詢問“傷從何而來”,對方稱“也許是在搶救中磕的、碰的”。這一說法無法讓陳晨信服,她拍下了弟弟身上的傷痕。北京法醫司法鑒定咨詢中心主任、主檢法醫師王鵬分析稱,根據圖片初步判斷,陳浩身上的淤青并非尸斑,他推測是外傷。“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晨多次請求東風監獄、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作答。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在這一個月前的6月18日,東風監獄給出的《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卻顯示,“陳浩曾患有腦膜炎……身體狀態較差,日常有走路不穩跌撞和摔倒現象……經過詢問陳浩工友、舍友,排除其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陳晨說,弟弟確實在2015年7月曾患有腦膜炎,但當時已治愈。傷痕到底從何而來?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晚告訴澎湃新聞,陳浩身上的淤青確實是傷痕,經查“(陳浩)死前沒有被打”。調查結果早已反饋給家屬。“家屬一直糾結于傷痕,這并非致死原因。”張曉峰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犯人也有犯人的權利,我們不能天天把他扒光看看他身上是什么情況。”陳浩副監獄長稱無向家屬提供監控視頻義務去年11月至今,陳晨辭掉青島的工作,在長達一年多時間里,一直為了“真相”奔波。她一次次向監獄、當地檢察院提出想調取陳浩死前72小時完整的監控視頻。最終,監獄方面向她提供了陳浩死前三天、約5分鐘的監控錄像。“一段與其他工友上工的、一段是死前兩小時,他抱著被子去鋪床的,”陳晨回憶,在第二段視頻中,她看得出弟弟走路明顯緩慢了許多,“第三段是弟弟被幾名犯人抬出來,有穿白色衣服的醫務人員在一旁”。陳晨轉述道,獄警稱只能向家屬提供這些視頻片段,其他沒有保存,部分時刻執法人員未帶執法記錄儀。前述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出具的《答復函》對監獄內監控視頻作出了說明:對于家屬要查看死者生前72小時完整監控視頻的要求,因監獄未保存視頻資料,致使死者生前影像無法還原,“我院也向東風監獄提出此問題,但至今無法解決”。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對此解釋稱:“監獄方面可以向主管機關、監察機關等提供監控視頻,沒有義務向犯人家屬提供。”但他未解釋是否真的沒保存監控錄像。最高人民檢察院、民政部、司法部2015年頒發《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五十五條規定,罪犯在服刑期間死亡的,監獄應當立即通知罪犯家屬和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在陳浩死后,監獄方面是否第一時間通知了檢察院及法院?對此,張曉峰12月18日表示,無法接受電話采訪,需面談。監獄工作人員向家屬出具的“火化通知書”。未進行二次尸檢,尸體遭“強制火化”一年多時間里,陳晨奔波于東風監獄、檢察部門等,她曾書面提出要求對尸體進行二次尸檢。一份落款時間為2019年6月3日、印有陳晨指紋的“對黑龍江省東風監獄鑒定結論通知書的異議”顯示,她要求重新鑒定。但家屬提出二次尸檢的前提是,希望監獄方面提供監控視頻作為查明外傷的證據。從6月份至12月,因監獄方面無法提供監控視頻,二次尸檢始終沒有進行。今年11月16日,陳晨接到12309(檢察服務中心)短信:已(將相關材料)轉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處理。12月9日,陳晨和父母接到東風監獄給出的一份“火化通知書”,上面載明:“陳浩尸體已經檢驗,無保留必要,于12月15日進行火化”。陳晨及父母告知監獄工作人員,他們對陳浩的死存在異議,不同意火化。但未能阻止12月15日上午進行的火化程序。對于火化尸體一事,張曉峰解釋稱:“監獄下達的(火化通知單),不以當事人(及其家屬等)簽不簽字、接不接受為準。陳浩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道義上我們希望能與家屬達成一致,但是如果家屬不同意,我們會按照法律規定的程序進行。”同時,張曉峰也表示,陳浩的尸體已存放一年多,“產生的存放費給財政造成非常大的包袱,如果一直存放下去,民政部門也承擔不起。”陳浩的死亡證明律師:家屬有權要求申請調取監控視頻湖南金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邢鑫表示,目前我國尚沒有明確規定監獄監控錄像需保存多久,相關問題可參照《黑龍江省公共安全技術防范條例》二十九條規定的:安全技術防范系統獲取的視頻、音頻信息資料留存時限不得少于三十日。《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七條載明,罪犯死亡后,對初步認定罪犯為正常死亡的,監獄應開展的調查工作中,包括:封存,查看罪犯死亡前十五日內原始監控錄像等。邢鑫分析,監控視頻對于確認服刑人員死因,起到重要的判斷作用,家屬有權要求調取觀看。如果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監控錄像,家屬可以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及存儲服務器進行修復;如果監獄方有意回避監控視頻問題,或存在掩蓋真相之嫌。河南豫龍律師事務所律師付建認為,本案中,家屬查看監獄的監控視頻,必須有充足的理由,并向檢察院或監獄管理部門申請,經批準后才可查看。實踐中,查看監控視頻的申請,一般都會遭拒。《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十九條規定,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的,應當向監獄提出申請。監獄根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尸體延長保存期限不得超過十日。邢鑫分析,家屬對死因、監控視頻缺失存在合理質疑,可以在未進行尸檢復檢的情況下,申請暫緩火化。為還原真相、厘清事實,監獄方應在復檢后火化尸體,避免家屬產生“毀尸滅跡”的懷疑。他認為,陳晨接到短信表示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正審查處理,意味著此案的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邢鑫表示,在尸檢復檢未進行、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的情況下,對尸體強行火化,或使真相無法徹底查明。在調查處理罪犯死亡工作中,人民警察、檢察人員及從事醫療、鑒定等相關工作人員應嚴格依照法律規定履行職責。

原標題:哈爾濱服刑犯獄內帶傷身亡,副監獄長:生前未被打陳浩的尸檢鑒定報告 本文圖均為 受訪者供圖12月15日上午11點,服刑人員陳浩(化名)在死亡一年之后,遺體被獄警抬上專車帶走火化。因盜竊罪入獄服刑的黑龍江綏化市蘭西縣30歲男子陳浩,去年8月從蘭西縣看守所轉到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期間,突然死亡。尸檢報告和獄警的說法是,陳浩因突發腦梗死亡。但家屬看到陳浩遺體時發現,他身上有多處傷痕。“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浩的姐姐陳晨(化名)質疑稱。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給出的“答復函”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陳浩)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陳晨向東風監獄人員提出調取監控視頻。她接到的相關材料顯示,監獄未保存相關監控視頻。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經查,陳浩生前未遭人毆打。但他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也未解釋是否有保存監控錄像。陳晨說,家人曾提出要二次尸檢,因擔心被毀滅證據,一致不同意將陳浩遺體火化。張曉峰則表示,根據國家相關規定,罪犯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即便家屬不同意,也要進行火化。有律師認為,家屬有權調取監控錄像,如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家屬可要求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等進行修復。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可提出申請,監獄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中顯示,排除陳浩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尸體多部位有傷,監獄稱未遭毆打體罰陳晨回憶,最后一次見到弟弟是2017年5月,她倆和父母在青島務工。當時弟弟說想念老家5歲的孩子,遂從青島回了老家。那年8月,警方告知家屬,陳浩因盜竊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有關陳浩盜竊案的刑事判決書顯示,陳浩因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于2017年8月30日被蘭西縣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后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判刑后,他被送往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家屬2018年10月30日接到東風監獄工作人員通知,稱陳浩10月29日晚突發腦梗,30日凌晨3時許因病死亡。監獄方委托哈爾濱工業大學醫院司法鑒定中心進行尸檢,鑒定報告顯示,死者腦干部位腦膜結核侵及血管,發生腦干及大腦多發腦梗死……呼吸循環障礙而死亡。報告載明,排除機械性損傷、窒息等原因致死。但家屬看到陳浩尸體時發現,他雙腿、胳膊有大片淤青,后腦有血腫塊。陳晨曾向監獄工作人員詢問“傷從何而來”,對方稱“也許是在搶救中磕的、碰的”。這一說法無法讓陳晨信服,她拍下了弟弟身上的傷痕。北京法醫司法鑒定咨詢中心主任、主檢法醫師王鵬分析稱,根據圖片初步判斷,陳浩身上的淤青并非尸斑,他推測是外傷。“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晨多次請求東風監獄、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作答。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在這一個月前的6月18日,東風監獄給出的《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卻顯示,“陳浩曾患有腦膜炎……身體狀態較差,日常有走路不穩跌撞和摔倒現象……經過詢問陳浩工友、舍友,排除其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陳晨說,弟弟確實在2015年7月曾患有腦膜炎,但當時已治愈。傷痕到底從何而來?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晚告訴澎湃新聞,陳浩身上的淤青確實是傷痕,經查“(陳浩)死前沒有被打”。調查結果早已反饋給家屬。“家屬一直糾結于傷痕,這并非致死原因。”張曉峰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犯人也有犯人的權利,我們不能天天把他扒光看看他身上是什么情況。”陳浩副監獄長稱無向家屬提供監控視頻義務去年11月至今,陳晨辭掉青島的工作,在長達一年多時間里,一直為了“真相”奔波。她一次次向監獄、當地檢察院提出想調取陳浩死前72小時完整的監控視頻。最終,監獄方面向她提供了陳浩死前三天、約5分鐘的監控錄像。“一段與其他工友上工的、一段是死前兩小時,他抱著被子去鋪床的,”陳晨回憶,在第二段視頻中,她看得出弟弟走路明顯緩慢了許多,“第三段是弟弟被幾名犯人抬出來,有穿白色衣服的醫務人員在一旁”。陳晨轉述道,獄警稱只能向家屬提供這些視頻片段,其他沒有保存,部分時刻執法人員未帶執法記錄儀。前述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出具的《答復函》對監獄內監控視頻作出了說明:對于家屬要查看死者生前72小時完整監控視頻的要求,因監獄未保存視頻資料,致使死者生前影像無法還原,“我院也向東風監獄提出此問題,但至今無法解決”。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對此解釋稱:“監獄方面可以向主管機關、監察機關等提供監控視頻,沒有義務向犯人家屬提供。”但他未解釋是否真的沒保存監控錄像。最高人民檢察院、民政部、司法部2015年頒發《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五十五條規定,罪犯在服刑期間死亡的,監獄應當立即通知罪犯家屬和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在陳浩死后,監獄方面是否第一時間通知了檢察院及法院?對此,張曉峰12月18日表示,無法接受電話采訪,需面談。監獄工作人員向家屬出具的“火化通知書”。未進行二次尸檢,尸體遭“強制火化”一年多時間里,陳晨奔波于東風監獄、檢察部門等,她曾書面提出要求對尸體進行二次尸檢。一份落款時間為2019年6月3日、印有陳晨指紋的“對黑龍江省東風監獄鑒定結論通知書的異議”顯示,她要求重新鑒定。但家屬提出二次尸檢的前提是,希望監獄方面提供監控視頻作為查明外傷的證據。從6月份至12月,因監獄方面無法提供監控視頻,二次尸檢始終沒有進行。今年11月16日,陳晨接到12309(檢察服務中心)短信:已(將相關材料)轉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處理。12月9日,陳晨和父母接到東風監獄給出的一份“火化通知書”,上面載明:“陳浩尸體已經檢驗,無保留必要,于12月15日進行火化”。陳晨及父母告知監獄工作人員,他們對陳浩的死存在異議,不同意火化。但未能阻止12月15日上午進行的火化程序。對于火化尸體一事,張曉峰解釋稱:“監獄下達的(火化通知單),不以當事人(及其家屬等)簽不簽字、接不接受為準。陳浩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道義上我們希望能與家屬達成一致,但是如果家屬不同意,我們會按照法律規定的程序進行。”同時,張曉峰也表示,陳浩的尸體已存放一年多,“產生的存放費給財政造成非常大的包袱,如果一直存放下去,民政部門也承擔不起。”陳浩的死亡證明律師:家屬有權要求申請調取監控視頻湖南金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邢鑫表示,目前我國尚沒有明確規定監獄監控錄像需保存多久,相關問題可參照《黑龍江省公共安全技術防范條例》二十九條規定的:安全技術防范系統獲取的視頻、音頻信息資料留存時限不得少于三十日。《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七條載明,罪犯死亡后,對初步認定罪犯為正常死亡的,監獄應開展的調查工作中,包括:封存,查看罪犯死亡前十五日內原始監控錄像等。邢鑫分析,監控視頻對于確認服刑人員死因,起到重要的判斷作用,家屬有權要求調取觀看。如果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監控錄像,家屬可以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及存儲服務器進行修復;如果監獄方有意回避監控視頻問題,或存在掩蓋真相之嫌。河南豫龍律師事務所律師付建認為,本案中,家屬查看監獄的監控視頻,必須有充足的理由,并向檢察院或監獄管理部門申請,經批準后才可查看。實踐中,查看監控視頻的申請,一般都會遭拒。《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十九條規定,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的,應當向監獄提出申請。監獄根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尸體延長保存期限不得超過十日。邢鑫分析,家屬對死因、監控視頻缺失存在合理質疑,可以在未進行尸檢復檢的情況下,申請暫緩火化。為還原真相、厘清事實,監獄方應在復檢后火化尸體,避免家屬產生“毀尸滅跡”的懷疑。他認為,陳晨接到短信表示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正審查處理,意味著此案的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邢鑫表示,在尸檢復檢未進行、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的情況下,對尸體強行火化,或使真相無法徹底查明。在調查處理罪犯死亡工作中,人民警察、檢察人員及從事醫療、鑒定等相關工作人員應嚴格依照法律規定履行職責。原標題:哈爾濱服刑犯獄內帶傷身亡,副監獄長:生前未被打陳浩的尸檢鑒定報告 本文圖均為 受訪者供圖12月15日上午11點,服刑人員陳浩(化名)在死亡一年之后,遺體被獄警抬上專車帶走火化。因盜竊罪入獄服刑的黑龍江綏化市蘭西縣30歲男子陳浩,去年8月從蘭西縣看守所轉到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期間,突然死亡。尸檢報告和獄警的說法是,陳浩因突發腦梗死亡。但家屬看到陳浩遺體時發現,他身上有多處傷痕。“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浩的姐姐陳晨(化名)質疑稱。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給出的“答復函”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陳浩)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陳晨向東風監獄人員提出調取監控視頻。她接到的相關材料顯示,監獄未保存相關監控視頻。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經查,陳浩生前未遭人毆打。但他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也未解釋是否有保存監控錄像。陳晨說,家人曾提出要二次尸檢,因擔心被毀滅證據,一致不同意將陳浩遺體火化。張曉峰則表示,根據國家相關規定,罪犯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即便家屬不同意,也要進行火化。有律師認為,家屬有權調取監控錄像,如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家屬可要求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等進行修復。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可提出申請,監獄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中顯示,排除陳浩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尸體多部位有傷,監獄稱未遭毆打體罰陳晨回憶,最后一次見到弟弟是2017年5月,她倆和父母在青島務工。當時弟弟說想念老家5歲的孩子,遂從青島回了老家。那年8月,警方告知家屬,陳浩因盜竊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有關陳浩盜竊案的刑事判決書顯示,陳浩因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于2017年8月30日被蘭西縣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后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判刑后,他被送往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家屬2018年10月30日接到東風監獄工作人員通知,稱陳浩10月29日晚突發腦梗,30日凌晨3時許因病死亡。監獄方委托哈爾濱工業大學醫院司法鑒定中心進行尸檢,鑒定報告顯示,死者腦干部位腦膜結核侵及血管,發生腦干及大腦多發腦梗死……呼吸循環障礙而死亡。報告載明,排除機械性損傷、窒息等原因致死。但家屬看到陳浩尸體時發現,他雙腿、胳膊有大片淤青,后腦有血腫塊。陳晨曾向監獄工作人員詢問“傷從何而來”,對方稱“也許是在搶救中磕的、碰的”。這一說法無法讓陳晨信服,她拍下了弟弟身上的傷痕。北京法醫司法鑒定咨詢中心主任、主檢法醫師王鵬分析稱,根據圖片初步判斷,陳浩身上的淤青并非尸斑,他推測是外傷。“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晨多次請求東風監獄、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作答。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在這一個月前的6月18日,東風監獄給出的《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卻顯示,“陳浩曾患有腦膜炎……身體狀態較差,日常有走路不穩跌撞和摔倒現象……經過詢問陳浩工友、舍友,排除其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陳晨說,弟弟確實在2015年7月曾患有腦膜炎,但當時已治愈。傷痕到底從何而來?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晚告訴澎湃新聞,陳浩身上的淤青確實是傷痕,經查“(陳浩)死前沒有被打”。調查結果早已反饋給家屬。“家屬一直糾結于傷痕,這并非致死原因。”張曉峰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犯人也有犯人的權利,我們不能天天把他扒光看看他身上是什么情況。”陳浩副監獄長稱無向家屬提供監控視頻義務去年11月至今,陳晨辭掉青島的工作,在長達一年多時間里,一直為了“真相”奔波。她一次次向監獄、當地檢察院提出想調取陳浩死前72小時完整的監控視頻。最終,監獄方面向她提供了陳浩死前三天、約5分鐘的監控錄像。“一段與其他工友上工的、一段是死前兩小時,他抱著被子去鋪床的,”陳晨回憶,在第二段視頻中,她看得出弟弟走路明顯緩慢了許多,“第三段是弟弟被幾名犯人抬出來,有穿白色衣服的醫務人員在一旁”。陳晨轉述道,獄警稱只能向家屬提供這些視頻片段,其他沒有保存,部分時刻執法人員未帶執法記錄儀。前述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出具的《答復函》對監獄內監控視頻作出了說明:對于家屬要查看死者生前72小時完整監控視頻的要求,因監獄未保存視頻資料,致使死者生前影像無法還原,“我院也向東風監獄提出此問題,但至今無法解決”。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對此解釋稱:“監獄方面可以向主管機關、監察機關等提供監控視頻,沒有義務向犯人家屬提供。”但他未解釋是否真的沒保存監控錄像。最高人民檢察院、民政部、司法部2015年頒發《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五十五條規定,罪犯在服刑期間死亡的,監獄應當立即通知罪犯家屬和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在陳浩死后,監獄方面是否第一時間通知了檢察院及法院?對此,張曉峰12月18日表示,無法接受電話采訪,需面談。監獄工作人員向家屬出具的“火化通知書”。未進行二次尸檢,尸體遭“強制火化”一年多時間里,陳晨奔波于東風監獄、檢察部門等,她曾書面提出要求對尸體進行二次尸檢。一份落款時間為2019年6月3日、印有陳晨指紋的“對黑龍江省東風監獄鑒定結論通知書的異議”顯示,她要求重新鑒定。但家屬提出二次尸檢的前提是,希望監獄方面提供監控視頻作為查明外傷的證據。從6月份至12月,因監獄方面無法提供監控視頻,二次尸檢始終沒有進行。今年11月16日,陳晨接到12309(檢察服務中心)短信:已(將相關材料)轉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處理。12月9日,陳晨和父母接到東風監獄給出的一份“火化通知書”,上面載明:“陳浩尸體已經檢驗,無保留必要,于12月15日進行火化”。陳晨及父母告知監獄工作人員,他們對陳浩的死存在異議,不同意火化。但未能阻止12月15日上午進行的火化程序。對于火化尸體一事,張曉峰解釋稱:“監獄下達的(火化通知單),不以當事人(及其家屬等)簽不簽字、接不接受為準。陳浩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道義上我們希望能與家屬達成一致,但是如果家屬不同意,我們會按照法律規定的程序進行。”同時,張曉峰也表示,陳浩的尸體已存放一年多,“產生的存放費給財政造成非常大的包袱,如果一直存放下去,民政部門也承擔不起。”陳浩的死亡證明律師:家屬有權要求申請調取監控視頻湖南金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邢鑫表示,目前我國尚沒有明確規定監獄監控錄像需保存多久,相關問題可參照《黑龍江省公共安全技術防范條例》二十九條規定的:安全技術防范系統獲取的視頻、音頻信息資料留存時限不得少于三十日。《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七條載明,罪犯死亡后,對初步認定罪犯為正常死亡的,監獄應開展的調查工作中,包括:封存,查看罪犯死亡前十五日內原始監控錄像等。邢鑫分析,監控視頻對于確認服刑人員死因,起到重要的判斷作用,家屬有權要求調取觀看。如果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監控錄像,家屬可以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及存儲服務器進行修復;如果監獄方有意回避監控視頻問題,或存在掩蓋真相之嫌。河南豫龍律師事務所律師付建認為,本案中,家屬查看監獄的監控視頻,必須有充足的理由,并向檢察院或監獄管理部門申請,經批準后才可查看。實踐中,查看監控視頻的申請,一般都會遭拒。《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十九條規定,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的,應當向監獄提出申請。監獄根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尸體延長保存期限不得超過十日。邢鑫分析,家屬對死因、監控視頻缺失存在合理質疑,可以在未進行尸檢復檢的情況下,申請暫緩火化。為還原真相、厘清事實,監獄方應在復檢后火化尸體,避免家屬產生“毀尸滅跡”的懷疑。他認為,陳晨接到短信表示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正審查處理,意味著此案的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邢鑫表示,在尸檢復檢未進行、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的情況下,對尸體強行火化,或使真相無法徹底查明。在調查處理罪犯死亡工作中,人民警察、檢察人員及從事醫療、鑒定等相關工作人員應嚴格依照法律規定履行職責。bbin信譽平臺排名前十原標題:哈爾濱服刑犯獄內帶傷身亡,副監獄長:生前未被打陳浩的尸檢鑒定報告 本文圖均為 受訪者供圖12月15日上午11點,服刑人員陳浩(化名)在死亡一年之后,遺體被獄警抬上專車帶走火化。因盜竊罪入獄服刑的黑龍江綏化市蘭西縣30歲男子陳浩,去年8月從蘭西縣看守所轉到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期間,突然死亡。尸檢報告和獄警的說法是,陳浩因突發腦梗死亡。但家屬看到陳浩遺體時發現,他身上有多處傷痕。“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浩的姐姐陳晨(化名)質疑稱。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給出的“答復函”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陳浩)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陳晨向東風監獄人員提出調取監控視頻。她接到的相關材料顯示,監獄未保存相關監控視頻。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經查,陳浩生前未遭人毆打。但他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也未解釋是否有保存監控錄像。陳晨說,家人曾提出要二次尸檢,因擔心被毀滅證據,一致不同意將陳浩遺體火化。張曉峰則表示,根據國家相關規定,罪犯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即便家屬不同意,也要進行火化。有律師認為,家屬有權調取監控錄像,如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家屬可要求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等進行修復。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可提出申請,監獄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中顯示,排除陳浩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尸體多部位有傷,監獄稱未遭毆打體罰陳晨回憶,最后一次見到弟弟是2017年5月,她倆和父母在青島務工。當時弟弟說想念老家5歲的孩子,遂從青島回了老家。那年8月,警方告知家屬,陳浩因盜竊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有關陳浩盜竊案的刑事判決書顯示,陳浩因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于2017年8月30日被蘭西縣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后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判刑后,他被送往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家屬2018年10月30日接到東風監獄工作人員通知,稱陳浩10月29日晚突發腦梗,30日凌晨3時許因病死亡。監獄方委托哈爾濱工業大學醫院司法鑒定中心進行尸檢,鑒定報告顯示,死者腦干部位腦膜結核侵及血管,發生腦干及大腦多發腦梗死……呼吸循環障礙而死亡。報告載明,排除機械性損傷、窒息等原因致死。但家屬看到陳浩尸體時發現,他雙腿、胳膊有大片淤青,后腦有血腫塊。陳晨曾向監獄工作人員詢問“傷從何而來”,對方稱“也許是在搶救中磕的、碰的”。這一說法無法讓陳晨信服,她拍下了弟弟身上的傷痕。北京法醫司法鑒定咨詢中心主任、主檢法醫師王鵬分析稱,根據圖片初步判斷,陳浩身上的淤青并非尸斑,他推測是外傷。“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晨多次請求東風監獄、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作答。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在這一個月前的6月18日,東風監獄給出的《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卻顯示,“陳浩曾患有腦膜炎……身體狀態較差,日常有走路不穩跌撞和摔倒現象……經過詢問陳浩工友、舍友,排除其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陳晨說,弟弟確實在2015年7月曾患有腦膜炎,但當時已治愈。傷痕到底從何而來?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晚告訴澎湃新聞,陳浩身上的淤青確實是傷痕,經查“(陳浩)死前沒有被打”。調查結果早已反饋給家屬。“家屬一直糾結于傷痕,這并非致死原因。”張曉峰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犯人也有犯人的權利,我們不能天天把他扒光看看他身上是什么情況。”陳浩副監獄長稱無向家屬提供監控視頻義務去年11月至今,陳晨辭掉青島的工作,在長達一年多時間里,一直為了“真相”奔波。她一次次向監獄、當地檢察院提出想調取陳浩死前72小時完整的監控視頻。最終,監獄方面向她提供了陳浩死前三天、約5分鐘的監控錄像。“一段與其他工友上工的、一段是死前兩小時,他抱著被子去鋪床的,”陳晨回憶,在第二段視頻中,她看得出弟弟走路明顯緩慢了許多,“第三段是弟弟被幾名犯人抬出來,有穿白色衣服的醫務人員在一旁”。陳晨轉述道,獄警稱只能向家屬提供這些視頻片段,其他沒有保存,部分時刻執法人員未帶執法記錄儀。前述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出具的《答復函》對監獄內監控視頻作出了說明:對于家屬要查看死者生前72小時完整監控視頻的要求,因監獄未保存視頻資料,致使死者生前影像無法還原,“我院也向東風監獄提出此問題,但至今無法解決”。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對此解釋稱:“監獄方面可以向主管機關、監察機關等提供監控視頻,沒有義務向犯人家屬提供。”但他未解釋是否真的沒保存監控錄像。最高人民檢察院、民政部、司法部2015年頒發《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五十五條規定,罪犯在服刑期間死亡的,監獄應當立即通知罪犯家屬和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在陳浩死后,監獄方面是否第一時間通知了檢察院及法院?對此,張曉峰12月18日表示,無法接受電話采訪,需面談。監獄工作人員向家屬出具的“火化通知書”。未進行二次尸檢,尸體遭“強制火化”一年多時間里,陳晨奔波于東風監獄、檢察部門等,她曾書面提出要求對尸體進行二次尸檢。一份落款時間為2019年6月3日、印有陳晨指紋的“對黑龍江省東風監獄鑒定結論通知書的異議”顯示,她要求重新鑒定。但家屬提出二次尸檢的前提是,希望監獄方面提供監控視頻作為查明外傷的證據。從6月份至12月,因監獄方面無法提供監控視頻,二次尸檢始終沒有進行。今年11月16日,陳晨接到12309(檢察服務中心)短信:已(將相關材料)轉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處理。12月9日,陳晨和父母接到東風監獄給出的一份“火化通知書”,上面載明:“陳浩尸體已經檢驗,無保留必要,于12月15日進行火化”。陳晨及父母告知監獄工作人員,他們對陳浩的死存在異議,不同意火化。但未能阻止12月15日上午進行的火化程序。對于火化尸體一事,張曉峰解釋稱:“監獄下達的(火化通知單),不以當事人(及其家屬等)簽不簽字、接不接受為準。陳浩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道義上我們希望能與家屬達成一致,但是如果家屬不同意,我們會按照法律規定的程序進行。”同時,張曉峰也表示,陳浩的尸體已存放一年多,“產生的存放費給財政造成非常大的包袱,如果一直存放下去,民政部門也承擔不起。”陳浩的死亡證明律師:家屬有權要求申請調取監控視頻湖南金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邢鑫表示,目前我國尚沒有明確規定監獄監控錄像需保存多久,相關問題可參照《黑龍江省公共安全技術防范條例》二十九條規定的:安全技術防范系統獲取的視頻、音頻信息資料留存時限不得少于三十日。《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七條載明,罪犯死亡后,對初步認定罪犯為正常死亡的,監獄應開展的調查工作中,包括:封存,查看罪犯死亡前十五日內原始監控錄像等。邢鑫分析,監控視頻對于確認服刑人員死因,起到重要的判斷作用,家屬有權要求調取觀看。如果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監控錄像,家屬可以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及存儲服務器進行修復;如果監獄方有意回避監控視頻問題,或存在掩蓋真相之嫌。河南豫龍律師事務所律師付建認為,本案中,家屬查看監獄的監控視頻,必須有充足的理由,并向檢察院或監獄管理部門申請,經批準后才可查看。實踐中,查看監控視頻的申請,一般都會遭拒。《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十九條規定,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的,應當向監獄提出申請。監獄根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尸體延長保存期限不得超過十日。邢鑫分析,家屬對死因、監控視頻缺失存在合理質疑,可以在未進行尸檢復檢的情況下,申請暫緩火化。為還原真相、厘清事實,監獄方應在復檢后火化尸體,避免家屬產生“毀尸滅跡”的懷疑。他認為,陳晨接到短信表示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正審查處理,意味著此案的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邢鑫表示,在尸檢復檢未進行、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的情況下,對尸體強行火化,或使真相無法徹底查明。在調查處理罪犯死亡工作中,人民警察、檢察人員及從事醫療、鑒定等相關工作人員應嚴格依照法律規定履行職責。

原標題:哈爾濱服刑犯獄內帶傷身亡,副監獄長:生前未被打陳浩的尸檢鑒定報告 本文圖均為 受訪者供圖12月15日上午11點,服刑人員陳浩(化名)在死亡一年之后,遺體被獄警抬上專車帶走火化。因盜竊罪入獄服刑的黑龍江綏化市蘭西縣30歲男子陳浩,去年8月從蘭西縣看守所轉到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期間,突然死亡。尸檢報告和獄警的說法是,陳浩因突發腦梗死亡。但家屬看到陳浩遺體時發現,他身上有多處傷痕。“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浩的姐姐陳晨(化名)質疑稱。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給出的“答復函”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陳浩)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陳晨向東風監獄人員提出調取監控視頻。她接到的相關材料顯示,監獄未保存相關監控視頻。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經查,陳浩生前未遭人毆打。但他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也未解釋是否有保存監控錄像。陳晨說,家人曾提出要二次尸檢,因擔心被毀滅證據,一致不同意將陳浩遺體火化。張曉峰則表示,根據國家相關規定,罪犯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即便家屬不同意,也要進行火化。有律師認為,家屬有權調取監控錄像,如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家屬可要求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等進行修復。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可提出申請,監獄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中顯示,排除陳浩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尸體多部位有傷,監獄稱未遭毆打體罰陳晨回憶,最后一次見到弟弟是2017年5月,她倆和父母在青島務工。當時弟弟說想念老家5歲的孩子,遂從青島回了老家。那年8月,警方告知家屬,陳浩因盜竊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有關陳浩盜竊案的刑事判決書顯示,陳浩因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于2017年8月30日被蘭西縣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后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判刑后,他被送往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家屬2018年10月30日接到東風監獄工作人員通知,稱陳浩10月29日晚突發腦梗,30日凌晨3時許因病死亡。監獄方委托哈爾濱工業大學醫院司法鑒定中心進行尸檢,鑒定報告顯示,死者腦干部位腦膜結核侵及血管,發生腦干及大腦多發腦梗死……呼吸循環障礙而死亡。報告載明,排除機械性損傷、窒息等原因致死。但家屬看到陳浩尸體時發現,他雙腿、胳膊有大片淤青,后腦有血腫塊。陳晨曾向監獄工作人員詢問“傷從何而來”,對方稱“也許是在搶救中磕的、碰的”。這一說法無法讓陳晨信服,她拍下了弟弟身上的傷痕。北京法醫司法鑒定咨詢中心主任、主檢法醫師王鵬分析稱,根據圖片初步判斷,陳浩身上的淤青并非尸斑,他推測是外傷。“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晨多次請求東風監獄、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作答。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在這一個月前的6月18日,東風監獄給出的《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卻顯示,“陳浩曾患有腦膜炎……身體狀態較差,日常有走路不穩跌撞和摔倒現象……經過詢問陳浩工友、舍友,排除其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陳晨說,弟弟確實在2015年7月曾患有腦膜炎,但當時已治愈。傷痕到底從何而來?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晚告訴澎湃新聞,陳浩身上的淤青確實是傷痕,經查“(陳浩)死前沒有被打”。調查結果早已反饋給家屬。“家屬一直糾結于傷痕,這并非致死原因。”張曉峰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犯人也有犯人的權利,我們不能天天把他扒光看看他身上是什么情況。”陳浩副監獄長稱無向家屬提供監控視頻義務去年11月至今,陳晨辭掉青島的工作,在長達一年多時間里,一直為了“真相”奔波。她一次次向監獄、當地檢察院提出想調取陳浩死前72小時完整的監控視頻。最終,監獄方面向她提供了陳浩死前三天、約5分鐘的監控錄像。“一段與其他工友上工的、一段是死前兩小時,他抱著被子去鋪床的,”陳晨回憶,在第二段視頻中,她看得出弟弟走路明顯緩慢了許多,“第三段是弟弟被幾名犯人抬出來,有穿白色衣服的醫務人員在一旁”。陳晨轉述道,獄警稱只能向家屬提供這些視頻片段,其他沒有保存,部分時刻執法人員未帶執法記錄儀。前述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出具的《答復函》對監獄內監控視頻作出了說明:對于家屬要查看死者生前72小時完整監控視頻的要求,因監獄未保存視頻資料,致使死者生前影像無法還原,“我院也向東風監獄提出此問題,但至今無法解決”。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對此解釋稱:“監獄方面可以向主管機關、監察機關等提供監控視頻,沒有義務向犯人家屬提供。”但他未解釋是否真的沒保存監控錄像。最高人民檢察院、民政部、司法部2015年頒發《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五十五條規定,罪犯在服刑期間死亡的,監獄應當立即通知罪犯家屬和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在陳浩死后,監獄方面是否第一時間通知了檢察院及法院?對此,張曉峰12月18日表示,無法接受電話采訪,需面談。監獄工作人員向家屬出具的“火化通知書”。未進行二次尸檢,尸體遭“強制火化”一年多時間里,陳晨奔波于東風監獄、檢察部門等,她曾書面提出要求對尸體進行二次尸檢。一份落款時間為2019年6月3日、印有陳晨指紋的“對黑龍江省東風監獄鑒定結論通知書的異議”顯示,她要求重新鑒定。但家屬提出二次尸檢的前提是,希望監獄方面提供監控視頻作為查明外傷的證據。從6月份至12月,因監獄方面無法提供監控視頻,二次尸檢始終沒有進行。今年11月16日,陳晨接到12309(檢察服務中心)短信:已(將相關材料)轉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處理。12月9日,陳晨和父母接到東風監獄給出的一份“火化通知書”,上面載明:“陳浩尸體已經檢驗,無保留必要,于12月15日進行火化”。陳晨及父母告知監獄工作人員,他們對陳浩的死存在異議,不同意火化。但未能阻止12月15日上午進行的火化程序。對于火化尸體一事,張曉峰解釋稱:“監獄下達的(火化通知單),不以當事人(及其家屬等)簽不簽字、接不接受為準。陳浩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道義上我們希望能與家屬達成一致,但是如果家屬不同意,我們會按照法律規定的程序進行。”同時,張曉峰也表示,陳浩的尸體已存放一年多,“產生的存放費給財政造成非常大的包袱,如果一直存放下去,民政部門也承擔不起。”陳浩的死亡證明律師:家屬有權要求申請調取監控視頻湖南金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邢鑫表示,目前我國尚沒有明確規定監獄監控錄像需保存多久,相關問題可參照《黑龍江省公共安全技術防范條例》二十九條規定的:安全技術防范系統獲取的視頻、音頻信息資料留存時限不得少于三十日。《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七條載明,罪犯死亡后,對初步認定罪犯為正常死亡的,監獄應開展的調查工作中,包括:封存,查看罪犯死亡前十五日內原始監控錄像等。邢鑫分析,監控視頻對于確認服刑人員死因,起到重要的判斷作用,家屬有權要求調取觀看。如果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監控錄像,家屬可以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及存儲服務器進行修復;如果監獄方有意回避監控視頻問題,或存在掩蓋真相之嫌。河南豫龍律師事務所律師付建認為,本案中,家屬查看監獄的監控視頻,必須有充足的理由,并向檢察院或監獄管理部門申請,經批準后才可查看。實踐中,查看監控視頻的申請,一般都會遭拒。《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十九條規定,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的,應當向監獄提出申請。監獄根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尸體延長保存期限不得超過十日。邢鑫分析,家屬對死因、監控視頻缺失存在合理質疑,可以在未進行尸檢復檢的情況下,申請暫緩火化。為還原真相、厘清事實,監獄方應在復檢后火化尸體,避免家屬產生“毀尸滅跡”的懷疑。他認為,陳晨接到短信表示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正審查處理,意味著此案的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邢鑫表示,在尸檢復檢未進行、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的情況下,對尸體強行火化,或使真相無法徹底查明。在調查處理罪犯死亡工作中,人民警察、檢察人員及從事醫療、鑒定等相關工作人員應嚴格依照法律規定履行職責。原標題:哈爾濱服刑犯獄內帶傷身亡,副監獄長:生前未被打陳浩的尸檢鑒定報告 本文圖均為 受訪者供圖12月15日上午11點,服刑人員陳浩(化名)在死亡一年之后,遺體被獄警抬上專車帶走火化。因盜竊罪入獄服刑的黑龍江綏化市蘭西縣30歲男子陳浩,去年8月從蘭西縣看守所轉到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期間,突然死亡。尸檢報告和獄警的說法是,陳浩因突發腦梗死亡。但家屬看到陳浩遺體時發現,他身上有多處傷痕。“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浩的姐姐陳晨(化名)質疑稱。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給出的“答復函”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陳浩)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陳晨向東風監獄人員提出調取監控視頻。她接到的相關材料顯示,監獄未保存相關監控視頻。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經查,陳浩生前未遭人毆打。但他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也未解釋是否有保存監控錄像。陳晨說,家人曾提出要二次尸檢,因擔心被毀滅證據,一致不同意將陳浩遺體火化。張曉峰則表示,根據國家相關規定,罪犯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即便家屬不同意,也要進行火化。有律師認為,家屬有權調取監控錄像,如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家屬可要求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等進行修復。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可提出申請,監獄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中顯示,排除陳浩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尸體多部位有傷,監獄稱未遭毆打體罰陳晨回憶,最后一次見到弟弟是2017年5月,她倆和父母在青島務工。當時弟弟說想念老家5歲的孩子,遂從青島回了老家。那年8月,警方告知家屬,陳浩因盜竊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有關陳浩盜竊案的刑事判決書顯示,陳浩因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于2017年8月30日被蘭西縣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后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判刑后,他被送往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家屬2018年10月30日接到東風監獄工作人員通知,稱陳浩10月29日晚突發腦梗,30日凌晨3時許因病死亡。監獄方委托哈爾濱工業大學醫院司法鑒定中心進行尸檢,鑒定報告顯示,死者腦干部位腦膜結核侵及血管,發生腦干及大腦多發腦梗死……呼吸循環障礙而死亡。報告載明,排除機械性損傷、窒息等原因致死。但家屬看到陳浩尸體時發現,他雙腿、胳膊有大片淤青,后腦有血腫塊。陳晨曾向監獄工作人員詢問“傷從何而來”,對方稱“也許是在搶救中磕的、碰的”。這一說法無法讓陳晨信服,她拍下了弟弟身上的傷痕。北京法醫司法鑒定咨詢中心主任、主檢法醫師王鵬分析稱,根據圖片初步判斷,陳浩身上的淤青并非尸斑,他推測是外傷。“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晨多次請求東風監獄、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作答。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在這一個月前的6月18日,東風監獄給出的《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卻顯示,“陳浩曾患有腦膜炎……身體狀態較差,日常有走路不穩跌撞和摔倒現象……經過詢問陳浩工友、舍友,排除其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陳晨說,弟弟確實在2015年7月曾患有腦膜炎,但當時已治愈。傷痕到底從何而來?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晚告訴澎湃新聞,陳浩身上的淤青確實是傷痕,經查“(陳浩)死前沒有被打”。調查結果早已反饋給家屬。“家屬一直糾結于傷痕,這并非致死原因。”張曉峰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犯人也有犯人的權利,我們不能天天把他扒光看看他身上是什么情況。”陳浩副監獄長稱無向家屬提供監控視頻義務去年11月至今,陳晨辭掉青島的工作,在長達一年多時間里,一直為了“真相”奔波。她一次次向監獄、當地檢察院提出想調取陳浩死前72小時完整的監控視頻。最終,監獄方面向她提供了陳浩死前三天、約5分鐘的監控錄像。“一段與其他工友上工的、一段是死前兩小時,他抱著被子去鋪床的,”陳晨回憶,在第二段視頻中,她看得出弟弟走路明顯緩慢了許多,“第三段是弟弟被幾名犯人抬出來,有穿白色衣服的醫務人員在一旁”。陳晨轉述道,獄警稱只能向家屬提供這些視頻片段,其他沒有保存,部分時刻執法人員未帶執法記錄儀。前述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出具的《答復函》對監獄內監控視頻作出了說明:對于家屬要查看死者生前72小時完整監控視頻的要求,因監獄未保存視頻資料,致使死者生前影像無法還原,“我院也向東風監獄提出此問題,但至今無法解決”。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對此解釋稱:“監獄方面可以向主管機關、監察機關等提供監控視頻,沒有義務向犯人家屬提供。”但他未解釋是否真的沒保存監控錄像。最高人民檢察院、民政部、司法部2015年頒發《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五十五條規定,罪犯在服刑期間死亡的,監獄應當立即通知罪犯家屬和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在陳浩死后,監獄方面是否第一時間通知了檢察院及法院?對此,張曉峰12月18日表示,無法接受電話采訪,需面談。監獄工作人員向家屬出具的“火化通知書”。未進行二次尸檢,尸體遭“強制火化”一年多時間里,陳晨奔波于東風監獄、檢察部門等,她曾書面提出要求對尸體進行二次尸檢。一份落款時間為2019年6月3日、印有陳晨指紋的“對黑龍江省東風監獄鑒定結論通知書的異議”顯示,她要求重新鑒定。但家屬提出二次尸檢的前提是,希望監獄方面提供監控視頻作為查明外傷的證據。從6月份至12月,因監獄方面無法提供監控視頻,二次尸檢始終沒有進行。今年11月16日,陳晨接到12309(檢察服務中心)短信:已(將相關材料)轉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處理。12月9日,陳晨和父母接到東風監獄給出的一份“火化通知書”,上面載明:“陳浩尸體已經檢驗,無保留必要,于12月15日進行火化”。陳晨及父母告知監獄工作人員,他們對陳浩的死存在異議,不同意火化。但未能阻止12月15日上午進行的火化程序。對于火化尸體一事,張曉峰解釋稱:“監獄下達的(火化通知單),不以當事人(及其家屬等)簽不簽字、接不接受為準。陳浩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道義上我們希望能與家屬達成一致,但是如果家屬不同意,我們會按照法律規定的程序進行。”同時,張曉峰也表示,陳浩的尸體已存放一年多,“產生的存放費給財政造成非常大的包袱,如果一直存放下去,民政部門也承擔不起。”陳浩的死亡證明律師:家屬有權要求申請調取監控視頻湖南金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邢鑫表示,目前我國尚沒有明確規定監獄監控錄像需保存多久,相關問題可參照《黑龍江省公共安全技術防范條例》二十九條規定的:安全技術防范系統獲取的視頻、音頻信息資料留存時限不得少于三十日。《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七條載明,罪犯死亡后,對初步認定罪犯為正常死亡的,監獄應開展的調查工作中,包括:封存,查看罪犯死亡前十五日內原始監控錄像等。邢鑫分析,監控視頻對于確認服刑人員死因,起到重要的判斷作用,家屬有權要求調取觀看。如果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監控錄像,家屬可以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及存儲服務器進行修復;如果監獄方有意回避監控視頻問題,或存在掩蓋真相之嫌。河南豫龍律師事務所律師付建認為,本案中,家屬查看監獄的監控視頻,必須有充足的理由,并向檢察院或監獄管理部門申請,經批準后才可查看。實踐中,查看監控視頻的申請,一般都會遭拒。《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十九條規定,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的,應當向監獄提出申請。監獄根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尸體延長保存期限不得超過十日。邢鑫分析,家屬對死因、監控視頻缺失存在合理質疑,可以在未進行尸檢復檢的情況下,申請暫緩火化。為還原真相、厘清事實,監獄方應在復檢后火化尸體,避免家屬產生“毀尸滅跡”的懷疑。他認為,陳晨接到短信表示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正審查處理,意味著此案的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邢鑫表示,在尸檢復檢未進行、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的情況下,對尸體強行火化,或使真相無法徹底查明。在調查處理罪犯死亡工作中,人民警察、檢察人員及從事醫療、鑒定等相關工作人員應嚴格依照法律規定履行職責。原標題:哈爾濱服刑犯獄內帶傷身亡,副監獄長:生前未被打陳浩的尸檢鑒定報告 本文圖均為 受訪者供圖12月15日上午11點,服刑人員陳浩(化名)在死亡一年之后,遺體被獄警抬上專車帶走火化。因盜竊罪入獄服刑的黑龍江綏化市蘭西縣30歲男子陳浩,去年8月從蘭西縣看守所轉到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期間,突然死亡。尸檢報告和獄警的說法是,陳浩因突發腦梗死亡。但家屬看到陳浩遺體時發現,他身上有多處傷痕。“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浩的姐姐陳晨(化名)質疑稱。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給出的“答復函”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陳浩)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陳晨向東風監獄人員提出調取監控視頻。她接到的相關材料顯示,監獄未保存相關監控視頻。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經查,陳浩生前未遭人毆打。但他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也未解釋是否有保存監控錄像。陳晨說,家人曾提出要二次尸檢,因擔心被毀滅證據,一致不同意將陳浩遺體火化。張曉峰則表示,根據國家相關規定,罪犯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即便家屬不同意,也要進行火化。有律師認為,家屬有權調取監控錄像,如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家屬可要求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等進行修復。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可提出申請,監獄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中顯示,排除陳浩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尸體多部位有傷,監獄稱未遭毆打體罰陳晨回憶,最后一次見到弟弟是2017年5月,她倆和父母在青島務工。當時弟弟說想念老家5歲的孩子,遂從青島回了老家。那年8月,警方告知家屬,陳浩因盜竊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有關陳浩盜竊案的刑事判決書顯示,陳浩因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于2017年8月30日被蘭西縣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后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判刑后,他被送往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家屬2018年10月30日接到東風監獄工作人員通知,稱陳浩10月29日晚突發腦梗,30日凌晨3時許因病死亡。監獄方委托哈爾濱工業大學醫院司法鑒定中心進行尸檢,鑒定報告顯示,死者腦干部位腦膜結核侵及血管,發生腦干及大腦多發腦梗死……呼吸循環障礙而死亡。報告載明,排除機械性損傷、窒息等原因致死。但家屬看到陳浩尸體時發現,他雙腿、胳膊有大片淤青,后腦有血腫塊。陳晨曾向監獄工作人員詢問“傷從何而來”,對方稱“也許是在搶救中磕的、碰的”。這一說法無法讓陳晨信服,她拍下了弟弟身上的傷痕。北京法醫司法鑒定咨詢中心主任、主檢法醫師王鵬分析稱,根據圖片初步判斷,陳浩身上的淤青并非尸斑,他推測是外傷。“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晨多次請求東風監獄、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作答。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在這一個月前的6月18日,東風監獄給出的《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卻顯示,“陳浩曾患有腦膜炎……身體狀態較差,日常有走路不穩跌撞和摔倒現象……經過詢問陳浩工友、舍友,排除其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陳晨說,弟弟確實在2015年7月曾患有腦膜炎,但當時已治愈。傷痕到底從何而來?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晚告訴澎湃新聞,陳浩身上的淤青確實是傷痕,經查“(陳浩)死前沒有被打”。調查結果早已反饋給家屬。“家屬一直糾結于傷痕,這并非致死原因。”張曉峰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犯人也有犯人的權利,我們不能天天把他扒光看看他身上是什么情況。”陳浩副監獄長稱無向家屬提供監控視頻義務去年11月至今,陳晨辭掉青島的工作,在長達一年多時間里,一直為了“真相”奔波。她一次次向監獄、當地檢察院提出想調取陳浩死前72小時完整的監控視頻。最終,監獄方面向她提供了陳浩死前三天、約5分鐘的監控錄像。“一段與其他工友上工的、一段是死前兩小時,他抱著被子去鋪床的,”陳晨回憶,在第二段視頻中,她看得出弟弟走路明顯緩慢了許多,“第三段是弟弟被幾名犯人抬出來,有穿白色衣服的醫務人員在一旁”。陳晨轉述道,獄警稱只能向家屬提供這些視頻片段,其他沒有保存,部分時刻執法人員未帶執法記錄儀。前述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出具的《答復函》對監獄內監控視頻作出了說明:對于家屬要查看死者生前72小時完整監控視頻的要求,因監獄未保存視頻資料,致使死者生前影像無法還原,“我院也向東風監獄提出此問題,但至今無法解決”。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對此解釋稱:“監獄方面可以向主管機關、監察機關等提供監控視頻,沒有義務向犯人家屬提供。”但他未解釋是否真的沒保存監控錄像。最高人民檢察院、民政部、司法部2015年頒發《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五十五條規定,罪犯在服刑期間死亡的,監獄應當立即通知罪犯家屬和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在陳浩死后,監獄方面是否第一時間通知了檢察院及法院?對此,張曉峰12月18日表示,無法接受電話采訪,需面談。監獄工作人員向家屬出具的“火化通知書”。未進行二次尸檢,尸體遭“強制火化”一年多時間里,陳晨奔波于東風監獄、檢察部門等,她曾書面提出要求對尸體進行二次尸檢。一份落款時間為2019年6月3日、印有陳晨指紋的“對黑龍江省東風監獄鑒定結論通知書的異議”顯示,她要求重新鑒定。但家屬提出二次尸檢的前提是,希望監獄方面提供監控視頻作為查明外傷的證據。從6月份至12月,因監獄方面無法提供監控視頻,二次尸檢始終沒有進行。今年11月16日,陳晨接到12309(檢察服務中心)短信:已(將相關材料)轉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處理。12月9日,陳晨和父母接到東風監獄給出的一份“火化通知書”,上面載明:“陳浩尸體已經檢驗,無保留必要,于12月15日進行火化”。陳晨及父母告知監獄工作人員,他們對陳浩的死存在異議,不同意火化。但未能阻止12月15日上午進行的火化程序。對于火化尸體一事,張曉峰解釋稱:“監獄下達的(火化通知單),不以當事人(及其家屬等)簽不簽字、接不接受為準。陳浩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道義上我們希望能與家屬達成一致,但是如果家屬不同意,我們會按照法律規定的程序進行。”同時,張曉峰也表示,陳浩的尸體已存放一年多,“產生的存放費給財政造成非常大的包袱,如果一直存放下去,民政部門也承擔不起。”陳浩的死亡證明律師:家屬有權要求申請調取監控視頻湖南金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邢鑫表示,目前我國尚沒有明確規定監獄監控錄像需保存多久,相關問題可參照《黑龍江省公共安全技術防范條例》二十九條規定的:安全技術防范系統獲取的視頻、音頻信息資料留存時限不得少于三十日。《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七條載明,罪犯死亡后,對初步認定罪犯為正常死亡的,監獄應開展的調查工作中,包括:封存,查看罪犯死亡前十五日內原始監控錄像等。邢鑫分析,監控視頻對于確認服刑人員死因,起到重要的判斷作用,家屬有權要求調取觀看。如果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監控錄像,家屬可以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及存儲服務器進行修復;如果監獄方有意回避監控視頻問題,或存在掩蓋真相之嫌。河南豫龍律師事務所律師付建認為,本案中,家屬查看監獄的監控視頻,必須有充足的理由,并向檢察院或監獄管理部門申請,經批準后才可查看。實踐中,查看監控視頻的申請,一般都會遭拒。《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十九條規定,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的,應當向監獄提出申請。監獄根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尸體延長保存期限不得超過十日。邢鑫分析,家屬對死因、監控視頻缺失存在合理質疑,可以在未進行尸檢復檢的情況下,申請暫緩火化。為還原真相、厘清事實,監獄方應在復檢后火化尸體,避免家屬產生“毀尸滅跡”的懷疑。他認為,陳晨接到短信表示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正審查處理,意味著此案的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邢鑫表示,在尸檢復檢未進行、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的情況下,對尸體強行火化,或使真相無法徹底查明。在調查處理罪犯死亡工作中,人民警察、檢察人員及從事醫療、鑒定等相關工作人員應嚴格依照法律規定履行職責。

原標題:哈爾濱服刑犯獄內帶傷身亡,副監獄長:生前未被打陳浩的尸檢鑒定報告 本文圖均為 受訪者供圖12月15日上午11點,服刑人員陳浩(化名)在死亡一年之后,遺體被獄警抬上專車帶走火化。因盜竊罪入獄服刑的黑龍江綏化市蘭西縣30歲男子陳浩,去年8月從蘭西縣看守所轉到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期間,突然死亡。尸檢報告和獄警的說法是,陳浩因突發腦梗死亡。但家屬看到陳浩遺體時發現,他身上有多處傷痕。“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浩的姐姐陳晨(化名)質疑稱。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給出的“答復函”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陳浩)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陳晨向東風監獄人員提出調取監控視頻。她接到的相關材料顯示,監獄未保存相關監控視頻。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經查,陳浩生前未遭人毆打。但他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也未解釋是否有保存監控錄像。陳晨說,家人曾提出要二次尸檢,因擔心被毀滅證據,一致不同意將陳浩遺體火化。張曉峰則表示,根據國家相關規定,罪犯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即便家屬不同意,也要進行火化。有律師認為,家屬有權調取監控錄像,如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家屬可要求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等進行修復。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可提出申請,監獄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中顯示,排除陳浩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尸體多部位有傷,監獄稱未遭毆打體罰陳晨回憶,最后一次見到弟弟是2017年5月,她倆和父母在青島務工。當時弟弟說想念老家5歲的孩子,遂從青島回了老家。那年8月,警方告知家屬,陳浩因盜竊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有關陳浩盜竊案的刑事判決書顯示,陳浩因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于2017年8月30日被蘭西縣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后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判刑后,他被送往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家屬2018年10月30日接到東風監獄工作人員通知,稱陳浩10月29日晚突發腦梗,30日凌晨3時許因病死亡。監獄方委托哈爾濱工業大學醫院司法鑒定中心進行尸檢,鑒定報告顯示,死者腦干部位腦膜結核侵及血管,發生腦干及大腦多發腦梗死……呼吸循環障礙而死亡。報告載明,排除機械性損傷、窒息等原因致死。但家屬看到陳浩尸體時發現,他雙腿、胳膊有大片淤青,后腦有血腫塊。陳晨曾向監獄工作人員詢問“傷從何而來”,對方稱“也許是在搶救中磕的、碰的”。這一說法無法讓陳晨信服,她拍下了弟弟身上的傷痕。北京法醫司法鑒定咨詢中心主任、主檢法醫師王鵬分析稱,根據圖片初步判斷,陳浩身上的淤青并非尸斑,他推測是外傷。“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晨多次請求東風監獄、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作答。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在這一個月前的6月18日,東風監獄給出的《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卻顯示,“陳浩曾患有腦膜炎……身體狀態較差,日常有走路不穩跌撞和摔倒現象……經過詢問陳浩工友、舍友,排除其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陳晨說,弟弟確實在2015年7月曾患有腦膜炎,但當時已治愈。傷痕到底從何而來?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晚告訴澎湃新聞,陳浩身上的淤青確實是傷痕,經查“(陳浩)死前沒有被打”。調查結果早已反饋給家屬。“家屬一直糾結于傷痕,這并非致死原因。”張曉峰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犯人也有犯人的權利,我們不能天天把他扒光看看他身上是什么情況。”陳浩副監獄長稱無向家屬提供監控視頻義務去年11月至今,陳晨辭掉青島的工作,在長達一年多時間里,一直為了“真相”奔波。她一次次向監獄、當地檢察院提出想調取陳浩死前72小時完整的監控視頻。最終,監獄方面向她提供了陳浩死前三天、約5分鐘的監控錄像。“一段與其他工友上工的、一段是死前兩小時,他抱著被子去鋪床的,”陳晨回憶,在第二段視頻中,她看得出弟弟走路明顯緩慢了許多,“第三段是弟弟被幾名犯人抬出來,有穿白色衣服的醫務人員在一旁”。陳晨轉述道,獄警稱只能向家屬提供這些視頻片段,其他沒有保存,部分時刻執法人員未帶執法記錄儀。前述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出具的《答復函》對監獄內監控視頻作出了說明:對于家屬要查看死者生前72小時完整監控視頻的要求,因監獄未保存視頻資料,致使死者生前影像無法還原,“我院也向東風監獄提出此問題,但至今無法解決”。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對此解釋稱:“監獄方面可以向主管機關、監察機關等提供監控視頻,沒有義務向犯人家屬提供。”但他未解釋是否真的沒保存監控錄像。最高人民檢察院、民政部、司法部2015年頒發《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五十五條規定,罪犯在服刑期間死亡的,監獄應當立即通知罪犯家屬和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在陳浩死后,監獄方面是否第一時間通知了檢察院及法院?對此,張曉峰12月18日表示,無法接受電話采訪,需面談。監獄工作人員向家屬出具的“火化通知書”。未進行二次尸檢,尸體遭“強制火化”一年多時間里,陳晨奔波于東風監獄、檢察部門等,她曾書面提出要求對尸體進行二次尸檢。一份落款時間為2019年6月3日、印有陳晨指紋的“對黑龍江省東風監獄鑒定結論通知書的異議”顯示,她要求重新鑒定。但家屬提出二次尸檢的前提是,希望監獄方面提供監控視頻作為查明外傷的證據。從6月份至12月,因監獄方面無法提供監控視頻,二次尸檢始終沒有進行。今年11月16日,陳晨接到12309(檢察服務中心)短信:已(將相關材料)轉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處理。12月9日,陳晨和父母接到東風監獄給出的一份“火化通知書”,上面載明:“陳浩尸體已經檢驗,無保留必要,于12月15日進行火化”。陳晨及父母告知監獄工作人員,他們對陳浩的死存在異議,不同意火化。但未能阻止12月15日上午進行的火化程序。對于火化尸體一事,張曉峰解釋稱:“監獄下達的(火化通知單),不以當事人(及其家屬等)簽不簽字、接不接受為準。陳浩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道義上我們希望能與家屬達成一致,但是如果家屬不同意,我們會按照法律規定的程序進行。”同時,張曉峰也表示,陳浩的尸體已存放一年多,“產生的存放費給財政造成非常大的包袱,如果一直存放下去,民政部門也承擔不起。”陳浩的死亡證明律師:家屬有權要求申請調取監控視頻湖南金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邢鑫表示,目前我國尚沒有明確規定監獄監控錄像需保存多久,相關問題可參照《黑龍江省公共安全技術防范條例》二十九條規定的:安全技術防范系統獲取的視頻、音頻信息資料留存時限不得少于三十日。《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七條載明,罪犯死亡后,對初步認定罪犯為正常死亡的,監獄應開展的調查工作中,包括:封存,查看罪犯死亡前十五日內原始監控錄像等。邢鑫分析,監控視頻對于確認服刑人員死因,起到重要的判斷作用,家屬有權要求調取觀看。如果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監控錄像,家屬可以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及存儲服務器進行修復;如果監獄方有意回避監控視頻問題,或存在掩蓋真相之嫌。河南豫龍律師事務所律師付建認為,本案中,家屬查看監獄的監控視頻,必須有充足的理由,并向檢察院或監獄管理部門申請,經批準后才可查看。實踐中,查看監控視頻的申請,一般都會遭拒。《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十九條規定,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的,應當向監獄提出申請。監獄根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尸體延長保存期限不得超過十日。邢鑫分析,家屬對死因、監控視頻缺失存在合理質疑,可以在未進行尸檢復檢的情況下,申請暫緩火化。為還原真相、厘清事實,監獄方應在復檢后火化尸體,避免家屬產生“毀尸滅跡”的懷疑。他認為,陳晨接到短信表示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正審查處理,意味著此案的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邢鑫表示,在尸檢復檢未進行、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的情況下,對尸體強行火化,或使真相無法徹底查明。在調查處理罪犯死亡工作中,人民警察、檢察人員及從事醫療、鑒定等相關工作人員應嚴格依照法律規定履行職責。bbin信譽平臺排名前十原標題:哈爾濱服刑犯獄內帶傷身亡,副監獄長:生前未被打陳浩的尸檢鑒定報告 本文圖均為 受訪者供圖12月15日上午11點,服刑人員陳浩(化名)在死亡一年之后,遺體被獄警抬上專車帶走火化。因盜竊罪入獄服刑的黑龍江綏化市蘭西縣30歲男子陳浩,去年8月從蘭西縣看守所轉到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期間,突然死亡。尸檢報告和獄警的說法是,陳浩因突發腦梗死亡。但家屬看到陳浩遺體時發現,他身上有多處傷痕。“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浩的姐姐陳晨(化名)質疑稱。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給出的“答復函”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陳浩)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陳晨向東風監獄人員提出調取監控視頻。她接到的相關材料顯示,監獄未保存相關監控視頻。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經查,陳浩生前未遭人毆打。但他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也未解釋是否有保存監控錄像。陳晨說,家人曾提出要二次尸檢,因擔心被毀滅證據,一致不同意將陳浩遺體火化。張曉峰則表示,根據國家相關規定,罪犯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即便家屬不同意,也要進行火化。有律師認為,家屬有權調取監控錄像,如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家屬可要求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等進行修復。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可提出申請,監獄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中顯示,排除陳浩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尸體多部位有傷,監獄稱未遭毆打體罰陳晨回憶,最后一次見到弟弟是2017年5月,她倆和父母在青島務工。當時弟弟說想念老家5歲的孩子,遂從青島回了老家。那年8月,警方告知家屬,陳浩因盜竊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有關陳浩盜竊案的刑事判決書顯示,陳浩因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于2017年8月30日被蘭西縣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后被羈押在蘭西縣看守所。判刑后,他被送往黑龍江東風監獄服刑。家屬2018年10月30日接到東風監獄工作人員通知,稱陳浩10月29日晚突發腦梗,30日凌晨3時許因病死亡。監獄方委托哈爾濱工業大學醫院司法鑒定中心進行尸檢,鑒定報告顯示,死者腦干部位腦膜結核侵及血管,發生腦干及大腦多發腦梗死……呼吸循環障礙而死亡。報告載明,排除機械性損傷、窒息等原因致死。但家屬看到陳浩尸體時發現,他雙腿、胳膊有大片淤青,后腦有血腫塊。陳晨曾向監獄工作人員詢問“傷從何而來”,對方稱“也許是在搶救中磕的、碰的”。這一說法無法讓陳晨信服,她拍下了弟弟身上的傷痕。北京法醫司法鑒定咨詢中心主任、主檢法醫師王鵬分析稱,根據圖片初步判斷,陳浩身上的淤青并非尸斑,他推測是外傷。“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毆打?”陳晨多次請求東風監獄、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作答。哈爾濱市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答復函》顯示,“尸體五個部位呈暗紫色、暗紅色,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損傷;尸體頭皮內血腫系生前局部受鈍性物體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傷,該血腫不能誘發腦梗死。”在這一個月前的6月18日,東風監獄給出的《關于罪犯陳浩家屬反映問題的回復》卻顯示,“陳浩曾患有腦膜炎……身體狀態較差,日常有走路不穩跌撞和摔倒現象……經過詢問陳浩工友、舍友,排除其尸表外傷是由體罰虐待或肢體沖突形成。”陳晨說,弟弟確實在2015年7月曾患有腦膜炎,但當時已治愈。傷痕到底從何而來?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12月16日晚告訴澎湃新聞,陳浩身上的淤青確實是傷痕,經查“(陳浩)死前沒有被打”。調查結果早已反饋給家屬。“家屬一直糾結于傷痕,這并非致死原因。”張曉峰未對陳浩遺體的傷痕因何而來進行解釋,“犯人也有犯人的權利,我們不能天天把他扒光看看他身上是什么情況。”陳浩副監獄長稱無向家屬提供監控視頻義務去年11月至今,陳晨辭掉青島的工作,在長達一年多時間里,一直為了“真相”奔波。她一次次向監獄、當地檢察院提出想調取陳浩死前72小時完整的監控視頻。最終,監獄方面向她提供了陳浩死前三天、約5分鐘的監控錄像。“一段與其他工友上工的、一段是死前兩小時,他抱著被子去鋪床的,”陳晨回憶,在第二段視頻中,她看得出弟弟走路明顯緩慢了許多,“第三段是弟弟被幾名犯人抬出來,有穿白色衣服的醫務人員在一旁”。陳晨轉述道,獄警稱只能向家屬提供這些視頻片段,其他沒有保存,部分時刻執法人員未帶執法記錄儀。前述濱江地區人民檢察院出具的《答復函》對監獄內監控視頻作出了說明:對于家屬要查看死者生前72小時完整監控視頻的要求,因監獄未保存視頻資料,致使死者生前影像無法還原,“我院也向東風監獄提出此問題,但至今無法解決”。東風監獄副監獄長張曉峰對此解釋稱:“監獄方面可以向主管機關、監察機關等提供監控視頻,沒有義務向犯人家屬提供。”但他未解釋是否真的沒保存監控錄像。最高人民檢察院、民政部、司法部2015年頒發《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五十五條規定,罪犯在服刑期間死亡的,監獄應當立即通知罪犯家屬和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在陳浩死后,監獄方面是否第一時間通知了檢察院及法院?對此,張曉峰12月18日表示,無法接受電話采訪,需面談。監獄工作人員向家屬出具的“火化通知書”。未進行二次尸檢,尸體遭“強制火化”一年多時間里,陳晨奔波于東風監獄、檢察部門等,她曾書面提出要求對尸體進行二次尸檢。一份落款時間為2019年6月3日、印有陳晨指紋的“對黑龍江省東風監獄鑒定結論通知書的異議”顯示,她要求重新鑒定。但家屬提出二次尸檢的前提是,希望監獄方面提供監控視頻作為查明外傷的證據。從6月份至12月,因監獄方面無法提供監控視頻,二次尸檢始終沒有進行。今年11月16日,陳晨接到12309(檢察服務中心)短信:已(將相關材料)轉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處理。12月9日,陳晨和父母接到東風監獄給出的一份“火化通知書”,上面載明:“陳浩尸體已經檢驗,無保留必要,于12月15日進行火化”。陳晨及父母告知監獄工作人員,他們對陳浩的死存在異議,不同意火化。但未能阻止12月15日上午進行的火化程序。對于火化尸體一事,張曉峰解釋稱:“監獄下達的(火化通知單),不以當事人(及其家屬等)簽不簽字、接不接受為準。陳浩尸體火化的決定權不在家屬,道義上我們希望能與家屬達成一致,但是如果家屬不同意,我們會按照法律規定的程序進行。”同時,張曉峰也表示,陳浩的尸體已存放一年多,“產生的存放費給財政造成非常大的包袱,如果一直存放下去,民政部門也承擔不起。”陳浩的死亡證明律師:家屬有權要求申請調取監控視頻湖南金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邢鑫表示,目前我國尚沒有明確規定監獄監控錄像需保存多久,相關問題可參照《黑龍江省公共安全技術防范條例》二十九條規定的:安全技術防范系統獲取的視頻、音頻信息資料留存時限不得少于三十日。《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七條載明,罪犯死亡后,對初步認定罪犯為正常死亡的,監獄應開展的調查工作中,包括:封存,查看罪犯死亡前十五日內原始監控錄像等。邢鑫分析,監控視頻對于確認服刑人員死因,起到重要的判斷作用,家屬有權要求調取觀看。如果監獄方因技術故障無法提供監控錄像,家屬可以監控設備提供商對設備及存儲服務器進行修復;如果監獄方有意回避監控視頻問題,或存在掩蓋真相之嫌。河南豫龍律師事務所律師付建認為,本案中,家屬查看監獄的監控視頻,必須有充足的理由,并向檢察院或監獄管理部門申請,經批準后才可查看。實踐中,查看監控視頻的申請,一般都會遭拒。《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第十九條規定,死亡罪犯的近親屬要求延期火化的,應當向監獄提出申請。監獄根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延期。尸體延長保存期限不得超過十日。邢鑫分析,家屬對死因、監控視頻缺失存在合理質疑,可以在未進行尸檢復檢的情況下,申請暫緩火化。為還原真相、厘清事實,監獄方應在復檢后火化尸體,避免家屬產生“毀尸滅跡”的懷疑。他認為,陳晨接到短信表示哈爾濱市人民檢察院正審查處理,意味著此案的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邢鑫表示,在尸檢復檢未進行、調查結論正在復議復核中的情況下,對尸體強行火化,或使真相無法徹底查明。在調查處理罪犯死亡工作中,人民警察、檢察人員及從事醫療、鑒定等相關工作人員應嚴格依照法律規定履行職責。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onwvxs.tw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www.onwvxs.tw內容來自網絡,如有侵犯請聯系客服。[email protected]
炸金花诀窍